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2006-02-27 03:5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小笑話:
犯罪份子被警察逮住了。
警察:你怎麼竟敢印假鈔呢?
罪犯:可是我不會印真鈔啊!

中國大陸,「假」這個字已經成為了最經常使用的詞了。什麼都有假,什麼都能假。記者面對著浩如煙海的關於「假」的訊息,心被拖入了深深的憂慮潛流中。

假鈔

摘自大陸媒體:
婦女:「假鈔要嗎?」
   記者:「假鈔?買來沒什麼用啊!」
   婦女:「不會的,很逼真的。」
   記者:「怎麼換?」  
婦女:「市場價,20元買一張100元的。絕對正宗『海貨』(販假鈔人員對臺灣版假
鈔的稱謂),保證一般驗鈔機都驗不出來。」

在中國大陸,到處都能看到假鈔的買賣。長途公共汽車,火車站都成為了假鈔市場。

那麼銀行一定靠得住吧?

從北京傳過來的消息:北京姓羅的女士1月17日上午11時40分左右,和丈夫一起到北京工行地安門支行鼓樓外大街儲蓄所支取了百元面值的美金一萬元,提款時鈔票已被銀行打好了捆,隨後查出有27張假鈔。即從銀行提取了2700美元假鈔。找回去,銀行拒絕承認,於是有一場官司。

目前的假幣製造者印製逼真。2004年6月,一批新款人民幣假幣在深圳市寶安區觀瀾所查獲。這批假幣的逼真度很高,這是目前大陸首次發現的採用紅藍彩色纖維紙張來印製假人民幣的案件。 面額大概為6000萬元人民幣。

到處都是假鈔,據南方網訊報導:隨著新學年的到來,廣東省中小學收繳學費時,許多學校為規避假幣風險,紛紛要求家長或學生在大額人民幣上簽名。

據大陸官方通告,2004年,全國收繳的11.6億假人民幣當中,由警察部門發現的只有5.5億,其餘由銀行、信用社等金融機構發現,有6.1億元。當然這不是假鈔在大陸民間存在的真實數字,裡麵包含了兩種可能:1.真實數字遠大於此,但上級大筆一揮,消掉一個零、兩個零的事情太多了。2.這僅為收繳上來的數字,根據大陸目前情形,能夠收上來的很可能僅佔真實存在的10%,甚至更低。那麼如果按照公布的11.6億計算:中國大陸民間流通的假鈔真實數字可能就得110億元之多了。

順便提一句:最新消息稱美國政府正在對北朝鮮的國家操控的假幣美元製造進行經濟制裁。


假酒

中新網2004年5月廣州發生令人震驚的毒酒事件。截止到17日,中毒人數達到56人,死亡人數也上升到11人。犯罪嫌疑人共有19名。

事件梗概: 廣州市巨禾化工公司的供應商程才明將5桶偷換成食用酒精標籤的工業酒精,轉手給了廣州市晉業化工公司的供應商易新靈。易新靈對5桶假冒的酒精處理後,又賣給了廣州市白雲區太和縣、鐘落潭鎮和天河區新塘街的3個非法釀酒窩點。這幾個不具備任何資質的釀酒商,用這些含甲醇的工業酒精勾兌出1550公斤的散裝白酒,隨後在附近農村集貿市場銷售,最終造成致人病亡的毒酒事件。

質監局高價收假酒──12月13日《天府早報》消息,朱德巍在山東泰安的康健酒水門市部前後4次買了28箱假茅台酒。案發後,負責辦案的質量監督局泰山分局遲遲不處理。質監局某些幹部甚至給受害人出主意,讓他把假酒再轉手賣出去。受害人沒同意倒賣假酒,質量監督局的幹部就又想把貼了保真標的假酒高價買回去。假酒牽扯出來的是假稽查、假執法、假處理。一連串的「假」字,說明瞭什麼?

鄭州廁所上造出「名牌」白酒──2006-2-17大河報報導:在一個300平方米大的院落裡,機械化造假酒設備一應俱全,而在造假酒的鍋爐下面,就是臭味瀰漫的廁所。黑作坊用添加劑、農家酒、乳酸、自來水等原料造假酒,假冒省外一些知名品牌。

此前,有人在山西將35.2噸工業酒精勾兌成白酒,大部分賣給山西省汾陽市的中杏酒廠和東杏酒廠,酒廠將毒酒再次兌成25°的白酒,製成禮品酒銷往黑龍江、吉林、河北、內蒙、北京等地。朔州市先後有10人因飲用散裝白酒而中毒身亡,忻州地區、晉中地區也先後發生百姓飲用散裝白酒中毒身亡的事件,27人死亡,200多人中毒住院治療。

死者梁卓武於新年前,買回5斤散裝白酒,大年三十的晚上喝了大約二、三兩的樣子。年初一的早晨,梁即感覺雙眼看不清東西,呼吸困難,身子發軟,到了下午,就神志不清,晚上雙目已基本看不見東西,送醫搶救無效,含冤死去,死時31歲。梁死後,家中剩下妻子和兩個孩子外加年老多病的父母。經化驗,假酒中的甲醇含量超過國家規定的標準902倍。

更有涉案金額超過800萬元的仿冒品牌事件:包括「軒尼詩」、「芝華士」、「馬爹利」、「藍帶」、「人頭馬」、「尊爵」和「伏特加」等10多種,顏色和包裝幾可亂真;銷往天津、北京、上海、成都等10多個城市的夜總會和洋酒專賣店……


假牛奶

自2003年起,大量假冒違劣嬰兒奶粉充斥阜陽市近十個區縣的近郊和農村,許多嬰兒因服用劣質奶粉,造成重度營養不良綜合症,上百例嬰兒落下嚴重後遺症,直接導致死亡的有十幾起之多。犯罪份子涉及河南鄭州、浙江義烏、江蘇徐州和安徽蚌埠、合肥、亳州等地。

舊皮鞋變成假牛奶原料──在華北一些市縣,農民從一些專家手中買到生產水解蛋白的技術,興辦許多牛奶加工廠。居然是用城市垃圾堆裡的破舊皮衣、皮箱、皮鞋,還有廠家生產沙發、皮包等皮具時剩下的邊角料,經過化學、生物技術處理,水解出的皮革中原有的蛋白。這項技術很容易掌握,成本並不高。問題的嚴重性在於,生產皮具過程中重金屬污染十分嚴重,用這些工業垃圾分解出蛋白,其中含有的許多毒素是除不掉的,況且哪個利慾熏心的人會花巨額資金除毒?這些毒素殘留在奶粉中,嬰兒長期食用會造成大腦缺氧、營養不均衡等一系列連鎖反應,最後足以致命。
 
假油

湖南兩皮件廠用腐臭豬皮榨毒油──在湘鄉市東郊鄉的皮件製品有限公司,後院污泥地上,堆放著一大堆帶著長長豬毛的豬皮,散發著腐臭味,上面爬滿了蒼蠅;工人在上面踩來踩去,然後把這些髒兮兮的東西鏟起推進一個正煮的沸騰的大鍋裡,這些原料都是制革廠里拉來的,就是那裡剩下的邊角料。因為煉油比做皮件更掙錢,所以皮件廠改成煉油廠。

據說,一天可以生產2500多公斤的油。工藝流程簡單,只需要把這些髒兮兮的豬皮下腳料推進油鍋裡炸煮,油就出來了。從油鍋裡撈出仍帶著長長的豬毛的油渣,還要放到壓力機裡進行擠壓,以便能擠出更多的油來。油一點點地分離了出來,油渣被擠壓成了團,堆放在牆角處,有的已經發霉。整個煉油房嗅不到油香,卻充滿了苦臭味。可就是這樣的廠家,卻證件齊全,衛生許可證、質檢證、工商執照什麼都有。

這些豬油銷往廣西、株洲、長沙、江西等地。據瞭解,湘潭市裡所有的學校食堂,包括那些飯店,都是用這種油。然而專家指出:豬皮的下腳料裡含有很多雜質,如果經過多次的高溫煉製,就會產生一種致癌物質。另外,這裡面還含有黃曲黴素,對人體的肝臟、腎臟都會造成極大的危害,所以這種產品是絕對不能夠來食用的。

棕櫚油一杓杓舀進菜籽油裡──棕櫚油是用棕櫚果的果肉榨出來的油,一般用於工業,我國規定非高純度棕櫚油是不能食用的,有些國家在食品上都標明「不含棕櫚油」。但棕櫚油價格大大低於菜仔油,更低於花生油。

據第一財經日報報導:廣東純正花生油80%是假貨。南昌市場上的花生油幾乎都不是純的,有的花生油純油含量不足20%。花生油裡摻入菜油、荳油、棕櫚油還算好的,黑心商家甚至往花生油裡摻入有害的工業油和潲水油後加入香料。還有的廠家用發霉的花生榨油,這樣榨出來的花生油裡黃曲黴素B1含量特別高。為了牟取暴利,南昌很多散裝油零售店都會進一些劣質油充當精煉油或菜籽油賣,還有的將棕櫚油與菜籽油摻在一起賣。

食品質量安全監督檢驗中心進行抽樣檢測,這樣的油各類雜質含量嚴重超標,高達0.88(%),而國家標準是不得超過0.20(%),超標多達4倍。

摻假散裝油可能致癌──專家認為:精煉油、菜籽油中摻入其他劣質油,食用後對人體危害很大。病毒、細菌很容易進入人體,還有很多致癌物質。劣質散裝油中黃曲黴素B1超標,這種物質對肝臟損害大,是引發肝癌的「罪魁禍首」。摻了棕櫚油等劣質油的食用油,其酸值都是超標的,這種油炸炒食品後很容易變黑,人體食用後會危害到神經系統和消化系統,嚴重的還可能致癌。

假藥

北京10家醫療機構通過郵寄銷售假藥2005-12-02京華時報報導:市工商等部門在聯合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曝出驚人內幕,目前醫院以郵箱號為郵寄地址郵寄銷售的藥品幾乎全部是假藥。本市有57家醫療機構通過郵政渠道銷售使用假劣藥品。

據南方日報報導:2005年造成數十人死亡的假藥流入廣州!這批假藥以復方風濕骨痛寧膠囊、復方關節炎膠囊、骨痛寧膠囊、CO風濕骨痛寧膠囊、復方川羚定喘膠囊、消喘靈膠囊等為名,實際上,激素、麻醉物質成了這些治風濕哮喘藥的主要成分。

臺州爆出「12.7」特大假藥案件:涉及全國13個省市,涉案假藥品種35種,案值高達數千萬元。

一大批質量低劣的醫療器械曝光:其中有三種型號的麻醉機、六種型號的光固化機、三種型號的高頻手術設備、十六種型號的心電監護儀。

2005年8月30日,銀川「復方川羚定喘膠囊」「伸筋壯骨膠囊」「喜康秘方哮喘靈」等43種假藥曝光。在此前後,北京也有43種冒牌假藥曝光。其中抑制哮喘的假藥竟有十六種之多。給病人帶來嚴重的威脅。

據安徽廣播電臺4月5日報導: 蚌埠市一位83歲的趙大爺花了18元錢買了瓶號稱「數代祖傳秘方結合現代醫學理論研製而成」的復方咳喘靈膠囊,本想治好多年的氣管炎,吃了一週後,3月30號早上,趙大爺起床後準備去倒馬桶,一頭栽倒在地,隨後被家人送進了蚌醫附院,並因腦血栓被下了病危通知。3月31號下午,趙大爺永遠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這種復方咳喘靈膠囊被蚌埠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工作人員認定是假藥。它含有強的松、安定片和氨茶鹼等,這些成分都屬於激素類和神經類藥物,是嚴格的處方藥,患者必須在醫生指導下才可服用,如果長期大劑量服用,會產生強大的依賴性,對人體危害較大。因此被稱為「奪命膠囊」。

假藥混進醫院直接「殺人」──浙江省金華市有一名因大量失血而緊急搶救的病人,在連打17針假冒「立止血」後,搶救無效死亡。

2003年3月21日,金華市某縣級醫藥有限公司倉庫內被發現大批假冒「賀普丁」(治療乙肝用藥,對愛滋病有輔助療效)、「立止血」(針劑,臨床止血搶救用藥)、「善寧」(針劑,癌症患者搶救用藥)等藥品。經有關藥品質量監督部門檢驗,這些藥品根本不含有任何藥物成分。這起銷售假冒「賀普丁」等進口高檔藥品的案件涉案金額超過500萬元,不法份子藉助挂靠正規醫藥公司使假藥進入正規渠道流通,給社會造成極大危害。這裡面充斥著貪污受賄。在金錢的銅臭味熏染下,百姓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以下是從大陸媒體上檢索到的冰山一角
特效藥廠房設備如此「精良」 濟寧市一間簡陋不堪的養雞房,環境極其惡劣。在「操作間」內,僅有一些篩子、石臼等簡單手工工具,牆角堆放的原材料有木薯澱粉、食母生片、復方川貝精片等。這些原料簡單粉碎後裝入空心膠囊就成了「特效藥」。標示品名為「咳喘痰喘膠囊」、「風濕骨痛膠囊」、「復方咳喘膠囊」等藥品共計10多種、3053瓶,貨值5萬餘元,標有詳細郵寄地址,近至江蘇、安徽、河南,遠至廣東、遼寧、黑龍江、青海等地。

廉價藥充高檔藥 鹽城市一個鄉鎮衛生院使用的羥苯磺乙胺注射液為另一種藥品酚磺乙胺注射液冒充。市場上羥苯磺乙胺注射液零售價為28.00元/支,而酚磺乙胺注射液零售價不足0.28元/支,價格相差達100倍。查經,此案共涉及到福建、吉林、江蘇等六省多家藥品生產經營企業,涉案總值就達219420元。

疫苗害死人 淮安市一名兒童被狗咬傷,在使用狂犬疫苗後仍發病致死。調查發現,該兒童所使用狂犬疫苗為假藥販子經手,發現其銷售的假藥多達18種、案值數十萬元。

地下網狂販藥 常州市溧陽發現隱蔽的非法銷售藥品網路,從事不法活動已長達5年,涉案人員近80人。

社區義診成賣藥幌子 老太幾千元錢買三盒假藥  「青島益壽堂瀋陽健康服務中心」的醫藥公司在瀋陽以社區名義舉辦義診,實際上賣假藥。

深圳中醫院指定的「便民藥房」賣假藥

假煙

據大陸媒體報導:一輛裝有近萬條假煙的解放牌貨車,由廣州開往江蘇途經南昌時,被截獲。 ... 經查,車上裝有9700條假煙,初步統計案值人民幣60 余萬元。

2004-08-01南方日報報導:7月30日晚8時繳獲10卡車價值為100多萬元的設備和原材料,及抓獲犯罪嫌疑人15名。連南瑤族自治縣三排鎮油嶺果場的秘密製造假香菸的窩點被查抄。

上海假煙銷售網路曝光的共有假煙倉庫和銷售點16個,假冒雲煙、中華、蘇煙等16個品牌的各類假煙3000餘箱,價值人民幣3000餘萬元,犯罪嫌疑人17名。

北京假煙猖獗亦然。在一次曝光中,30人被抓,查獲各種假煙160多箱,案值170余萬元。據悉,這個窩點從盒包裝、條包裝,到箱包裝,這麼大的規模在北京是第一例。

據南京日報報導,2005年該市查處各類涉煙違法案件近3000起,全年銷毀假煙標值1700萬元。

農曆新年前夕,黑龍江省牡丹江市又一起跨省非法制售假煙網路大案曝光,假煙412條,案值296萬元。

我們隨便在網路上檢索一下,單是看看標題就觸目驚心:

外地假煙銷到山東境內52萬支假煙在泰安截獲
河南禹州焚燒五千萬支假煙
百萬假煙換裝闖遼寧被查
上百個制售假煙窩點在江西贛州現形
寧波海關銷毀走私假煙8萬條
海口成功查獲一販賣假煙活動查獲2790條假捲煙
高速路上截下近萬條假煙- 中國江西網
。。。。。。

假軍人販假煙 安徽破獲罕見大案

《華東新聞》曾報導:安徽警方近日破獲一起案值近億元的假軍人利用假軍車販運假香菸的特大案件。據瞭解,此案涉及皖、閩、蘇、浙、魯、滬等省市,為全國罕見。目前,涉案的20名犯罪嫌疑人已落網,警方還繳獲了假軍車8輛、假香菸395件及大量用以作案的軍服等軍用物品。

《西安晚報》2005-10-24 報導:9月11日,稽查人員終於將由許昌運至西安的一車假煙截獲,當場查獲假煙774件(一件為50條),這是近年來西安查獲的數量最大的一起假煙販運案。

廣東臺山市一個捲煙制假窩點的年生產能力,直逼目前廣東省某較大捲煙廠的年產量!

據統計,近年來全國各地發現的假冒捲煙幾乎涉及所有品牌,每年產量達200萬箱,僅捲煙制假行為每年使國家損失的稅收可能直逼100億元。國家菸草專賣局11日宣布,2005年中國共查處捲煙制假案件34.7萬起,查獲假煙73億支。曝光的假煙製造窩點2908個,制假煙機1608臺,銷售假煙網路23個,被拘留制假人員5336人,判刑1697人、勞教82人。

也就是說,中國大陸每年生產的假煙,如果按照每根10公分計算,連接起來長度達到73萬公里,是地球到月亮距離的兩倍!
  
北韓以國家為基地生產假煙,中國大陸

《華爾街日報》27日援引美國菸草企業有關人士的話報導說:「北韓是年均可生產20億盒假煙的世界最大的假煙生產國之一。最近幾年,菲利普莫里斯公司在紐約、俄克拉何馬州、西雅圖等美國國內1300多個地區發現了北韓產假萬寶路。」

目前,北韓製造假幣問題正在升級為國際外交懸案,而有人提出主張稱,北韓在咸鏡北道羅津一帶經營著年生產能力達20億盒的大型假煙工廠,並且直接向世界各國走私假煙。據悉,最近,美國菲利普莫里斯(philipmorris)、日本菸草株式會社(Japan Tobacco、JT)、英美菸草公司(British American Tobacco、BAT)等菸草公司成立聯盟,決定共同應對北韓假煙問題。

《華爾街日報》報導說,北韓通過出口假煙賺取的金額年均達到8000萬∼1.6億美元,達到北韓合法出口總額的8∼16%。特別是位於羅津一帶的北韓假煙工廠或者為中國和臺灣的犯罪組織所有,或者得到他們的財政援助,使得北韓與國際犯罪組織之間的聯繫進一步加強。

該報還報導說,去年美國政府在加利福尼亞掃蕩亞裔走私犯的過程中,沒收了10億盒以上的北韓產假煙。在美國國內,發現北韓產假煙的地區包括華盛頓、俄勒岡州、加利福尼亞、紐約、弗吉尼亞、弗羅裡達州等在內達到23個州。

另外,據悉,北韓產假煙被包裝成萬寶路和七星(MILD SEVEN)等品牌煙,在臺灣、菲律賓、越南等亞洲地區進行銷售。

《時代雜誌》亞洲版1月30日報導,主要由美國、歐洲和日本菸草公司的調查員聯合編寫的一個機密報告披露,北朝鮮大量製造高利潤的假香菸。《時代》得到的這個11 頁的文件,極為詳細的概述了這個違法交易的內部操作,以及牽涉到那些可能已導致北朝鮮的流氓體制與中國大陸和臺灣結盟的犯罪聯合企業。

報告估計,在偽造工業中,有10到12家北韓工廠也許一年總共生產410億根香菸,年利潤5.2到7.2億美元。還不清楚有多少金錢流到金正日獨裁政權的手裡,報告推測北朝鮮利潤分紅也許一年達到0.8到1. 6億美元。

根據這個報告,其中一些香菸工廠直接屬於北朝鮮的軍事和內務安全服務,國家"全部控制" 這些操作。在其它的案例中,報告說,北朝鮮主要負責為工廠提供"安全避風港 ",並由國外偽造聯合企業負責操作。

北韓假煙國家生產黑幕中,隱現與中國大陸聯繫的蛛絲馬跡

據說位於北朝鮮東北沿海羅津(Rajin) 地區的三個工廠,涉嫌經營或由臺灣的犯罪集團提供經費。其中一個工廠的裝備來自中國的二手設備,涉嫌偽造品牌,像柔和七星( Mild Seven),登喜路(Dunhill )和金邊臣(Benson & Hedges)香菸。

根據報告,在羅津的另一個工廠僱用了120人,並由中國的管理員和技術員負責操作; 北韓官員繳納工廠的香菸"稅",然後出口給在臺灣的犯罪聯合企業的捕魚船。

假煙、假酒、假鈔、假文憑,幾乎無物不可造假。如今,福建泉州竟出現了一支假軍隊。他們租用某部隊撤走後留下的營區,自編番號,每日「一二一」地喊著口號出早操,24小時的「戰士」站崗……依靠這一特殊身份,他們用假軍車運輸假煙。

整個營區的衛生、綠化、環境堪稱一流,牆上那種軍隊特有的標語異常醒目,黨團員活動室、健身房、值班室、小賣部等樣樣俱全。早操時那種「一二一--一二一--」的口號聲響徹雲天,三餐前的哨聲格外響亮,大門一側的崗亭「值班戰士」24小時堅守崗位,「戰
士」晚上不許隨意外出,晚上按時熄燈,外人未經許可不得進入營區,這一切都按部隊那樣嚴格管理。

馬國平一夥為了達到冒充軍隊招搖撞騙、走私販私的目的,公然自稱「南京軍區老幹部局直屬大隊駐廈門辦事處車隊」,自命番號32609部隊。他對其組織嚴密管理,早上出操,飯前唱歌,睡覺前吹休息哨,門衛站崗值班,和地方搞所謂的「軍民共建」。2000年8月1日建軍節,馬國平的假軍隊還公然向地方發請帖搞「軍民聯歡」,收「紅包」12萬多元。假軍隊自成立以來,他們已走私販私30餘次,其假香菸達萬餘件,涉及經濟數億元之多。馬國平生活很富足,自己買了一套別墅,女兒在貴族學校就讀。

2000年6月開始,馬國平夥同他人從漳浦的假煙生產商黃紹輝那裡販運假香菸至江蘇、安徽、山東、上海、浙江等地,馬國平每月得利18.5萬元。同年11月開始,馬國平又夥同蔡某等人,從黃某那裡販運假煙到上述各地,每月得利23萬元。通過產、銷、運假煙,馬國平為其黑社會犯罪組織籌集了大量的活動經費。
  
1999年,馬國平先後五次在其窩點內開設賭場,以「百家樂」的形式聚眾賭博,邀請煙販或鄰近的一些賭徒參賭。馬國平派手下「士兵」著軍服在賭場進行服務,每日收取保護費4000餘元。

一位網友感嘆:現在層出不窮的假煙假酒假奶粉假文憑假結婚證假親戚假避孕藥假老鼠藥……我想不出對中國人而言,還有什麼不能假的。我只能說自己的想像力太有限了!

不論是近期的毒奶粉,毒米酒,毒龍口粉絲,還是前期的毒衛生筷子、毒銀耳(雪耳)、頭髮醬油、毒火腿等,都無不令人觸目驚心。

物質環境中的「假」日益氾濫,這是怎樣造成的?因為精神境界中的「假」無所不在。

例如:新浪網紀念抗日戰爭勝利58週年中稱:「平型關大捷──1937年9月25日,八路軍第一一五師在山西省靈丘縣發起了舉世震驚的平型關戰役,殲敵1000多人,從此打破了自抗戰以來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這一說法是自1949年以後的大陸統治者的宣傳口徑,並不是新浪網的創作。

從許多歷史資料中卻顯示了下面的真實情況:(摘自歷史風雲網)

對抗戰初期八路軍第一一五師參加平型關戰鬥情況的宣傳和敘述,就出現前後不一的說法。1937年9月25日,八路軍第一一五師(林彪)在平型關外蔡家峪--小寨一帶伏擊日軍一支輜重部隊,打了一個勝仗,消滅了不少日軍,繳獲頗豐。但這場戰鬥只是平型關戰役中的一次戰鬥。而當時的宣傳和後來不少著作,幾乎以這場戰鬥替代了整個平型關戰役的敘述,使一般不瞭解情況者誤以為,平型關戰役就只有八路軍在那裡打仗。關於這次戰鬥的殲敵人數,把消滅敵軍數百人誇大為消滅敵軍數千人(原先說是殲滅日軍板垣師團三千多人,80年代後許多中共黨史軍史著作已改為殲敵一千多人,90年代有的著作復又改為500餘人、600人)。
事實上,八路軍第一一五師參加平型關戰役,只是9月25日在平型關外東北山地蔡家峪附近,從關溝到東河南村地段,主要在小寨村山溝的戰鬥,參加部隊是一個師,時間只有9月25日一天。而平型關戰役是第二戰區(司令長官閻錫山)部署指揮的戰役,集結參加此役的有孫楚、楊澄源、傅作義、陳長捷、高桂滋、劉茂恩、朱德等七個軍十數個師的部隊。如從9月12日大同失守後廣靈、靈邱作戰算起,至9月底茹越口、鐵角嶺南失陷,中國軍隊從平型關地區撤退,則先後有20天左右。僅在最靠近平型關的地區作戰,也有10天左右。

國民政府軍大批部隊擔任平型關正面與日軍作戰,在許多要點與日軍反覆爭奪,給日軍重創。在林彪師於蔡家峪附近伏擊戰前後,第三十三軍第八旅(孟憲吉)在平型關前與日軍激戰兩晝夜;第一一五師蔡家峪附近伏擊戰的前一天(9月24日),第十七軍(高桂滋)在平型關前與日軍搏戰,傷亡即達一千多人;第七十一師(郭宗玢)反攻團城口曾與日軍激戰;第六十一軍(陳長捷)為解救第七十一師,攻佔鷂子澗,程繼賢團幾全部犧牲;孟憲吉旅與第六十一軍呂瑞英旅在東、西跑池與日軍也進行了拼戰。最後有第三十四軍(楊澄源)第二0三旅(梁鑒堂)的壯烈犧牲。

例二:1958年8月27日,《人民日報》用通欄大標題發表署名文章《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促成了後來新聞報導的「畝產十二萬斤」「畝產三十萬斤」的露骨的假新聞。

例三:2003年4月3日前衛生部長張文康在記者招待會聲稱:「經過中央和地方衛生部門的艱苦努力,現在發病人數明顯減少,治癒人數顯著增加,死亡人數有所減少,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摘自新華網

在同一個時刻,在著名的《冰點.生命備忘錄》中的描述是這樣的,從4月5日,也就是張文康部長宣布「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後的兩天開始,「姚寶全嘆了口氣:『我們家11口子,8個住了院。』」

「4月5日凌晨,73歲的母親上廁所摔了一跤,家人很快將老太太送到就近的人民醫院,躺在急診科通道的病床上輸液。。。。。」

「此時的人民醫院已是人滿為患。急診科的觀察室早已住滿了人,通道兩邊的病床上、椅子上一個挨一個,躺著的、坐著的,還有蹲著的,全是病人和家屬。『不算來的,也不算走的,呆在走廊的至少有百十人,亂糟糟的,沒法形容。』」

例四:新華社在2001年1月23日,農曆大年三十下午大約5點左右,向全世界發布了英語新聞:稱2點41分,北京天安門廣場發生震驚中外的「自焚」事件。新華網於當日下午5:28發布了中文消息。指稱在「x教組織『升天圓滿』妖言蠱惑下,今天下午2時40分許,在天安門廣場有1男4女……點燃汽油自焚。」,在事件發生僅僅兩個小時之後,就斷然宣布是法輪功學員「自焚」。

國際社會和包括華盛頓郵報在內的新聞媒體對其造假多有評價。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有專門的調查報告,「天安門的所謂「自焚事件」,並不是一個扑溯離迷的案件。而是中共一次漏洞百出的拙劣表演。到今天為止,各方面的查證都無可辯駁的指向一點:這是一個巨大的陰謀謊言。特別是該事件牽涉了許許多多人,甚至有許多參與者在一開始就多多少少知道這是一個大騙局,甚至許多案件的細節都在逐漸暴露出來,一俟條件成熟,將會有成山的令人震驚而又似曾意料之中的人證物證,一一展現在世人面前。」

記者遇到一位從北京來到北美一年的48歲男士,談及此事,他一擺手:「還那麼多調查幹什麼?我可不是修煉的,您也別提我的名字,就問一句,要『圓滿升天』,怎麼全世界這麼多人,據說臺灣就有四十萬人在煉功,還有美國的,加拿大的,怎麼就沒有一個『自焚」的呢?什麼『殺父』『殺母』『殺妻』『殺子』的,什麼『給乞丐下毒』的,都編出花來了。還是那句話,怎麼國外沒有哇?──其實就一句話,假的!」

中國大陸同胞從無處不假的現實中嘗盡了苦頭。對「假的未來」深為憂慮。下一代怎麼辦哪?

作為寬心丸,記者發現了還真有一個特例:假貨立功──江南都市報本報訊記者徐明、實習生劉行海報導:11日凌晨,兩竊賊在南昌市江大南路一皮鞋店行竊時,因購買的作案工具是假貨,耽誤了作案時間,結果被巡邏民警抓獲。兩人被抓後,還在派出所大罵賣刀人:「賣這種假玻璃刀來糊弄人,害得我們被抓。」 據疑犯吳某交代,10日上午,他們路過上海路菜場時,看到一個男子在推銷一種能割開各種玻璃的多功能玻璃刀,兩人正愁不知到哪找作案工具,這下他們靈機一動,便買下這種刀準備作案,哪知買的是假貨。

(看中國首發)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