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公安局長的辦公電話應該保密麼?

2006-07-10 21:51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針對朋友遇到的事,本來我是想通過主管部門來處理。於是把電話直接打到了分局的指揮中心。我在用了半個多小時,打了一連串電話,而未果的情況下,我決定直接找分局局長反映此事。

自以為在政法界混了二十多年,反映這樣一個問題,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雖然在分局裡我有諸多朋友,但我還是希望通過正常途徑正常渠道來處理此事。然而,整整一上午我所遭遇的事,真的讓我不能不服氣:警察局,對正常渠道的封鎖,真是登封造極了,由此我也明白了,要想處理問題,寄希望於正常途徑,即使是你所遇到的事情,無需任何破例,無需任何人為操作,只需正常程序,也是白日做夢痴心妄想。我終於明白了,人們為什麼連屁點小事,也要去找熟人?!

但令我不明白的是:公安局一個分局局長的電話,是應該向他的臣民保密的麼?他以什麼樣的渠道瞭解百姓的飢苦?!靠他的下級匯報麼?

我再次把電話打到該局指揮中心:

一位女警接電話。我說能幫我查一下某某的電話麼?女警的口氣非常生硬,讓你很難想像一個女孩會有如此的不溫柔:不能,他是局長,我們有規定,不能泄露他的聯絡方式!

我說:我是某報記者,我的名字叫某某,你可以把我的名字記下來。因為我找相關部門不行,所以,我要找他反映這件事……

女警未等我說完,打斷了我的話:你有問題去信訪部門解決吧。

我一聽怒了:案子在你們這裡我要向局長反映!

對不起我們辦不了這事。女警一句話,接著挂斷。

我再次撥通。我說我知道你處理不了,但你得等我把話說完了吧。我沒說完話你挂斷了,我覺得你有點過份,110如此接警麼?現在我不再跟你說什麼了,請你告訴我你的貴姓,還有你的警號!

對方再次挂斷我的電話。

我再打過去。一位男警官接話。

我說我是某某報社記者某某某,我想問一下剛才接話的那位女警的值班號碼,或者警號。

男警的態度相對和靄,說您有什麼事麼?我說我剛才打電話,沒說完她就挂斷電話,我要投訴她。請你告訴我她的值班號。

…………,一系列的交談,但他說查不到剛才接線的女警是誰。我說;你們指揮中心總共有多少女警?回說十來個。我說今天值班的女警有幾位?回說得查查。

我說這件事你不告訴我也沒關係,客觀說你沒有義務告訴我。但是,你以這樣愚蠢的託辭,搪塞我,我很生氣。剛才接線的女警是誰,本來一秒鐘就可以查到的事情,你說查不到?!

男警說您別著急,有什麼事您跟我說,回頭我們放一下錄音,才查查。我說我要找局長辦公電話。男警說對不起我們局長的電話,我們不能提供給您。我們有規定……

接下來的過程,這裡我不想再說什麼了。我只是想說,公安民警如此處事,真的讓我這個政法記者也不敢恭維了。除了所謂的職能部門,他們幾乎封鎖所有部門領導的聯繫方式!

我在想,老百姓能在職能部門解決他的問題,他為什麼非要去找領導?想去找領導的事情,一定是在職能部門解決不了的,可他從什麼渠道去跟領導勾通?靠所謂的局長接待日?

我一個政法記者,就在上週,我還奉命去採訪寫了該分局推出的優秀社區民警!連局長的電話都問不出來,老百姓有了冤屈有了難處,還想找局長?

公安局長的電話,是應該向他管界的百姓保密的麼?真想為民做主的局長,也害怕百姓知道他的電話,害怕百姓找到他麼?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