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病人生命垂危 當班醫生脫崗買菜

2004-10-07 19:0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四川在線消息昨(6)日,成都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馮英告訴記者:「媽媽的離去實際是我們意料之中的事,如果醫生盡職搶救了,我們理解,也接受這個結果。可是,媽媽是在血透科值班醫生脫崗幾個小時的情況下離去的。媽媽會走,但不應該是在這樣的狀況下走。這樣的結果,我們不能接受!」

5日下午4:40醫生通知立即血透

5日晚上6:50,在成都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急救中心21床旁,擠滿了急救中心的醫護人員,病床上 的劉祥珍老人已經生命垂危。一個男醫生跪在病床上,全力以赴地為老人做著心肺復甦。病房外,老人的老伴、兒女和親屬們焦慮地盯著緊閉的病房門,目光中充盈著憤懣。

醫生辦公室裡,劉祥珍的女兒馮英向記者講述了這天下午老人的遭遇:我媽媽劉祥珍9月28日因肺部感染,住進成都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急救中心。10月5日下午4:30,我們突然發現一直沒有小便的媽媽身體急劇浮腫,立即告知急救中心高醫生,高醫生看了媽媽的情況之後,4:40通知我們:必須立即血透。

5日下午6:30血透醫生仍無蹤影

「10分鐘後,我見血透醫生還沒有到病房,又找到高醫生,高醫生說他已經打電話到血透室,但沒有找到值班的血透醫生。隨即,高醫生將血透室值班醫生的電話給我,讓我與該醫生聯繫。」馮英說,當時,媽媽的雙目已經定住,高醫生立即吩咐他們把老人扶來坐起,說她體內水分很多,已經積至背部,如果躺下會立即致命,只能坐著。

馮英立即按照高醫生提供的電話打過去,接電話的是一個小女孩,說她媽媽出去買菜了,手機沒帶在身上,什麼時候回來她也不知道。馮英告訴小女孩,病人已經危在旦夕,請立即幫忙尋找她的媽媽。此後,馮英的大姐不斷打這個電話聯繫,打了幾十次,一直打到6:30,但是這個電話再也沒有人接聽了。6:30,眼看老人越來越不行了,而血透的值班醫生仍然沒有找到,急救中心的高醫生就帶領急救中心醫護人員投入搶救。

5日下午7:00老人開始氣管插管

7:00左右,一個年輕醫生提著手術器械走進劉祥珍的病房,開始氣管插管,這樣一來,家屬們更加擔憂:老人本身就患有嚴重的糖尿病,平時就算一點小傷口都極難癒合,如今這樣大一個切口怎麼辦?

記者隨即找到了醫院總值班室。記者到達時,醫院總值班剛放下電話,旁邊的桌子上,放著已經冷透的飯菜。醫院總值班告訴記者,從下午5:20左右接到醫院急救中心的電話,就開始尋找血透室當天的值班醫生,但打過去的電話是該醫生的女兒接聽的,說她媽媽上街買菜去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在隨後的時間裏,醫院總值班也在不斷打電話與該醫生聯繫,但始終找不到人。醫院總值班也曾要求該醫生的女兒幫忙尋找,但同樣沒有結果。寳貴的時間,在急救中心、醫院總值班和劉祥珍親人們焦急的尋覓中一分一秒地流失……

許諾言誓為母親討公道

5日晚上7:30血透室值班醫生出現

7:30,醫院總值班終於接到電話,血透室的值班醫生回到醫院了,而此時距離急救中心醫生發出血透醫囑已經過去了將近3個小時。醫院總值班立即詢問馮英是否立即給劉祥珍做血透,馮英一臉悲憤:「醫生說我媽媽現在已經用不著血透了,她已經錯過了血透時間!」此時,劉祥珍經過醫護人員一個多小時的全力搶救後,心肺一度復甦。

急救中心副主任張曉雲告訴記者:劉祥珍心衰晚期合併消化道出血,即便現在搶救過來,也仍然是在死亡邊緣。患者是頑固性心衰,血透是可做可不做的,只不過做了血透對患者更好一些,但是血透與否不是致命的關鍵。

得悉此事後,四川省衛生執法總隊稽查支隊執法人員立即趕到醫院著手調查,並轉達了衛生行政部門的兩點要求:盡最大努力搶救患者生命;如果經調查值班醫生確實有擅自脫崗的行為,衛生行政部門將監督醫院追究當事醫生的責任。在場的醫院領導表示將對此事展開調查。

6日凌晨2:04搶救無效老人去世

「媽媽,媽媽,你睜開眼睛看看我們,你的兒女都來了!」昨日凌晨2:04,一聲聲淒厲的呼喚在急救中心迴盪。然而,在經過幾個小時的痛苦掙扎後,72歲的劉祥珍老人再也聽不見老伴和兒女們的呼喚了。老人蒼白的雙唇半張著,彷彿在訴說自己的不甘離去。

「媽媽,你安心走吧,我們會為你討回一個公道!」馮英在老人耳邊許諾,並用手輕輕托起她的下頜,幫她合起張開的嘴。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