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七七事變肇事者的下場

2004-07-09 00:5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田代皖一郎中將
「七.七」事變時,田代任中國駐屯軍司令官。1937年7月7日夜,
駐豐臺日軍藉口一名士兵失蹤,要求進入宛平城搜查,遭到中國守軍的嚴辭拒絕。8日晨,田代命日軍猛攻盧溝撟及宛平縣城。11日晨,日軍統帥部作出向華北派兵的重大決定,還命香月清司中將接替指揮不力的田代為中國駐屯軍司令官。田代聞訊後,羞憤交集,於15日突發心臟病暴亡。


牟田口廉也大佐

牟田口任侵華日軍中國駐屯軍步兵旅團第一連隊隊長,是挑起
「七.七」事變點燃中日戰火的急先鋒。

7月8日凌晨4時,牟田口要中國軍隊讓出宛平城東門,被我代表嚴
辭拒絕。4時23分,他下令向宛平城開炮,進攻盧溝撟中國駐軍陣地,在盧溝撟打響了中日戰爭的第一炮。為此,天皇裕仁親授其金鷹三級勛章,晉升為少將。1941年又晉升為中將,擢升第18師團師團長,編入南方軍,叁加太平洋作戰。

1944年3月,日軍發動「烏號作戰」。牟田口率領的15萬餘人馬,
在緬印地區被中美英印聯軍打得落花流水。日軍大本營異常惱怒,將其解除軍職。牟田口跪在因他潰敗而遭免職的老恩師、緬甸方面軍司令官河邊正三大將面前,淚流滿面地說:「大東亞戰爭,要說起來的話,是我的責任。因為在盧溝撟射出第一顆子彈引起戰爭的是我,所以我認為我對此必須承擔責任,我有罪。」隨後絕望自殺,結束了罪惡的一生。


森田徹中佐

「七.七」事變時,森田徹任中國駐屯軍步兵旅團第一聯隊副聯
隊長,是個態度極為蠻橫的法西斯軍人,因進攻宛平作戰有功,獲金鷹三級勛章。1938年晉升大佐,調任關東軍第七國境守備隊任隊長,駐屯在中國東北北部邊境地區。次年5月,關東軍挑起諾門坎戰役,與 蘇蒙軍激戰。朱可夫率領的蘇蒙軍是由飛機、大炮、坦克組成的立體 作戰,日軍幾乎全軍覆滅。8月26日,森田徹率殘部跳出戰壕,揮舞戰 刀衝向蘇軍坦克群,集體「玉碎」。森田徹剛衝出幾步,即被坦克重 機槍射倒輾為肉餅,落得個粉身碎骨的下場!


一木清直少佐

日軍在盧溝撟挑起事變時,一木清直馬上向牟田口請求出兵。因
而,他受到日本軍部戰爭狂人的青睞,不久越級晉升大佐,獲天皇授 予的金鷹三級勛章,擢升為關東軍第7師團步兵第14旅團第28聯隊長, 調中國東北與抗聯作戰。

1942年4月,他受命率精兵3870人叁加攻打中途島的戰役。日本海
軍在中途島慘敗後,他又奉命支援瓜達爾卡納爾島。因缺乏足夠的重 武器和火力支援,被美軍火炮和飛機炸得人仰馬翻。滿身是傷的一木 清直躺在潮濕的叢林裡,眼睜睜望著美國海軍陸戰隊的坦克張開血盆 大口軋來,這個軍國主義狂徒也落了個粉身碎骨的下場!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