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鄭貽春:江太上適合於幹什麼?

2003-06-19 23:14 作者:鄭貽春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現時代的國家領導人,應該有其治國之方略,施仁政而不是行暴政,有韜略而不是耍伎倆,有能力而不是耍大歡。對內政外交,至少應該提出一系列有利於國家和人民的戰略方針,尤其要以人類文明普世價值作為指導自身行動的先進理念。如果用「吹、拉、彈、唱」的小兒科活計來招搖過市,用會說幾句蹩腳而簡單的外語來證明自己的領導能力,那就不是一個簡單的個人素質的問題,而是一個給民族、給國家造成巨大歷史災難的禍國殃民的嚴重問題了。

江澤民十三、四年來之所以屢試不爽地登臺高相,抓緊時機小醜似地頻頻丟臉,正是因為他從來沒有想到如何做一個稱職的紅朝皇上,也根本沒有這方面的應有訓練。所以,這個被鄧小人趕鴨子上架弄出來的一個純係窩囊廢的上海小癟三,他不拿刺刀到處亂砍亂伐,他還能講出什麼樣的吱吱唔唔的道理?除了殘民以逞地犯下各種各樣反人類的滔天罪行之外,他能不到處撒謊以欺騙世界輿論和人民的眼睛嗎?像這些江太上根本就不懂、也不屑於懂的問題,我們倘若跟他計較,那無異於對著賴蛤蟆彈鋼琴,既浪費大好光陰,又使我們徒增煩惱。所以,不提也罷。

現在我們要問的是,死把著軍委主席權柄不放的江太上究竟要幹什麼?當核心是肯定當不上了,因為這確實太難為他了。一個扶不起來的阿鬥,一個自以為是的阿鬥,一個擁兵自重的阿鬥,再怎麼耍小聰明,也一定會漏洞百出、令人怡笑大方的。既然核心當不上了,他也恐怕得到一個別的地方去異地做官。須知,在社會主義中國的官僚社會裏,官是不能不當的。官當不成,那無異於小命就沒了。小官當不成,當大官;大官當不成,那就只好當總書記、當軍委主席了!

縱觀江澤民當昏君的十三、四年來所表現出來的綜合素質,我認為,他只能到某個街道或某一個區委會去做一個老年活動站站長,做個領唱,當個指揮,打打拍子,高歌一曲,哪怕五音不全地總是跑調,這也都是可以理解的,也都是讓人奈何不了的事情。既然做站長,他就有責任、有義務把老年活動站搞得有聲有色,搞出個顯示身段以跳舞、口吞四方以唱歌的安定團結的局面。活動站站長也是個核心嘛,他是完全可以而且必須完成這種耍大歡的角色的!

如果連老年活動站都不歡迎他當站長的話(因為據說,很多老年人見了他就像躲避瘟神一樣地唯恐避之而不及),他還能給誰當站長呢?有可能他會招集上海幫的幾個巨貪聚在一起鬧一鬧。但是長而久之,又有什麼意思呢?幾乎所有的老年人都十分反感他貪權戀棧、死不下臺的可恥之舉。看來,做一個好的或比較好的老年活動站站長,也絕非輕而易舉之事。

站長當不成了,他江澤民還能幹什麼呢?到某一個單位去看大門行不行?保衛工作很重要,看大門需要提高警惕,有時還得不怕死。像江澤民這樣為了躲避SARS疫病而跑到上海去避難的膽小鬼,估計他是連大門也看不好的,還沒等危險來臨呢,他就已經撒丫子跑得個無影無蹤了。你說,這樣的傢伙還能看好大門嗎?

那麼,江太上在遭受種種應該遭受的挫折之後,總得有個出路吧?給出路,據說是偉光正的英明政策。那麼,適合於江太上的最理想的出路是:回家抱孩子去。將近八十歲的人了,侍候侍候孫子、孫女,隨便到幾處或幾十處皇宮一樣的別墅中去弄弄花草,聽聽鳥叫,尤其是欣賞欣賞辣妹子宋祖英甜美的歌音,也不矢為一件樂哉悠哉、怡養天年的好事嘛!至少,孫子、孫女不一定會那麼明目張膽地罵他吧;至少,那些小花小草的大概不會異口同聲地斥責他是個禍國殃民的袁世凱式的人物吧?


如果不希望有更壞的下場,那麼,趕快回家抱孩子、弄花草吧!這,也許就是江太上最理想的生活方式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