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雲飛揚:文革紀念館紀念什麼?

2005-12-01 09:34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結束三十年了,一直主張建立文革紀念館的百歲老也巴金也去世了。

巴金的早期作品我只看過《家》,大概是年代久遠了,沒有什麼感覺。使得巴金老人成為當今中國大陸知識份子中一面進步的旗幟的是他四十萬字的回憶錄。什麼旗幟呢?就是良心和講真話的旗幟。我看過他的回憶錄中至少三十萬字,字裡行間確實充滿了真誠的悔恨和講真話的願望。回憶錄推出伊始,很多人指責巴金老人做戲,譁眾取寵,說他的號召講真話的回憶錄只有小學生的水平。且不管這些人指責老人的意圖是什麼,就他們的指責的本身來講,我有些同感。想一想,一個十三億人口大國的第一塊文化牌子(死的時候據說還是作協主席和政協領導人,離黨和國家領導人只有半步之遙),寫了四十萬字的回憶錄,字裡行間也就反覆叨念那麼幾個字:講真話呀,同胞們!

我們不要求政治家講真話,無論是西方還是東方都一樣,但對於一個知識份子,特別是一個作家,講真話應該是最最基本的要求。然而,這個基本的要求,竟然要通過一個德高望重的百歲老人用四十萬字來表達、來推廣。可想而知,在我們的國家講真話是多麼鮮見和少有。

巴金老人為什麼這麼痛心疾首地告誡大家講真話呢?從回憶錄中不難看出,巴金老人不但對文革中大家講假話反感,更對自己講了違心的話感到難受和悔恨。從巴金老人的言談中可以看出,他把文革發生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歸結到大家都不講真話了。至少讀了回憶錄和巴金反覆要求建立文革紀念館的要求後,我有這種感覺。巴金老人認為如果大家當時都講真話,文革甚至可以避免,或者不會造成那麼大的傷害。於是他呼籲建立文革紀念館,在這個紀念館裡,他要擺進去自己文革期間寫的那些違心的自我批評以及揭露他人的文稿。

老人的勇氣可嘉,雖然講真話確實只是家長對小學生的道德水平要求。在小學時,不管家境如何貧困艱難,百分之九十九的父母都會告誡他們的子女:要講真話,不要誣陷人,不要拿人家的東西,要誠實……現在這些話是通過一個百歲老人的回憶錄說出來,確實讓人不勝感嘆。

我想從巴金老人的回憶錄中看出更多的東西,但很失望,沒有找到。我要找什麼呢?就是要找,巴金老人到底為什麼要建立文革紀念館,或者說,他建立文革紀念館到底是為了紀念什麼?難道只是要我們講真話嗎?

從老人的回憶錄和一些公開報導中,老人要建立文革紀念館,是為了這種「不但是中國人,也是人類世界」的悲劇不再發生。紀念館要提醒世人不要搞個人崇拜,不要搞動亂,世人特別是知識份子要有獨立思考能力,不要說違心的話,更不要說假話。這就是巴金老人想要文革紀念館紀念的東西!或者說巴金老人欲言又止,說到這裡就結束了,不再說了(如果是這樣,那很可悲,他正好又一次違背了自己講真話的承諾),總之,我就找到了這些。現在讓我分析一下,然後,我告訴你,如果文革紀念館只是為了紀念這些的話,那麼根本沒有必要建立!

首先,十年浩劫中,講真話的人非常多,體制外的有張志新,林紹,體制內的有彭德懷(文革前)和劉少奇,不過他們都慘死了。當然還有很多人講了真話,或者更多的人不能講真話,他們選擇了沉默,至少不講假話。這些人很多,但不管多到什麼份上,都不可能阻止文革發生。如果設立文革紀念館,是為了呼籲人講真話,那沒有必要。小學課堂和幼稚園老師能夠完成這個簡單的人物。

其次,文革不是一場動亂。這一點我要特別強調。記得北京「六四」天安門事件時,一位安全部的老領導憂心忡忡地對我說:「你看,這些年輕人,這和文革有什麼區別,又要亂了。」 他說者無意,可對我影響就大了。我一家人都深受文革之害,既然老同志都看出「六四」和文革有相同的地方,這自然在當時影響了我的立場。

其實,「六四」是一場學生和市民自下而上的表達意見、要求自由民主、反對貪污腐敗的群眾運動。在既貪污腐敗又抗拒民主自由的北京政府看來,這肯定是一場不折不扣的「動亂」。但是十年文化大革命則絕對不是一場「動亂」,也許對一些知識份子如巴金來說,文革夠「動亂」的,弄得他們家破人亡,精神崩潰。但對於共產黨政權,對獨裁毛澤東來說,文革是一場精心策劃的中共政權保衛戰,是毛澤東蓄謀已久的破壞中國所有傳統文化最終建立唯我獨尊的獨裁統治的摧枯拉朽的超限戰,是一場有計畫、有部署的對中國殘存的具有獨立思想和自由精神的知識份子進行徹底閹割的外科手術般的戰鬥。

文化大革命對於那些被迫害的知識份子來說,也許如洪水猛獸,堪稱動亂之最,但對於共產黨政權,對於獨裁毛澤東,何來動亂之有!毛澤東有先見之明,他知道如果要在國際上維持獨裁的一黨專政,永保他自己和共產黨「萬歲、萬歲,萬萬歲」的話,只有把大陸知識份子的大腦閹割掉、對全中國人民實行隔離的洗腦式的教育才是唯一的出路,所以他說:「文革要七八年來一次。」

君不見,就因為文化大革命的成功,直到今天,作為一個整體的中國知識份子,還像被閹割了的豬一樣,服服帖帖,任人宰割!?

巴金先生對文革的看法和共產黨政權裡的大多數並不一致。他雖然是共產黨的高級幹部,始終被放在文壇上作為擺設,但他沒有從一個共產黨人的立場出發去考慮文化大革命。這就是為什麼他不合時宜地提出了要建立文革紀念館,卻得到不到據說早就否定了文革的北京共產黨人的首肯。

這裡有必要對文化大革命作一個粗淺的分析。我認為,不能把文化大革命簡單地看成一個整體,說起來一筆帶過。當時的文革其實是在各個領域展開來,例如在社會方面,策劃年輕人實行動亂暴動等;在經濟領域,號召停產鬧革命;在共產黨內部,毛澤東利用文革清除異己(他清除的人也不一定都是是好東西,有些確實挺腐敗,例如某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老婆當時就指定使用我們河南生產的純棉毛巾擦屁股);在國際關係領域實行極左的外交政策……但最大的戰場自然是文化領域,包括對知識份子有計畫有部署的清
洗和清除(能清洗腦袋的就從精神上消滅,不能洗腦的就實行肉體清除),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破壞,對世界上先進文化的抵制等等。

現在再回過頭來分析,讓我們看看共產黨為什麼否認了文革,卻始終不願意讓民眾深究文革的邪惡這件事。從我的觀點看,這件事和我上面把文革劃分在各個領域有關。中共否定文革,首先為一批共產黨官員平反了,鄧小平復出了,文革餘孽下臺了。其中胡耀邦在平反幹部中很得力。如此同時,共產黨也取得共識,不發展經濟,國家就落後,政權就岌岌可危。對於逐漸淪落到利益集團的共產黨來說,停產鬧革命也沒有什麼好處,至少不能貪污腐敗,無法把自己的子女和貪污的財產轉移到海外等等,所以,經濟也要發展。加上中國共產黨失去了一個獨裁人物毛澤東,無論是後來的鄧小平還是江澤民,都不會再有那種收放自如的控制民眾的能力,加上西方思想侵入,共產黨於是更希望穩定--他們的穩定其實就是自己政權的穩定--最後搞出了「穩定壓倒一起」。在其他一些領域,文革的錯誤也獲多或少的得到了撥亂反正。於是,我們幾乎都認為,文革結束了,已經被否定了,對不對?

最後讓我們看看文革毒害最深的領域,就是文化領域。平反一批知識份子也是必要的,但請大家注意,北京從來沒有平反這些知識份子在文革中的言論,這一點是和給右派摘帽,但不給他們的右派思想任何餘地相同的。這批知識份子被共產黨反覆折磨,基本上被閹割得差不多了,沒有被閹割乾淨的如巴金這樣的硬骨頭畢竟有限,平反何妨?他們能成什麼大氣候?他們到哪裡去發表他們的右派言論?

再下來,就是我要說的最最重要的,文革破壞中化文明而實行共產獨裁,打壓迫害閹割獨立知識份子,抵制人類先進文化思潮--請大家注意--在這個領域,中國共產黨是否否定了文化大革命?

沒有!完全沒有!!從這個領域講,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從來沒有結束過,現在仍然在繼續!!!

離開文化大革命宣布結束已經三十年了,請讀者在考慮到時間的推移和世界的進步的同時,捫心自問一下,當今在共產黨一黨專政統治下的中國大陸,缺乏信仰,道德淪喪,中華文明消失殆盡,這不是「大革文化命」的繼續嗎?在一個共產黨家天下的國家,為了生存的知識份子有獨立的思考的權力嗎?被共產黨壟斷了一切媒體和宣傳的情況下,誰人敢講真話,又到哪裡去講真話呢?人民有自由表達的權力嗎?具有獨立精神的知識份子不是每時每刻受到報復、威脅和迫害嗎?

行筆到這裡,突然為巴金老人感到難過,接著又為自己也許誤解了巴金老人而感到難過。一位德高望重的百歲老人,號召成立文革紀念館,號召大家講真話。我們並不以為然,認為這是小學老師的水平,卻不知道,我們仍然生活在無法講真話的時代。最近有位高律師講了真話,結果怎麼樣?當然迫害的方式和三四十年前的文化大革命時期顯然不同了,這也算是一種與時俱進吧?可是本質上一點區別也沒有,文化大革命那一套不讓人講真話,迫害閹割知識份子,以共產黨一黨之利代表全中國幾千年文明的做法幾乎是原封不動!

巴金老人號召的文革紀念館是異想天開,至少隻要共產黨在位一天,就不可能成立。因為,三十年前的文化大革命從文化上,從中國人心靈深處確立了共產黨的獨裁專制統治。這種對中華民族文化的摧殘,對中國人特別是有靈魂的獨立知識份子的折磨一天也沒有停止過,文革並沒有結束,只是換了個形式集中在政治思想領域裡繼續進行而已。

只要共產黨在位一天,巴金老人成立文革紀念館的願望就無法實現。有人把成立文革紀念館和猶太人成立大屠殺紀念館相提並論。他們忽略了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猶太人屠殺的罪魁禍首希特勒早就遺臭萬年了,而文革的罪魁禍首--獨裁的共產黨一黨專政仍然在北京統治十三億人民。

另外,我自己參觀過以色列、歐洲和美國的幾乎所有的大屠殺紀念館,無論那些紀念館的格調是什麼(有些是血淋淋的圖片,有些是歡笑的孩子的天真的臉,有些是焚燒爐裡的白骨),我心裏都非常清楚這些紀念館是為了紀念什麼。我們永遠不會忘記那場災難的製造者,邪惡的法西斯專政,邪惡的希特勒獨裁統治者。我們更不會讓那樣的災難重演,絕對不可能!

那麼文革紀念館又是紀念什麼呢?要講真話?不要講違心的話和假話?還是……如果是這樣,還是不要建立文革紀念館了。文革紀念館應該紀念的是:邪惡的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對中華民族五千年文明的深層毒害,一黨專制的共產主義制度對中國現代化發展和民主政治建立的阻擾和破壞,窮凶極惡的共產黨人對中國文化和知識份子的無情迫害……

只要中國人民還沒有驅逐邪惡的馬克思理論,沒有完全徹底地消滅共產主義獨裁專制制度,這樣的文革紀念館就不可能建立--然而,只要有良心的中國人的心中矗立著這樣的一座文革紀念館,那麼中國人民埋葬共產主義制度--就好像全世界愛好和平的人民消滅希特勒獨裁製度--的日子,就指日可待了!

(看中國首發 歡迎轉載)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