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賣炭的父女

2005-02-18 21:0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賣炭的父女

印表機版
天星

【正見網】來美國之前,每到過年時,一對父女在寒風中抖動的畫面就會從記憶的深處浮出,揮之不去。到美國後,中國新年在我記憶裡漸漸淡化,那對父女的影像也隨之消失。可是,最近,讀著《九評共產黨》徵文,那對父女的影像又一下變得清晰起來,叫人想起三十年前,也就是1975年,那段令人心痛的經歷。
故事發生於三十年前除夕那天的下午4、5點鐘,在大別山麓的一個縣城裡。城裡的十字街上,冷冷清清,幾乎沒有什麼行人。天氣陰冷,人們早已躲進溫暖的屋子裡去烤火,準備吃年飯,與家人團聚。那時電視還不像現在這樣普及,只有單位裡才買得起電視。因為媽媽單位裡有電視,父親就帶著我們去那兒看電視過除夕,去的路上,恰好要路過工商管理所,那是一個專門管理市場的地方。那個年代是割資本主義尾巴的時代,農民想拿點土貨到城裡換點錢買油鹽都有可能被那工商管理處沒收。因縣城靠山,因此每到冬天時,就會有山民將自己燒的炭拉到城裡偷偷的賣,尤其是到了年關,山民為了換點過年的物品,也只能硬著頭皮拉些炭出來賣。

我和弟弟跟在父親的後面高高興興的準備去看電視過年。可當我們走近工商管理所時,一個令人心酸的畫面將過年的興致降到了與天氣一樣冰冷的溫度。一對穿著破舊的父女在寒風中站在一板車炭的旁邊,一位管理人員正在說著什麼。那一車能給這家人帶來一點喜慶、希望的炭已被管理人員無情的沒收了。看著這一幕,父親嘆了一聲,拉著我和弟弟匆匆離開了。

幾年後,當我讀到白居易的《賣炭翁》,就想起這對賣炭的父女。中共一直在告訴人們古代封建官僚是多麼的殘酷欺壓百姓,可中共對百姓的擄掠卻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賣炭翁還被留下了「半匹紅紗和一丈長的綾綢」,可賣炭父女是被掠奪一空,沒有半點回饋,不知他們家的年是如何過的。正是昨日的歷史卻在告訴今天的故事,歷史並沒有進步。好在《九評》的光明已劃破中共統治下的黑暗,神要清算它的時刻已是指日可待。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