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太嚇人了!山西某縣委書記的存款全記錄

2005-11-23 16:3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武保安任職翼城縣縣長、縣委書記後,其妻子王臨風常常分別以本人、其弟、其妹、其妹之子、其侄女等人名義存款,有時一天之內就存五六十萬元。

  時間存款金額(元)

  2000年5月2日國債5萬

  2001年11月18日 5000

  2002年8月29日20萬

  2003年1月10日1萬美元

  2003年2月18日10萬

  2003年6月6日 20萬

  2003年8月14日3.45萬

  2003年9月3日 30萬

  2003年9月9日 16萬

  2003年9月20日30萬

  2003年9月28日30萬

  2003年10月2日16萬

  30萬

  20萬

  2003年10月20日32萬

  2003年11月15日15萬

  2003年11月26日30萬

  2003年12月19日18萬

  2004年1月12日20萬

  2004年1月13日30萬

  2004年1月15日30萬

  2004年1月19日30萬

  27萬

  2004年1月29日40萬

  2004年2月6日 30萬

  2004年2月7日 20萬

  30萬

  2004年3月18日28萬

擔任縣委書記僅僅8個月,武保安受賄及擁有不明來源財產就高達500多萬元。武保安2003年9月底任山西省翼城縣委書記,2004年6月被逮捕。8個月時間,武保安徹底完成了從一名縣長到縣委書記到巨貪的轉變。

武保安出身農家,既受過部隊的紀律約束,又有一定的法律知識和政治素養。在翼城縣群眾印象中,武保安生活比較拘謹,不洗桑拿、不沾賭毒、不包二奶,有能力、有魄力、有思路,為翼城經濟發展作出了貢獻。不過,武保安的妻子說:「當書記與當縣長就是不一樣。」

  調整幹部崗位 藉機大肆斂財

今天的翼城縣,人口30萬,下轄66個科局級單位,26個條管單位,10個鄉鎮,共有副科級以上幹部632名。在剛進翼城縣界時,就看見一塊大牌子上寫著:「鋼鐵大縣鑄造強縣果菜名縣」。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翼城經濟的特色。從2003年9月開始,就在這個發達之地,武保安當上了一把手。「誰最能幹好事業就用誰,誰最能加快發展就讓誰幹,讓想幹事的幹部都有機會,讓能幹事的幹部都有舞臺……」武保安在2003年10月18日翼城縣第10次黨代會上說。

上任之初,武保安的第一舉措就是大刀闊斧準備進行全縣幹部大調整。召開黨代會、人代會和政協會,從黨代表、人大代表到政協委員,從縣委班子,到人大、政府、政協班子,他都掌握得非常具體。根據臨汾市委組織部的考察情況,他提出了翼城縣幾套班子的組成意見,並經市委批准,於2003年10月召開了黨代會、人代會和政協會。具體安排總共涉及109人。

2004年2月底至3月初,武保安開始醞釀幹部隊伍的調整問題,分別徵求了四大班子領導對鄉鎮和縣直幹部的調整意見。幾個月內在縣裡召開的各種會議上,武保安向與會者吹風,表明他當了書記以後調整幹部要大手筆、大破格、大面積、大調整、大交流。這也為翼城眾多幹部之後不約而同地行賄埋下了伏筆。

造勢之後,武保安故意將調整幹部的時間拉長,等待來者上鉤。上鉤者紛紛「表示」的時候,武保安一般是滿口答應,「可以考慮」是他掛在嘴邊最多的一句話。然而,錢一旦到手,他便玩起了欲擒故縱的把戲。「那個地方說的人多,競爭厲害」的說法又成了他再次受賄的藉口。上鉤者已有鉤在喉,吐,吐不得,咽,咽不進去,只好不斷打點武書記。錢送少了,不會有效果,打了水漂;送多了,又力所不及。

之後的幾個月裡,武保安家裡開始了門庭若市的日子。上門者以各種各樣的藉口動輒出手就是數萬元現金奉送。這些人中有縣裡和各個鄉鎮的頭頭腦腦,也有縣裡的大小企業負責人。

有時,武保安的索賄是公開化的。翼城縣某鄉鄉長薛某就曾經被暗示,向武保安奉上兩萬元。據他介紹,2003年8月的一天,他到縣上向武保安匯報工作,武保安對他說兒子馬上要出國留學,花銷很大。薛某聽後,心想武縣長是不是有要錢的意思?但又不敢肯定。所以也沒敢多說什麼,隨後就走了。

這之後,薛某心裏老在琢磨這事,一直拿不定主意,正好馬上要過中秋節,想到剛當鄉長,得與縣長、書記(當時知道武縣長很快就要當書記了)搞好關係,而且武縣長的意思明擺著就是想讓他送禮。所以,薛某下決心拿上兩萬元送給他。像薛某這樣的情況還有很多。

紀檢委專案組經過反覆取證,最終遞交的《關於翼城縣原縣委書記武保安賣官受賄問題的調查報告》指出,可以認定的受賄金額高達75萬元。送禮者中的局長就包括滑某、解某、翟某、郭某等。這些人出手數十萬元並在送禮後得到了預期職位。在隨後調查中,專案組不能認定的行賄金額涉及幾十名黨政幹部,金額達到上百萬元,而不能認定的原因僅僅是因為行賄者與武保安所交代的時間、地點、金額上有所出入。

  提拔考核大權獨攬 推薦幹部暗箱操作

收人錢財,就得為人辦事。在收斂巨額賄賂後,武保安在人事調整中就獨攬大權。他違反民主集中制原則,選任幹部搞個人說了算。

2003年6月至2004年5月,武保安主持縣委工作和任縣委書記期間,研究幹部問題9次,任用幹部253人,佔科級幹部總數的三分之一。每次的擬任人選、考察對象均由武保安預先圈定,然後再由組織部門履行程序。會上提出的不同意見,武保安基本不採納。

對於局長翟某,有群眾反映他有超計畫生育、私自篡改檔案年齡等問題,但武保安則力保提拔他為副縣長。局長蔡某53歲,按縣委調整幹部方案規定,滿51歲應予以免職,武保安指示組織部將其不列入調整範圍,繼續留任。

在蔡某的檔案材料中,其所填寫的出生年月出現「1950年5月」、「1950年6月」、「1950年7月」、「1951年6月」、「1952年6月」、「1952年7月」等多種時間。

蔡某出生年月應按檔案材料中最早記載有出生年月的1969年12月19日形成的「縣市公民體檢表」中填寫的出生年月來認定,即認定為1951年6月16日。但是,對於蔡某的年齡問題,武保安的答覆是:此局不參加此次幹部調整。

7名鄉鎮紀委書記和縣政協常委職位,武保安不與部門分管領導通氣協商就拍了板。翼城縣紀委書記張建國對此證實,這7名幹部縣紀委沒有參加考察,甚至他連一個也不認識,書記會議上他曾經向武保安提出放一放,等紀委考察後再定。但武當即表示,書記會議就這樣定了,有意見常委會上講。

武保安還違反規定,推薦幹部搞暗箱操作。2004年3月17日上午,縣裡推薦12名鄉鎮正職,武保安親自設計A、B票。A票為中層幹部無記名推薦票,由縣委組織、紀檢部門統計。B票為四大班子成員記名推薦票,武保安與縣長統計。武保安將A、B票匯總排出名次後親自向書記辦公會通報,並按得票多少確定考察對象。B票一直由武保安個人保管直至事發也未交回組織部門。

  武保安簡歷

武保安,1969年4月,初中還未畢業就服兵役入伍。1987年元月,轉業到了原臨汾地區五交化公司,1983年至1986年上地區黨校,1985年調地區商業局任專業科副科長,1986年9月調臨汾地委辦公室任幹事、副科長,1990年任地委督查室副主任(正科),1993年4月任大寧縣副縣長, 1996年7月任永和縣縣長,2000年4月任翼城縣縣長,2003年9月任縣委書記。2004年6月被逮捕。

「盤子還沒定,到時候再說」

「調整中受益的一些幹部送禮在10萬元以上」,翼城縣一名幹部說。A用30萬元高價,買到縣某局局長的職務。據A講,2003年11月,縣人代會、政協會召開以後,由於原局長當選為縣級領導,聽說不再兼局長,而A本人是該局書記。

於是,A想「進步」。2003年12月上旬一個晚上,大約八九時,A到武保安辦公室找到他,提出自己想接任局長。武保安說:現在還沒有全盤考慮,到時候再說。2004年元月的一個晚上,A準備了10萬元,裝在一個黑色小皮包內,一個人去武保安宿舍。A把裝錢的小黑包扔到了武臥室的床上,武從沙發上站起來,想去拿這個包,意思是推辭不要,但A把他輕輕推到沙發上就離開了。

2004年3月下旬的一天下午,武保安打電話找A。在武的辦公室,武保安對A說,這個單位競爭的人很多,不一定能把你安排在這個位置上。當天晚上A回到家裡,準備了20萬元,A對武保安說,「武書記,我還是想留在局裡當局長,請武書記幫幫忙」。武說,盤子還沒定,到時再說。然後,A就出來了。A說,黑色食品袋內裝的是煙,實際是20萬元。

對於這30萬元,武保安堅持說只收到10萬元,且是在退給A後第二次送的,因此,辦案人員最後認定武受賄10萬元。

  逢年節送公款當禮金,還帶上單位會計

「武保安任縣長時,我到武家給其送了3萬元現金。從2000年開始,每逢中秋節和春節,我都給武保安送現金,每次都是1萬元。2000年中秋節送的是 1張5000元的購物卡。到2004年春節,我累計8次送給武保安7.5萬元。」現任某局局長B這樣描述他和武保安的關係。

每次送錢時,B都會講類似「過節了,沒有啥可買的,拿點錢你自己買吧!」這樣的話。武從來沒有拒絕過,只不過有時說句「以後不要這樣了」,但下次送來時仍照收不誤。

B對他給武保安送錢的心態是這樣描述的:一是希望通過這種方式求得他對所在單位工作的支持,如撥款等;二是具體經辦人是自己,儘管送的是公款,但可以通過這種方式讓他對B產生好感,在個人問題上即使不照顧B也不至於卡B。之所以在春節、中秋節送禮,是因為平時不太好意思,這時顯得更有藉口;同時為了避免自己私吞的嫌疑,B去送錢的時候還要把會計帶上。

  為證實武保安犯罪,主動交代自己行賄事實

「我認為武保安在任用幹部的問題上,只認金錢,武的敗露是必然的。不管組織怎樣處理我,我都要為搞清他的問題向組織交代自己的行賄事實,以證實武保安受賄的犯罪行為。」行賄10萬元後當上某局局長的C說。

C說,2003年下半年,武曾三番五次地找他談話,開始講讓他到重要崗位上去,後來又說讓他挑重擔,再後來說不要光想著吃肉,也要啃骨頭。眼看鄉鎮回來的書記和一些縣直部門的幹部都基本上定了位置,安排C的希望仍很渺茫。於是,C就向親戚家借了10萬元,親自送給武保安。直到此時,武保安才說:我總得給你和大家一個交待。

在2004年4月上旬的一天,C用報紙把面值100元10疊的10萬元包好,裝了一個塑料袋,像一條煙,送到武在翼城賓館的辦公室。事後,武沒有提出過退錢的問題。後來,C被安排為局長。這個局是一個沒人提出要去的地方,但是,武保安的解釋是,這個局是個大攤子,需要安排一個全面素質的人去幹,你們說誰還能比C更能幹?「武保安太貪了,為了將武繩之以法,我決心主動交待自己的行賄事實」,C說。

許多像C、A一樣去送禮的幹部完全清楚,行賄是錯的。但他們基本上都認同,給武保安送禮,同行賄撈好處,是有區別的,如果沒有武保安通過公開、半公開的方式向大家傳遞信號,明裡暗裡地索要,翼城的社會風氣也不至於到這個程度,人們也不會去給他送禮、送錢。

  不送錢的下場是免職

縣政協原常委D這樣講述他被免職經過的:「武保安上任後,肯定了我的工作,並答應考慮給我動動(工作)。後來,我又找過他一次,他不置可否。從 2003年11月開始,我的政協常委被免了,政協工作也被免了,也沒有安排新的工作,只好在家待著。我感到受騙了。」D苦著臉感慨地說:錢不是個好東西,但沒有錢是不行的。縣人大某幹部E與D命運相同,也是被武保安使用手段給擱置起來的。「這就是不送錢的下場。」E說。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