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殉難的華沙 狂歡的巴黎 (2) ——六十年前兩場反抗納粹暴政的人民起義

2004-11-01 03:10 作者:肖雪慧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二、巴黎起義〔6〕

(一)一場要避免而未能避免的起義

巴黎起義是在華沙起義之後半個多月舉行的。從盟軍的全盤戰略考慮來說,這是一場必須避免的起義。

巴黎無論對德國方面還是對盟國都極其重要,解放巴黎,無疑會極大地鼓舞世界反法西斯鬥爭。然而,以下原因使盟軍最高統帥艾森豪威爾決定推遲解放巴黎。一是過早進攻巴黎勢必與決心死守巴黎的德國人發生激烈巷戰,這既使橫掃法國本土的兵力陷入消耗極大的城市爭奪戰,又將冒毀滅這座世界名城的危險;二是過早攻佔巴黎後盟軍要承擔的民政責任對部隊作戰能力造成嚴重限制,並且為了供應巴黎兩百萬居民的生活必需品要耗費掉部隊大量油源,必使進軍萊茵河的壓倒性目標嚴重受挫。而巴黎的毀滅、部隊作戰能力的受限和拖延向萊茵河進軍,都是決不允許發生的。最高統帥部擬定了一個可以避免在巴黎打一場破壞性巷戰、可以把軍隊推進到最能發揮作用的坦克地帶、可以節約寶貴汽油的解放巴黎計畫。這一從南北方向對巴黎作鉗形包圍的計畫至少要到9月中旬才能完成部署。但如果巴黎發生起義,整個部署將被打亂。為避免出現這種意外,艾森豪威爾向總部在倫敦的抵抗運動各派武裝的聯合組織「法國國內部隊」首腦柯尼希將軍發出「堅定指示」,在他發出命令之前,「巴黎或任何其他地方都不得發生任何武裝行動」,「不能讓巴黎發生任何事情改變我們的計畫」。

可巴黎人早已急不可耐要擺脫德國佔領。儘管華沙燒成一片火海的消息震驚了巴黎,但當美國軍隊於8月15日在法國南部裡維埃拉登陸後,巴黎人要採取行動洗刷四年被佔領屈辱的衝動已經不可遏止。當推遲解放巴黎的指令送達國內抵抗組織時,起義準備已經就緒。抵抗組織內部的分歧和鬥爭使情況陡然間複雜起來。

法國同波蘭一樣有相當活躍的抵抗運動,但不同於波蘭抵抗運動的團結和統一,而是存在多個派別。雖然有「法國國內部隊」這一抵抗運動各派武裝的聯合組織在倫敦協調關係,但各派自成體系,有自己不受聯合組織控制和約束的組織結構、隸屬關係,協調工作極其困難。其中,戴高樂派和法國共產黨是抵抗運動中擁有最強武裝力量也對民眾影響最大的兩個派別。戴高樂創立的自由法國是法國最早的抵抗組織。1940年6月貝當投降,7月在維希成立與德國合作的偽政權。維希政權還未成立,戴高樂就在倫敦發表了著名的「6.18」廣播講話,號召法國人民抵抗,並創立了「自由法國運動」,從倫敦領導法國的抵抗運動,使法國剛被佔領,有組織的國內抵抗運動就出現了。此時,作為共產國際法國支部的法共沒有參加反對德國的鬥爭。直到1941年6月德國進攻蘇聯後,法共才加入反對德國人的抵抗運動。兩大派別除了在反對德國佔領上是共同的,沒有共同的思想基礎和價值基礎,政治目標上更是相互敵對,而法共一直與莫斯科保持著聯繫並接受莫斯科指示也加深了對立。由對付德國佔領所掩蓋的雙方矛盾,在法國臨近解放之際便尖銳起來。

雙方都希望及早解放巴黎,都想通過解放巴黎這一政治行動確立自己對未來法國的領導權,都清楚沒有盟軍力量配合的起義代價慘重。戴高樂要求盟軍最高統帥部改變計畫提前進攻巴黎的努力沒有結果,命令國內代表務必防止在盟軍兵臨城下前舉行起義。而巴黎的共產黨已經得到上級領導機構命令,決心不計代價--用起義策動者的話說,「巴黎值得死二十萬人」--造成共產黨領導起義的既成事實。危機一觸即發。8月18日,戴高樂派地下組織法國總部發往倫敦的電報敘述了巴黎的緊張局勢:「任何抵抗組織稍有不耐所引起的局部事件都足以導致嚴重麻煩,德軍似已決定並集中必要手段進行血腥報復……您有必要向盟軍交涉,要求迅速攻佔巴黎。通過英國廣播公司以最尖銳最明確語言正式警告居民避免華沙事件重演。」就在這一天,在一個受法共控制的秘密會議上強行通過決議,決定第二天舉行起義。整個起義計畫中重要的一點是把戴高樂派領導人蒙在鼓裡,使其無法制止起義。

在起義已經無法阻止的情況下,法共巴黎小組和已獲知起義即將發生的戴高樂派在8月19日清晨先後舉事,這場必須避免的起義終於未能避免。

(二)巴黎危機

起義開頭似乎進展順利,很快蔓延全城。然而巴黎是希特勒不計代價要保衛的。在與德軍坦克發生遭遇戰後,起義行動當天就陷於困境。受命死守、守不住就把巴黎夷為平地的巴黎城防司令馮.肖爾鐵茨已經決定次日天明時對起義實施空中和地面打擊。一旦實施這一不可挽回的步驟,巴黎毀滅在即!

然而,這座世界城市的命運對於當事或不當事的各方,都是一個格外沈重的問題。就連一貫奉命行事的德國將軍馮.肖爾鐵茨也變得猶豫不決。瑞典總領事的嚴肅警告--「夷平巴黎,會犯下一樁歷史永遠不會寬恕的罪行」,使他不得不考慮自己承不承擔得起毀滅巴黎的罪責。他接受了總領事提議,實行暫時停火,如果停火生效,可以推遲原定的進攻。由德軍主動提出的停火對於戴高樂派來說是一個拯救巴黎、控制他們無法防止的起義的意外機會。他們竭盡全力爭取在全市實行停火。巴黎起義和停火消息傳到倫敦總部,柯尼希將軍通過英國廣播公司向巴黎人民發出警告:「對於巴黎市來說,沒有比居民聽從起義的號召造成更大的危險了。」

但不惜代價發動起義的一方譴責停火是叛國行為,採取一切措施破壞停火,在全城恢復起義勢頭--雖然這一政治行動的代價可能是二十萬條性命和一個世界名城的毀滅。

儘管這樣,停火還是在不斷發生戰鬥的情況下勉強維持了兩天。這兩天給各方都提供了避免最不幸局面出現的時間。國內部隊戴高樂派和馮.肖爾鐵茨利用這個喘息機會接觸、週旋,想要避免或拖延不可挽回的衝突。與此同時,抵抗運動各派都在向盟軍呼籲援助。戴高樂派呼籲盟軍火速開進巴黎;法共也呼籲盟軍支援,但不是要盟軍支援兵力而是要盟軍在全城大規模空投武器。

這段時間,希特勒派來埋設地雷和炸藥的爆破專家已經到了巴黎;馮.肖爾鐵茨收到的一個比一個瘋狂的希特勒命令也已經到了無法再拖延執行的地步;來向巴黎實行無情懲罰的德軍增援部隊即將開赴巴黎……

一封21日發給戴高樂的緊急電報中描述了巴黎的危局:「起義星期六發動,靠停火抑制兩天……但無法再拖過今晚。似乎可以肯定,明天巴黎將發生戰鬥,雙方力量懸殊,後果悲慘。」

(三)巴黎得救

巴黎已經很難逃脫華沙命運,得救的惟一希望是盟軍立即進攻巴黎。

戴高樂親自出馬要求艾森豪威爾向巴黎進軍,他失敗了。艾森豪威爾關心的是作戰進度,拒絕為適應戴高樂的政治需要改變計畫。

奉法共上司指派前往盟軍總部要武器的使者知道武器救不了巴黎,也呼籲盟軍進軍巴黎,可是在巴頓將軍那裡就碰了壁。這位職業軍人答覆很乾脆:盟軍是在「殲滅德軍,不是收復首都」,抵抗運動未接命令擅自發動起義,現在「得承擔後果」。

但使者仍在努力,法國部隊駐美軍聯絡官也在努力,並寫了個人呼籲:「如果美國軍隊眼見巴黎發生起義而坐視不救,這將是法國人民永遠不能忘掉的過失。」22 日,在可怕命運就要落到巴黎和巴黎人民頭上之際,艾森豪威爾不容更改的軍事計畫更改了。執行進軍巴黎任務的是美國第十二集團軍下屬的法軍第二裝甲師。集團軍首腦佈雷德萊將軍不容許因戰事使巴黎遭受嚴重損壞,對裝甲師師長提出「巴黎決不許有任何重大戰鬥」的要求。這個美國軍人在他的第二十一號戰地命令中更明確規定:「向巴黎進軍決不能用重大戰鬥來完成。我們只要能避免,不希望在該市進行任何轟炸或炮擊。」第二裝甲師的直接上級則在派美軍第四步兵師支援裝甲師的同時,抽掉了裝甲師兩營炮兵,為的是「我不希望他們以為一遇上一支機槍擋道就可以用迫擊炮還擊,而毀掉巴黎」〔7〕。

23日一早雙方戰鬥全面恢復。如果軍隊一兩天內趕不到巴黎,一場可怕的大屠殺在所難免。就在起義者彈盡糧絕、毫無希望之時,第二裝甲師已經於頭天晚上日夜兼程向巴黎進發,二十四小時後第四步兵師在傾盆大雨中向巴黎挺進。24日,當幾個執行報復的黨衛軍師正趕赴巴黎時,法軍第二裝甲師和美軍第四步兵師先後到了巴黎。

巴黎得救了。

8月25日,狂歡的巴黎沸騰了。此時,在先於巴黎十八天起義的華沙,孤立無援的起義者正在做無望的戰鬥。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