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日本偷襲珍珠港之前的神秘廣告

2004-10-18 19:5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從德國入侵波蘭到日本偷襲珍珠港,從D-日和「凸出戰爭」到伊烏.基馬島再到巴丹島戰爭,這些大大小小的戰役成了眾多關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書的主題。但是,在二戰的歷史上,有許多讓人稱奇、讓人百思不解、讓人著迷的事件,而這些故事卻很少有人描述。現在,享有盛譽的著名歷史學家威廉.布魯爾將所有的故事集結成書獻給讀者。

  珍珠港事件的演習?

  1937年12月12日,日軍田中上尉率領一支海軍轟炸機中隊在中國的揚子江上空溯江而上。揚子江在中國稱為長江,源於中國腹地,流程3100英里,最後注入黃海(原文如此--譯者注),沿岸有許多大城市,如上海、南京等。

  就在田中上尉的中隊密切注視江上來往的船隻時,一艘吃水450噸的美國軍艦潘內號正順流而下。潘內號是在上海建造的,以便在中國的河流上服役,保護美國船隻航行時不受海盜騷擾。潘內號的指揮官是詹姆斯.赫茲上尉,他畢業於美國海軍學院,1936年到潘內號擔任指揮官。潘內號全長191英尺,配有兩門3 英吋口徑的火炮和一門50英吋口徑的高射炮,另外還有10門用來對付海盜的機關炮。船上兩個淺黃色的煙囪和艙壁上方的船篷都表明這艘船吃水不深。船上掛著一面巨大的美國國旗,即使高度近視的人也可以從很遠的距離看到這面旗。

  潘內號有55名船員,當時正在執行「救援任務」--從被日軍包圍的南京城裡疏散出4名美國使館官員、5名難民和一群西方記者。時近中午,潘內號已經前進了30英里,指揮官將其所在的方位報告了上海,說他們正準備拋錨休息。

  自從1937年7月在北京郊外發生「盧溝橋事變」以來,一場野蠻的戰爭在中國不斷升級。事件的爆發是這樣的,日本政府控制的軍閥派去保護日本在北京城的利益的關東軍,發現一個士兵在夜裡失蹤了,於是就派了一支關東軍向國民軍蔡廷鍇部在附近的駐軍開火。後來才得知,那名士兵是開了小差,但子彈已經射出去了,雙方已經交上了火。日本軍閥稱之為「對日本帝國的野蠻侵略」,並向中國派出了大批軍隊、坦克和飛機,戰爭全面爆發了。日本進行了全民動員,他們印製了許多宣傳手冊,呼籲後方的人上前線,並要求軍隊發起「解救在帝國主義壓迫下的亞太地區的聖戰」。事實上,這個所謂的「聖戰」起源於10年前的1927年。當時日本的將軍和艦隊司令們認為日本和美國之間發生戰爭不可避免,因此他們制定了一個命名為TANATA的絕密計畫,該計畫是日本征服中國和其他亞洲地區並和美國作戰的藍圖。

  10年後,在南京附近的揚子江上,潘內號上的船員們正在悠閑地享用午餐。下午1︰30,中隊長突然喊起來:「日本佬向我們開火了!」向潘內號投彈的就是田中上尉率領的中隊,後來得知有8到15架飛機。赫茲指揮官跑向駕駛艙,發現炸彈已經把駕駛艙炸塌了,連船長的腿也被炸斷。

  甲板上,全球新聞社的記者艾雷抓起他的攝像機開始記錄這一幕。飛機急速下降到如此低的高度,他很容易就看清了飛行員的臉。艾雷意識到,毫無疑問,日本人能清晰地看見船上迎風招展的巨幅美國國旗,可是他們仍在繼續轟炸。他被這個發現驚得目瞪口呆。

  在這當兒,潘內號上的船員們跳到他們的機關炮位上,對著俯衝下來的日本飛機開炮。考利雜誌社的遠東記者馬歇爾吃驚地看著這一切。他注意到日本飛機飛得這麼低,他們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在轟炸一艘美國船。幾分鐘後,馬歇爾被彈片嚴重擊傷,彈片飛進了他的脖子、肩膀、胃和前胸。

  同時,來自加利福尼亞的執勤官安達斯上尉接替了受傷的赫茲,指揮機關炮向俯衝下來的日本飛機開火。突然,他撲倒在地--喉嚨受了傷。

  在第一聲爆炸響起20分鐘後,已被機關鎗和炮彈碎片打得千瘡百孔的潘內號開始下沉。安達斯上尉因脖子上的傷口大量失血已無法說話,他爬到甲板上,用粉筆在艙壁上寫道:「去乘救生艇,盡量靠近岸邊,然後把救生艇送回來。」

   揚子江上下沉的美國軍艦潘內號美國海軍船員和乘客們擁到船邊,爬進救生艇,向岸邊奮力劃去。其他人則從船上跳下去,游向岸邊。突然,他們又聽見了可怕的日本飛機的轟鳴聲,接著機關鎗的聲音又響起來了,子彈不斷傾瀉在他們周圍的水面上。

  就在這些倖存下來的人剛到達岸邊的蘆葦叢時,一艘日本汽艇飛馳過來,用機關鎗對著他們掃射。然後這艘汽艇又回過頭,朝正在下沉的潘內號掃射。在潘內號完全沉沒之前,這艘汽艇靠著它停下來,幾個日本軍官爬了上去,也許是想尋找密碼或先進裝置吧。

  潘內號倖存者的險境還沒有過去,他們在岸上跋涉了20里,尋找交火線中國一側的安全地帶。與此同時,幾隊日本士兵也在岸邊搜索,想抓獲他們。

  潘內號的倖存者們到達安全地帶之後,開始清點他們的損失:2名美國船員、1名義大利報紙記者被殺害了,17名船員和美國使館官員受傷,其中一些是重傷。

  在潘內號被擊沉的第二天,日軍司令土原,一個戴著厚瓶底眼鏡的肥胖傢伙,騎著一匹具有象徵意義的白馬,緊跟著蔡廷鍇將軍撤退的腳步,率領其得勝的部隊開進了南京城,宣稱「日本帝國前進的道路光明順暢」。

  此後,日本軍在南京城裡鋪就了一條血路。這種殘忍的行為除了野蠻的阿提拉人和匈奴人,還沒有人幹過。據估計,有25萬中國平民,包括男人、女人和孩子,被殺死了,大部分是被劍和刺刀砍掉了頭。這場野蠻行動被稱為「南京大屠殺」。就連遠在柏林的冷酷的德國軍事觀察家也被這種有組織的屠殺所震撼。

  當潘內號事件的消息傳到美國時,美國人憤怒了。平日溫文爾雅、頭髮花白的國務卿考代爾霍爾(CordellHull)宣布潘內號的沉沒說明日本海軍和軍官們是「野蠻的、神智不清的」。

  潘內號遭到攻擊真的是意外嗎?還是日本人為4年後偷襲珍珠港進行的演習?是不是日本軍閥想要考驗美國人對這種致命攻擊的忍耐力呢?許多美國軍官認為事情根本不是日本人後來所說的是一次「失誤導致的悲慘事件」,而是一次計畫周密的、實施準確的冒險行為,包括俯衝轟炸機、裝備精良的汽艇和步兵的協作。

  也許潘內號事件可以回答日本軍閥的許多問題:美國官方對流血衝突和財產損失事件的反應有多強硬或是多軟弱?美國軍事裝備有多精良,是否訓練有素?上海附近駐紮的幾千美軍士兵是否會趕到潘內號遭攻擊的現場救援以阻止可能發生的後續攻擊?

  羅斯福當局不想捲入遠東的直接衝突,在公開表達了適度的憤怒之後,他們向日本當局發出了措辭謹慎的官方抗議,指出日本飛行員應因其「魯莽飛行」而受追究。

  也許是為了掩蓋其將來同美國作戰的真正意圖,日本政府為其在揚子江上的暴行向美國政府道歉並賠款2214007.36美元。然而,問題仍然存在:是不是美國對潘內號遭攻擊事件的軟弱反應給日本軍閥壯了膽,使他們認為美國只是個紙老虎,從而導致了他們日後偷襲位於珍珠港的美國太平洋海軍基地呢?

可疑的廣告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襲珍珠港,將美國拖入世界大戰後,美國國內變得對納粹和日本間諜異常敏感。許多人認為,間諜和破壞分子就藏在自己周圍,而且,這些人就像蘋果裡的蟲子一樣已經鑽到了國家的核心。

  在這樣一種緊張的氣氛中,許多地方長官都親自處理所有的事情。在弗吉尼亞的諾佛克,因為有許多海軍基地,警察局長命令將本市所有的14名日本僑民集中起來並關進了監獄;在新澤西的雷沃克,安全官員命令警察登上火車逮捕所有長著東方人面孔的人和其他可疑人員並把他們帶到警局進行訊問,以查出他們認為有嫌疑的人。

  俄勒岡州的州長宣布全州處於緊急狀態,當有人問他是哪種緊急狀態時,他說他自己也不知道;在德克薩斯州的德黎森,市長和市政委員開會討論買一挺重機槍來對付敵人的間諜,就在這時,有一個過度激動的人闖進了會議大廳謊報說紐約遭到了轟炸。他的行為使得市長立即決定,應當買兩挺機槍,而不是一挺。

  各地地方政府都組織民兵來防備可能的破壞和顛覆活動。他們中的許多人甚至不知道子彈會從來復槍的哪一頭射出來,但他們都守衛在他們認為的軍事設施旁,如橋樑、公路、鐵路、架橋、水庫、船塢、隧道、大壩和其他公共設施。他們中幾乎沒有人接受過軍事訓練。一個婦女駕車駛過舊金山灣的大橋時,因為沒有聽見民兵的警告,有人開槍打傷了她;在密歇根湖區,過度緊張的衛兵開槍打死了一個捕野鴨的人,並打傷了他的同伴,因為他們誤認為這兩個人是顛覆分子。

  在這期間,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的特工在全國範圍內進行了系統的調查,查出了幾千個他們認為是顛覆分子的人,並把他們列在黑名單上(截止到 1942年7月,聯邦調查局因此共拘留了9405人)。除了日常繁重的工作外,FBI的特工還要處理數以千計的、來自全國各地關於敵人間諜和顛覆分子的報告。

  這期間,一則刊登在《紐約人》雜誌上的廣告因使用的詞語特殊引起了FBI的注意。這則廣告是在珍珠港事件前16天刊出的,是為一種新的擲骰子遊戲而做的廣告,他們管這種遊戲叫做「死亡雙星」。數以百計的神經過敏的,甚至有點歇斯底里的市民,向聯邦調查局的官員匯報了這件事。

  實際上,它包括兩則廣告,小的一則登載在1941年11月22日的那期雜誌上,這在業內被稱為懸念廣告。它包括以下幾個詞:「嗨!注意!當心!」在這個標題下,是兩個骰子,一個是白色的,另一個是黑色的。讀者可以看見每個骰子的3個面。白色骰子上面的3個數字是12、24和XX(雙星);黑色骰子上面是0、5和7。在骰子上面寫了一句話:請看第86頁上的廣告。

  在86頁上,同樣的標題用大號字印了出來:「嗨!注意!當心!」在廣告下面,還是那幾個大字:「死亡雙星」。在這些字底下,是一個雄鷹的圖案。

  珍珠港事件之後,關於這則廣告的猜測越來越多。許多人認為,是德國或日本間諜在《紐約人》雜誌上刊登了這則廣告,目的是通知潛伏在美國的其他間諜,戰爭就要爆發了。

  骰子上的數字12和7,可以理解為月份(12月)和日期(7日),就在這天戰爭爆發了;數字5和0可以看作是進攻的時間;XX(羅馬數字中表示20) 可以認為是進攻目標的緯度。沒有人知道24這個數字的含義,但它可能是登這則廣告的敵人間諜的代碼。在86頁的大廣告頂上有一幅畫,它被許多人解釋為3架飛機(轟炸機)掠過廣闊的大海,衝向目標--可能是珍珠港,而其中炸彈在水上爆炸的畫面增加了這種解釋的可信度。明亮的探照燈光劃破了夜空,子彈在空中留下了一道道耀眼的光芒(暗示日本原本打算在晚上發動攻擊,在廣告刊登出以後,這個計畫可能改變了)。

  許多人認為,「死亡雙星」指的是納粹德國和日本,雙頭鷹看上去很像希特勒第三帝國的標誌。

  FBI的特工通過調查發現,廣告是一個叫帝王貿易公司(一家假公司)的公司刊登的。一個白人男子用現金在《紐約人》雜誌的辦公室裡支付了廣告費,但他沒有留下姓名,也沒有留下地址。更讓人奇怪的是,這個被聯邦調查局認為是嫌疑犯的人在幾週後突然死亡了。

  《紐約人》雜誌上的這則廣告到底是不是狡猾的德國或日本間諜用來通知同黨日本要偷襲珍珠港呢?珍珠港事件後,FBI一直忙於調查其他相關事件,對這一廣告事件,他們也無法給出一個圓滿的解釋。

  隆美爾和蒙哥馬利  

  1944年6月6日盟軍在諾曼底登陸,6週後,德國陸軍元帥隆美爾在拜訪完黨衛隊第一裝甲部隊司令塞普.迪爾瑞奇將軍的司令部後,爬上6輪梅塞德斯吉普車,向自己的司令部駛去,他的司令部位於巴黎北部塞納河邊。

  隆美爾被公認為是少年天才,在他的祖國,他的名聲甚至蓋過了元首希特勒。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時候,他只是一個連長,但他精力充沛,勇敢而謙虛,後來獲得了德國最高勇敢勛章。22年後,因為在北非同英國元帥蒙哥馬利的戰爭中表現卓越,在他49歲時,被提升為德國歷史上最年輕的元帥。

  除去戰爭因素,英國的蒙哥馬利元帥和隆美爾相互仰慕。蒙哥馬利甚至在他的活動指揮部的牆上挂了一幅這位日爾曼對手的肖像;而隆美爾在提起蒙哥馬利時,則經常對人說:「我的朋友蒙哥馬利。」他們倆人的名字和命運緊緊地連在了一起。

  在諾曼底,隆美爾和蒙哥馬利又一次成了對手:隆美爾是德國B軍團的指揮官,而蒙哥馬利是這次進攻的盟軍司令。

  1944年7月17日,下午4點鐘,隆美爾的梅塞德斯吉普車正行駛在巴黎來烏特大街上。元帥旁邊是他多年的助手赫姆特朗上尉,前排坐的是貼身保鏢華斯.胡克,他正瞪著一雙機警的眼睛朝各處觀望,以防不測。

  突然,胡克大聲叫起來,有兩架盟軍飛機朝這輛汽車飛了過來。從北非戰爭以來就擔任隆美爾司機的丹尼軍士立刻加大油門,就在汽車剛要衝進前面村莊的時候,盟軍的「颱風」式戰鬥機俯衝下來,飛機上的機槍劈頭蓋臉就是一陣掃射,隆美爾的左頰和左邊的太陽穴中彈,司機丹尼當場中彈死亡,吉普車失去控制撞在樹上,然後衝出馬路翻倒在路旁的一個水溝裡。

  隆美爾被摔在馬路上,當「颱風」的機槍手補充彈藥準備再次射擊的時候,朗上尉和胡克保鏢衝了過來,抱起人事不醒、渾身是血的隆美爾躲到溝裡去了。

  甚至在這起偶然的事件中,隆美爾還是沒有逃脫與蒙哥馬利的恩怨糾葛,就在隆美爾受傷的地方,有一個牌子,上面寫著前頭那個村莊的名字:蒙哥馬利村。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