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媽媽,如果我被捕

2005-12-24 23:13 作者:鄭貽春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如果我被捕,媽媽,請你不要為我而哭泣,請你不要為我而悲傷。我不想讓你難過,我不想讓你哭泣。我想,你應該為我感到驕傲,你也一定為我感到自豪。因為,你的兒子並沒有做過任何對不起你和對不起任何人的缺德事,更談不上犯有任何莫名其妙的和子虛烏有的顛覆罪!

要說顛覆,也許這正是我不經意或有意識地走過的雷區,也許這正是我別無選擇地走上的康莊大道,也許這正是我成為一個知識人的盛大典禮。是的,我承認,我是搞過顛覆,我也煽動過顛覆。對於這一點,我得實事求是地承認,我得向你、向我最親愛的母親作以誠摯磊落和大大方方的坦白。除了向你坦白之外,媽,我是不準備向任何一個拿槍的傢伙做出任何一種有違人性從而也喪失人格的妥協的!

我的顛覆,只是想把流氓顛覆成不流氓,只是想把野蠻顛覆成文明,只是想把無恥顛覆成害躁,只是想把腐敗顛覆成廉潔,只是想把禁錮顛覆成自由,只是想把極權顛覆成民主,只是想把密室政治的骯髒、狹小與黑暗顛覆成共和國廣場的寬闊、爽朗與亮堂。

至於煽動,那就更是我的志向、我的追求和我生命價值的真實體現了。沒有或不搞煽動,我還真的不知道應該搞些其他的甚麼了。我總是把我渴求知識的學生煽動成青年知識份子,我總是通過煽動的方式,讓我的朋友們明白我的基本立場。請問,沒有蜜蜂們在百花園裡面煽動著翅膀,芬芳甘甜的蜂蜜又是從何而來的呢?

媽,你兒子我的顛覆以及煽動顛覆,如果也算是罪孽的活,那就實在怪不得你兒子的天真、仁義與善良了,那就實在怪不得你兒子的浪漫、溫柔與剛強了。

媽,請你以母親的名義,請你以女性特有的細膩與直覺,給我好好地評一評理,給大家仔細地說一說,你的兒子究竟觸犯了哪件哪樁見不得人的惡法?你兒子無所畏懼的、大義凜然的顛覆以及煽動顛覆,究竟生成了甚麼樣何患無辭的欲加之罪?

如果我被捕,媽,切莫為我而難過,切莫為我而憂傷。雖然我的生花妙筆被抄家抄走了,而我自由書寫的不可剝奪的權利同時也被肆意妄為地剝奪淨盡,甚至我恐怕連一句正常的人話也不讓講出來,雖然武裝到牙齒的紅色王朝已然達成了它禁錮言論的黑暗圖謀,但是,請你記住,媽,民主與自由的彩旗一定會在中國人的心靈裡更加寬廣地飄蕩,也更加高遠地飛揚的!

如果我被捕,媽,切莫為我而惆悵,切莫為我而哀傷。一想到你為我揪心待命的悲涼,我的心裏頭就不是個滋味,就像五味瓶被打翻了似地宛如刀攪啊。做兒子的我就深深地懊悔,就感到我真的不是一個孝子。因為兒不但不能讓你高興,甚至連做到讓你安心也不能,甚至不能讓你多病的身體有一絲一毫的寧靜了。媽,兒的千言萬語在這裡就只能匯成一句話了:請你多保重啊!媽。

兒知道,你早已染霜的頭髮必定會為遭到劫持的兒子而滿頭飄雪,且大雪紛飛的,你對兒的乳名悲痛欲絕的呼喚就像那淒厲的北風一樣,寒徹著蒼茫的大陸、噤若寒蟬的荒原和被恐怖的積雪覆遮了半個世紀之久的靈魂的草原!

媽,即便為了去除你的擔心和恐懼,我也要矢志不渝,一往無前,屢敗屢戰,不屈不撓!我要以筆做刀槍、做大炮、做坦克、做飛機、做巡洋艦、做精確制導炸彈集束炸彈、做原子彈核彈氫彈,徹底炸毀超穩定的封建社會主義頑固堡壘和一黨專政的流氓混蛋!

我要緊緊揪住極權專制的尾巴不放,緊緊揪住文字獄的尾巴不放,緊緊揪住貪官污吏的尾巴不放,直到把它們統統地打垮,直到它們鬼哭狼嚎,直到它們哭爹叫狼!

從這種意義上講,手銬算甚麼,腳鐐算甚麼,形形色色、各種各樣的枷鎖算甚麼,所有的污泥濁水和所有的莫須有罪名,又能算得了甚麼?

它們是遲早要被思想的偉力拋進歷史垃圾堆的!它們是注定要被繽紛多彩的文辭給砸得個稀巴爛的!它們是必然要面臨著天地良心的末日審判的!它們是應該而且可以迅即化為烏有的!

媽,儘管在安放不下一張平靜書桌的神州大地上我到處流亡並時常想起你偉大母愛的一縷縷溫情,儘管你的音容笑貌總是在惡夢連綿的文字獄中帶給我遙遠得有些模糊的親切回憶,但我不得不把在心頭積澱已久的疑惑一五一十地告訴你:是你使我出生在一個極權專制的國家的,是你讓我成長在一個不是人的鬼地方的,是你使我見慣了奴隸們備受凌辱的場景的。你的責任確實很大!媽,你怎麼不讓我出生在一個自由的國度,你怎麼不讓我成長在一個免於恐懼的地方,你怎麼不讓我走進沒有冤情的人間?

媽,說實話,我真的好怪你,怪你不該把我降生在這麼一個糟糕透頂的地方!

如果人生有選擇,我是決不會生活在這麼一個無情無義無德無道的蠻荒之地的;如果命運能安排,我一定會大步流星、義無返顧地走向人類文明的普世價值:民主、自由、人權、法治!

媽,我倒了十八輩子的血霉就已經是一件難以言喻的奇恥大辱了,然而,比這更不可思議的是,我生於斯長於斯的祖國竟遭受了共產極權半個多世紀之久的野蠻踐踏,直到現在她也仍然擺脫不了謊言的欺詐與圍剿、恐怖與暴力的偷襲、進攻以及拳腳相加!

文字獄的魔爪抓住了拿筆的手,文字獄的黑暗矇蔽了晶瑩的眼睛,文字獄的煙霧污染了純真的心靈!

奇思妙想都被掃蕩一空,天才創造都被斥為異端,直言進諫都用手銬相向!這是甚麼樣的焚書坑儒,這是甚麼樣的思想墳墓?

要知道,文字獄是沒有甚麼可怕的,可怕的倒是對於文字獄的可怕!

只要每一個人都用自己的文字做石頭,傾全力地砸向貌似強大的共產政權,那麼作為共產統治本質特徵之一的文字獄,豈不要在頃刻之間就紛紛坍塌了嗎?

只要在心裡面認定了具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完蛋,那麼它的最終崩潰就是指日可待的必然結果;只要從根本上蔑視非法的紅朝帝王之寶座,那麼金鑾殿的輝煌壯觀就只能成為可供人們盡情嘲弄的老古董;只要旨在造成恐怖的文字獄不能游移我們早已為自由而入定的強大信念,不能穿透我們偉大靈魂的銅牆鐵壁,那麼文字獄的災難將會永遠地遠離災難深重的中華民族!

如果我被捕,媽,我向你保證,我決不會停止我一如既往的歌哭,我決不會放棄我賦予想像力的文字狂舞,我將會把水上芭蕾或晴空霹靂似的精神園舞曲進行到底,並創建出千古不朽的正義之美學,以向未來的公民們獻上一分無愧於現代中國人的厚禮!這個厚禮的名字,叫做「自由」!

我深知自由之可貴,但為了自由,我不得不面對兇惡殘暴的文字獄,我極有可能不得不付出我視之為生命的自由之代價!媽,兒實在是沒有其他的選擇之路了。因為出於作家的本性和良心,我不能停止筆尖的飛旋,我不能卡死思維的靈動,我不能讓強姦民意的黨控輿論給導向了奴隸般卑躬曲膝、獻媚邀寵的無德無恥無道的三個代表所強制的迷迷糊糊的狀態之中。

在黑雲壓城城欲摧、高天滾滾寒流急的鐵幕下,文字獄大有炸平泰山、黃山、峨嵋山之勢。中華民族又處在被強權再一次蹂躪的悲慘境地!

言論禁錮導致思想的普遍缺氧,更談不上明媚的陽光,當然,光合作用也根本就沒有。中國人直到現在連說話的自由都沒有,何以為人?何以為現代人?何以為現代文明人?悲乎!嗚乎?!

是的,我也許會被捕,我可能或必定遭到人生的失敗。但是,媽媽,請你記住兒的話,我的失敗乃是自由思想的輝煌勝利!我的被捕乃是民主言論無可阻擋的火山噴發或衝天海嘯!

我將因失敗而勝利,因被捕而光榮,因黑暗而明亮,因悲劇而不朽!

是為記。

兒:貽春叩首

(2003年11月23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