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盜墓!盜墓!!盜墓!!!

2004-06-21 22:2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盜洞!盜洞!
  岐山郊外十餘裡的鳳凰山上,一片低緩起伏的開闊空地,19座西周古墓,靜靜地躺在那些綠色植被下面。農民在這裡耕作生息,世世代代多少年,但沒有人知道,那厚厚的黃土下面,掩蓋著三千年前怎樣的繁華盛世。
  「這裡並不清靜。」王佔奎遠眺那一望無際的關中平原,深深地嘆息。在考古學者們到來之前,早已有人打擾過這些帝王將相的清夢。
  七八個肉眼可見的盜洞,就排列在這些墓群間。有的掩蓋著樹枝,有的被種地的農民部分回填了,有的光禿禿的,什麼遮蓋都沒有,像一張醜陋的大嘴。
  王佔奎介紹說,這些盜洞最深的17米,最淺的也有五六米,都能夠下去人,而且以盜洞的位置判斷,盜墓者顯然有很高的「專業水平」:好幾個洞直接打在墓道上,還有一個洞就在墓室的心臟部位。
  推斷這些盜洞形成的時間,結論是「都不會太長」,「也許就是近一兩年的事」。因為一些盜洞口的土是新培的,尚未長出植物來。有些掩蓋洞口的枯枝,也沒有掉下洞底,或被雨水沖走。
  王佔奎憂心忡忡地表示,這隻證明近年有人在這裡盜墓,還不知道歷史上的情況。「歷史盜洞可能早就回填,面上是看不見的,只有挖開才知道。如果有,情況就更糟。」
  在發現的欣喜與激動消退之後,考古學家們更多的是憂慮:墓裡究竟還能剩下什麼?
  值守在這裡的考古隊技工李宏斌把記者帶到一面斷崖前,一個大大的類似窯洞的空洞出現在眼前。據悉,當地農民叫它「寳窖窯」,意思是出產寳貝的窯洞。「可能也跟盜墓有關。聽當地農民說,國民黨上世紀三四十年代就在此駐軍,早就把這裡洗劫過了。」
  「寳窖窯」所在的位置,正是腳下這座古墓的北墓道。而它前面,有一個近年新形成的盜洞,深不見底。「這是被盜得最嚴重的一處,可能什麼都沒有了。」李宏斌說。
  王佔奎隊長計畫過幾天空出人手時,就帶人下到盜洞裡去看看:「下面條件不清楚,比較危險,甚至有可能有盜墓者的屍體。」
  但這都不是他最擔心的。「我最害怕一種情況,就是下去發現盜墓通道能走人---那就完了,什麼都不會有了。」
  按照西周墓室設計樣式,一般是在幾條墓道上搭建木棚,墓道中是可以走人的。「如果木棚子沒有塌陷的話,盜墓賊輕易進入墓室,後果不堪設想。但目前為止,我們挖掘的西周墓,由於時間久遠,沒有不塌陷的,這樣增加了盜墓的難度,多少會留下一些。」
  這大概是王佔奎最後的希望了。

  來自盜墓賊的爆炸
  19座尚未開掘的古墓,像是一個謎,更像是一盤賭局,沒有人能預料,它開啟後會是什麼局面。
  史浩善對此不抱樂觀態度:「我很擔心,情況不會太好。」
  做了28年考古工作的史浩善,對陝西盜墓猖獗的現狀非常瞭解。他曾參與過多起搶救性發掘,一次進入一個非常重要的唐墓中,發現裡面早被盜墓賊洗劫一空,留下了打火機、蠟燭以及生產日期為2002年的葡萄糖液瓶。
  陝西考古所從事文物保護的一位女研究員告訴記者,陝西、山西、河南一帶的盜墓現象特別猖獗,有一種說法,「凡是有封土堆的地方,就有盜洞」,有些甚至是家傳幾代的盜墓賊,專業化程度相當高,相當於考古隊的熟練技工。
  據悉,現在考古隊必備的勘察土質的「洛陽鏟」,就是盜墓賊發明的。而今,隨著盜墓利潤增高,呈「盜銷一條龍產業化」發展趨勢,盜墓賊們設備也日趨先進,一些工具連考古隊都沒有。比如一種射線探測器,能探測到兩三米下的石頭或金屬。而這樣一套設備需要十幾萬元。
  盜墓賊大多在晚上行動,用炸藥炸開地表,然後往裡挖,有時候迅速的話,一晚上可以挖空一座墓。
  事實上,就周公廟遺址來說,有村民跟考古隊匯報,在夜裡聽到過爆炸聲。但由於鳳凰山有採石場經常炸山採石,村民們也沒有太留意。一位劉姓村民告訴記者,這裡地廣人稀,比較荒涼,很少有人往來,村民們白天耕地才上鳳凰山,「誰會大半夜裡守著自家的地呢?」
  王佔奎認為,盜墓猖獗,跟農村基層組織不健全也有很大關係。「過去,陝西的盜墓現象就很少,那是由於農村基層組織發達,晚上都有人巡夜。而現在,農村這樣的組織幾乎陷於癱瘓,盜墓賊爆炸的聲音很大,可即便有人聽到,也不會出來過問。」據說陝西多年來只有一次例外,一夥盜墓賊由於偷盜村民們祖先的墳墓,被堵到山溝裡。
  陝西省文物局文物保護處處長周魁英有不同看法:「應該說,從上世紀90年代以來,在加強宣傳和打擊的情況下,沒有出現過重點文保單位被盜的惡性事件。」
  他承認「零星的」、「小型的」盜墓現像一直有,但盜墓賊受利益驅使,防不勝防,「要解決這種情況,一是文物管理部門加強管理,二是公安部門加大懲處力度,杜絕那種以罰款代刑罰的做法,給盜墓分子以嚴厲打擊。」
  6月5日,國家文物局局長單霽翔、副局長張柏帶領專家組,到墓葬群實地考察,專門佈置了安全保衛工作。岐山縣公安局副局長李紅旭說,公安局已派出7名警察,24小時輪流職守。「這是公安第一次在發掘前,參與對文物的現場保護。」他告訴記者,岐山公安局正準備到現場再搭一個棚子,並按照發掘工作需要,隨時抽調警力,增加人手。
  除此之外,周原考古隊還聘請了15名當地農民,全天候現場執守,考古現場拉警戒線封閉,行人不得由此通過,看似寧靜的土地上,緊張氣氛悄然瀰漫。
  但一位專家感嘆說,周公廟遺址可以這樣,然而陝西全省多達3.6萬處文物點,又該如何面對自己的命運呢?

  文物保護之困
  從下午2時到6時半,劉銀懷坐在院子裡的小板凳上,幾乎沒挪動一步。陽光的陰影打在他臉上,他毫不知覺,聚精會神地重複幾個動作:拿起一塊碎片,擦淨上面的塵土,然後彫花一般,用細毫毛筆蘸著墨汁,寫上年代、地點、出土地點號,以及碎片當時所在的土層。他說,如此煩瑣的程序,是為了在拼結還原時「方便查找」。
  劉銀懷是當地農民,周公廟遺址發現後,需要大量人手。跟寳雞考古隊跑過幾天的他被臨時聘進隊,工作是為數萬片從「浩善坑」裡挖出來的陶鬲碎片編號。然而,他在這個小院子裡重複這幾個枯燥的動作整整三個月,至今還沒領過工資。
  不僅他,就是這個小小的農家院子,也沒拿到他應得的租金。今年2月以來對遺址大規模調查開始,考古隊就租下了這處農家,每月400元租金,尚未支付。
  「我現在負債纍纍啊!」全面負責人、財、物管理的隊長王佔奎給記者算了筆賬:目前已經支出現金13萬元,另欠鑽探隊費用十幾萬,國家撥款遲遲沒有到位,工資也只能拖欠著,有人要麥收需要錢,他自己掏出來借給技工。「雜七雜八算下來,對周公廟遺址的考察,已花了近50萬了,這相當於國家給我們考古所每年撥款的70%!」
  嚴重緊缺的經費,大概是回答「為什麼盜墓分子大多先於考古隊發現文物」的最佳答案。
  由於陝西的文物大省地位,陝西省考古研究所在全國同行中,算是力量較為完備的,但是也只有不到120人,每年國家撥款70萬元考古經費,用於科學性考古研究。偌大一個考古所,最好的車是所裡十年前買的老款「豐田」,周公廟遺址考古隊用的是所裡一臺破舊不堪的北京吉普,走起來轟隆直響。6月11日記者採訪王佔奎那天夜裡,吉普車壞在幾里路外的山樑上,幾人推車時險些釀成車禍。
  王佔奎無奈地表示,經費所限,加之配合國家基本建設的任務繁重,這些年來,考古所主動性的研究只有三個:秦始皇陵、漢陽陵以及周原遺址。「有時候,是眼睜睜看著盜墓分子搶了先機。」
  這不只是陝西考古所的問題。作為上級主管部門的陝西文物局,同樣面臨這樣的困境:經費短缺,人員緊張。
  陝西無疑是全國文物分布最廣、埋藏最多的省份之一,它有全國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89處共113個點,省級文保單位465處,還有2000多處縣級文保點,另外登記註冊沒有取得保護資格的文物點3.5萬多處,每年的固定經費大約在2000萬元左右,而省文物局的預算是:陝西文保經費底線是4000萬元;投入1個億,才能使文物保護狀況有很大改善。
  「目前還沒有達到溫飽線,很多該做的東西沒辦法做。」周魁英處長舉了個例子,富平縣一座重要的唐墓被盜,而那之前,文管部門已知該處有唐墓,但卻無力挖掘,也無錢設專門機構看管,最後遭到洗劫。
  椐瞭解,陝西省80%的國家保護單位有專門管理機構,50%的省保單位、20%左右的縣保單位有專職管理人員,其他登記在冊的3萬多個點,基本上無人看管。可以說,以墓葬居多的陝西省諸多文物點,毫無防範地暴露在盜墓分子的鐵鎬之下。
  但是很多官員和學者都表示,不能就此對國家求全責備,目前國家對歷史文化遺存的保護日益重視,一定程度上說這些年已經竭盡心力。對一個正在高速成長的國家來說,它面對的問題太多,亟須花錢的不僅僅是文物。
  現實困難讓它不得不採取一個折中的政策:不主動性發掘,而是配合基本建設進行搶救性發掘,費用由施工單位承擔,這樣就解決了很大一部分經費問題。對那些已知的墓葬,採取的政策一直是「就地保護」。
  一位從事絲織品保護的考古隊員說,文物出土後的保護,所耗精力與財力數倍於發掘的費用,且從技術上很難做到底下墓室那樣平衡的環境,發掘上來後,反而容易引起文物的損壞。
  「從這方面考慮,國家一般不輕易發掘墓葬,除非遭到盜墓分子破壞,才進行搶救。」考古所曾經多次打報告,希望發掘乾陵,但基於類似的原因,一直沒被批准。
  但問題是,盜墓分子並沒有那麼好的耐心,「他們所要做的,就是找到埋藏文物的地方,挖出來,賣到錢。」作為政府主管文物保護的官員,周魁英表示,在目前國家發展的現階段,難以有特效之法,幫助國家文物保護走出這兩難迷局。
  周公廟遺址也遇上了同樣的難題。儘管知名度日益擴大,但是否發掘目前還是未知數。從考古隊到省文物局一致答覆:尚待專家最後論證。事實上,考古隊包括王佔奎,都是國內研究商周歷史的一流專家。
  正因如此,王佔奎揭開「蓋子」的心情比別人更迫切。他最近製作了一個到明年年底所需經費的預算,保守估計2000萬,還只是挖掘兩座墓的預算。其中,僅測定一個碳化土壤標本,就需要2000多元,「要把19座墓都發掘並妥善保護的話,那幾乎是個天文數字。」
  或許,那些遠古的秘密,在很長一段時間裏,都將沉睡在這一扌不黃土之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