Quantcast

余傑的真話?

2006-08-12 13:25 作者:成都草堂讀書會 趙芸芸 李曉鴻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余傑是什麼樣的人?我們真弄不清楚了。

5月8日以前,他是中國自由主義知識份子的代表人物;5月11日,
搖身變為一個純正的基督徒;5月11日以後,他宣布"順服掌權
者","不能介入任何政治反抗運動"——其身份實在是有芙蓉三變
之妙,讓人驚詫莫名。

或許,因為有餘傑的粉絲們撐腰打氣、出謀劃策,余傑在沮喪了一陣
子之後,竟又搖搖擺擺扭扭捏捏地赤膊上陣了——而這次的表演,我
們是更加看不懂了。

7月5日,余傑在《觀察》網站撰文《自由主義的"本土化"及其對
兩岸的言說》,最後一段他是這樣概括的:"以丁之霖女士為代表的
天安門母親群體以及蔣彥永醫生和高智晟律師,才是今天中國的最偉
大的自由主義者,他們的言說和行動讓自由主義像光一樣照亮了黑
暗。讓我們也像他們一樣言說和行動。"

余傑從來就是把高智晟、郭飛熊、趙昕等捆在一起打壓的,認為這些
人有"政治化傾向","有民族主義與孫文主義情結",是"道不同
不相與謀"的危險分子。有知情者揭露,丁之霖老師指責高智晟"您
把維權活動與政治活動攪在一起了"的公開信《請回到維權的行列中
來》,就是余傑捉筆代刀的。現在,余傑居然把高智晟吹捧成"最偉
大的自由主義者",還獻上一個"最"字!是高人教你的嗎?

三個月前,你們使用無恥至極的手段不讓郭飛熊見布希,還振振有辭
造謠是白宮安排"基督徒見基督徒",更惡劣的是順帶打一橫耙,把
民運人士(即所謂"外邦人")統統判為"無信仰者",居心險惡與
邀功諂媚同時凸現,令海內外有識之士與無識之人均眼界大開——神
州有此尤物,今日始見,不得不喟嘆再三!

當吹捧高智晟的文章出來以後,讀書會的少數書友以為余傑又變成5
月8日以前的余傑了。可沒料到,余先生近期又發一文,題目叫《用
真話來維權》(該文首發《蘋果日報》,後《觀察》、《北京之
春》、《博訊》予以轉載),文中有這麼一段:"有人出沒娛樂場
所,並與地方黑勢力發生衝突,卻非得將這樣的事件泛政治化,將其
描述成國安策劃的陰謀"。——明眼人一看即知,這是含沙射影污蔑
高智晟、郭飛熊的朋友趙昕。

余傑,你這篇文章指的趙昕沒有"說真話"嗎?那好,你就把真的話
說出來嘛。你如有證據證明趙昕被差點打死是他"自作孽,不可
活",你就堂堂正正擺出事實來嘛,何必用這種下三濫的曲筆,嚴密
配合有關方面無恥至極地栽贓誣陷趙昕呢?我們只好用劉海傑的問題
來問你:這次又是奉命而為嗎?

你陷害郭飛熊的理由是郭飛熊不是基督徒,可趙昕是基督徒,你的"
主內兄弟",還是你任副會長的"獨立中文筆會"會員,你又為什麼
要同打人凶手串通一氣,信口雌黃,惡毒編造謊言,背後捅刀子、傷
口撒毒鹽呢?趙昕不願借"國保警察就四川傷害構陷一事向趙昕認錯
道歉"這樣的天大新聞炒作自己,跟你屢次自己編寫"偉大的飯
局"、"副會長余傑與布希總統會談要點"等新聞來宣傳炒作自己,
品流之高下人們心中自然有桿秤。你口口聲聲"說真話",怎麼就不
能誠實負責地跟趙昕真話實說、當面溝通呢?你口口聲聲"寬恕敵
人",怎麼卻要親歷親為地製造敵人呢?

事實就是這麼明擺著:對待三個維權人士,余傑用了三種不同態度和
不同方法,整郭飛熊、捧高智晟、誣蔑趙昕。獨立中文筆會副會長余
傑先生,你是從哪裡偷來的這卑劣伎倆?如果你是基督新教的"路德
宗",你的誠實哪去了?你的懺悔之心哪去了?你的悲憫之心哪去
了?

余傑先生,你不是"拒絕謊言"麼?你怎麼又在製造謊言呢?——"
'這有點兒像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的南韓,教會處於民主運動的領導
地位。'余傑說。"你對著名大記者紀思道撒的這個彌天大謊,已經
被幼稚好騙的美國人作為"真實的中國"記錄下來,刊登在了世界第
一大報《紐約時報》上,又被楊莉藜編譯為《中國,留下信仰的根》
刊登在《觀察》上。請問,是哪個教會哪個人在"領導民主運動"?
是你嗎?!可是你從來看不起"民運人士",不屑與"民運人士"為
伍,甚至極力排斥"民主運動"的呵,怎麼突然就變成"民主運動"
領導人了?!實在不懂,只能請教你。

行文至此,又想起金鍾先生6月中旬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林迪採訪時
說:"四川成都,余傑、王怡他們就搞了一個'草堂讀書會'"。我們
書友撰文問余傑:你什麼時候,怎麼搞的讀書會?你至今裝聾作啞不
予回答。"草堂讀書會"已有三年多時間,余傑僅僅來了兩次,怎麼
就變成你搞的了?這麼不誠實,不是基督徒啊!

這裡要提醒一下余傑,成都草堂讀書會不是組織,只是成都民間的一
個自由交流讀書體會的話語平臺,它與任何組織(包括"獨立中文筆
會")無涉。你聲明"對於維權活動中某些熱衷於權謀和權力的人
士,我選擇不跟他們做朋友,不與他們一起出現在公共場合,這亦是
我的權利所在。"這些以生命捍衛自由的維權人士"熱衷"什麼我不
清楚,但是我清楚地請求你余傑,不要把成都草堂讀書會竊為自己的
政治砝碼放在求名求利的功利天秤上,儘管讀書會遠不如你利用《紐
約時報》和大記者紀思道向全世界人民聲稱你領導的"民主運動"那
麼大。

順便再引一段余傑《屠夫崇拜:從張獻忠到毛澤東——為成都大屠殺
三百六十週年而作》中一段,是揭露明朝張獻忠殺四川人:"平東一
路,殺男五千九百八十八萬,女九千五百萬;撫南一路,殺男九千九
百六十餘萬,女八千八百餘萬;安西一路,殺男九千九百餘萬,殺女
八千八百餘萬;定北殺男七千六百餘萬,殺女九千四百餘萬……"

余傑,你算過沒有,按你的揭露,張獻忠在四川殺了六億五千九百四
十八萬人!

按四川方志記載,明代末期四川人口不過三百萬到四百萬之間,張獻
忠一殺,余傑一算,就多出六億多人口——相當於一九五八年全國人
口總和!這可能嗎?

余傑先生,你為人不地道,你為文也不嚴謹,你這自由主義者也太自
由了吧!

余傑,你還有什麼表演,我們靜靜等待著。(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成都草堂讀書會 趙芸芸 李曉鴻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