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的婆婆親親的媽

2006-08-07 03:5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我愛婆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婆婆就這麼一步一步地走進了我的心裏,讓我敬愛,讓我牽掛;遠隔重洋,她卻常常走進我的夢裡,我也常常夢迴故鄉。婆婆是個大字不識幾個的農村婦女,甚至不會寫自己的名字;可是她勤勞善良,通情達理;我和婆婆真正地接觸還是從生了孩子後開始。像許多家庭一樣,婆婆聽說我懷孕後就表示願意進城為我們帶孩子,我當時以為她只是來為我做月子,沒曾想,一待就是三年左右,只所以這麼說,是因為農忙時她會回去幫忙,還有其他一些大事時。

婆婆是在兒子出生的那天準時趕到的,比約定的時間提前了幾天,好像她知道兒子會提前出世一樣,因為那時候通訊不發達,我們根本無法臨時通知她;我在醫院住了七天,婆婆就在家忙了七天,把和兒子出生同一天搬的家收拾的干乾淨淨,整整齊齊;等我出院,她不得不趕回老家為老公的弟弟準備,辦理結婚的儀式;那邊婚事一結束,又馬上趕了過來。

兒子生在大冬天,為了不讓我受寒,婆婆一來就堅持不讓租住農民房的我出去上廁所,她為我端屎端尿,洗衣,洗尿布,做飯,總之家中的一切家務活她都做了,稍有空閑,如果兒子沒睡,她便會過來接過兒子讓我睡覺,她總說,她知道我需要多休息,每次我都扭不過她,當我一覺睡醒時,不是兒子睡著了在我身邊,婆婆去幹活了;就是婆婆依然抱著兒子自己也困的打盹。每每這時,我心中充滿了感動和感激。就這樣,我那個冬天三個月都沒有動過冷水。

我上班後,因為單位有熱水,所以經常把衣服拿到單位去洗,可婆婆總是把她自己的衣服不是提前洗了,就是藏起來,就是不讓我幫她洗;中午回來簡單地做點飯,婆婆總是讓我先吃,她餵孩子,然後自己吃,吃完了飯就把孩子抱出去玩,讓我午休,我不好意思,她總是說,等你走了,娃娃睡了我就可以跟著睡了;我們家跟前就有小商店和自由市場,我們每月都給婆婆一些零用錢,可是婆婆從來沒有為她自己買什麼東西,我是個丟三落四的人,零錢到處亂丟,婆婆就悄悄地幫我收起來,放到一起,等我找不到錢時,她總是笑著拿出來給我用。

兒子兩歲那年春節,婆婆先回家準備過年的東西,過年時我們回去一看,婆婆的臉都脹了,趕緊問婆婆怎麼回事?看了沒有?結果婆婆根本沒有把自己的病當一回事,過年醫院又不開門,我們只好臨走時又留下了兩百塊錢,讓婆婆過了年趕緊去看病;可等到婆婆再次來到我們身邊時,她又把那兩百塊錢帶了回來,理由是她知道兒子年前生了病,住了院,我說我們夠用,可是婆婆不依,非把錢還給了我們。

我們出國的第一段是坐火車前往北京,婆婆和許多親朋好友來送我們,只有婆婆哭的像個淚人,我是個不愛哭的人,我依然忍著,讓兒子和奶奶再見,讓婆婆放心,直到火車開了,婆婆的身影走出了我的視線,我才哭了,那一刻,我才意識婆婆在我的心目中佔有多麼重要的地位,我才確定我是那麼地愛著婆婆。

來加等我們的經濟轉好後,我就寫信邀請公公婆婆到加拿大來玩,可是每次他們都婉言謝絕了,我一直以為他們可能怕到這陌生的國外,所以我便沒有強求,想想,不如把錢寄給他們,讓他們在國內過的更舒服一些就行了。直到我的好友專程替我回了趟老家看望我的公公婆婆,才知道,公公婆婆是怕我們負擔不起他們的生活費和旅費,所以不肯來;知道了緣由,我趕緊寫信回去告訴二老,我們目前的經濟狀況雖說比上不足,但比下有餘,負擔二老是沒有一點問題的,這樣,公公婆婆才答應了來加探親。

他們在溫哥華轉機時由於語言不通,結果很長時間找不到行李,錯過了預定的飛往多倫多的航班;雖然後來找到了華人翻譯,但只訂到了當地時間晚上的班機,等到家已經是第二天清晨了,老人們等於兩天沒有怎麼好好休息,一進家門,我正在給當時一歲多的女兒餵飯,婆婆馬上就接過手去,奇怪的是平常只有我在,連爸爸餵飯都不肯的女兒,對坐在對面第一次見面的奶奶遞過來的飯卻毫不猶豫地吃了,這是不是天然的緣分將婆孫倆的心連通著。
婆婆來了,接過了照看女兒的任務,我才得以出去學習英文和一些技能;勤勞的婆婆不僅幫我做家務,管女兒,不久還幫鄰居照看了一個和女兒同歲的小女孩,婆婆說,這樣女兒有個伴,好玩;每次婆婆得了錢,就把它給我,我說,你自己留著用吧;她說,我要那麼多錢有什麼用?我又去不了這的商店;想想也是,於是我幫婆婆記了個賬,把錢收了起來;直到公公婆婆走才給他們,開始他們怎麼都不肯要,最後我說,你們現在不要,我也會給你們寄回去的,反而要多花錢,這樣他們才收下了。即使現在,我們通常不問就直接寄,否則他們一定會說不需要。

家務當然就不用說了,像在國內時一樣,婆婆是我最好的幫手;我和婆婆有時候也會有小摩擦,有時候我知道婆婆生氣了,通常都知道為什麼,不過在氣頭上我先不理她,等到第二天,她氣消了,我或者解釋,或者道歉,最後一定是握手言和,呵呵。公公婆婆的簽證續了兩次,他們要走了,我真的很捨不得,可是他們不肯辦移民,我知道公公在這裡不習慣,所以就沒有勉強他們;在最後的幾天裡我有一種想擁抱婆婆的衝動,可是我又怕婆婆會不習慣,畢竟她是一位守舊的中國老人,有一天,看著電視,我忍不住繞到她的身後,半開玩笑地用胳膊環抱著婆婆的雙肩,並把臉輕輕地貼在她的肩頭,那一刻的感覺真是好幸福,好溫暖;我沒有說話,餘光掃去,看見婆婆的臉上似有一絲不好意思的寬慰的笑。我愛婆婆,她就像是我的親媽一樣。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