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諸葛青: 江家幫在和溫家寳耍花活 銀行如此宏觀調控

2004-06-16 01:0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有報導說,由於大陸經濟過熱的過程中,仍然大量使用銀行資金,看上去國家繁榮又富強,其實都是銀行貸款,這是個非常可怕的問題。因此,近段時間以來,貸款額不能不被認為是衡量過熱的一個重要數據。

香港親共的大公報6月10日報導,五月份中國大陸金融機構信貸增量大幅下降,大約相當於去年同期貸款增量的一半水平,顯示大陸宏觀調控的效果已經顯現。

報導引述消息人士指出,按照中國人民銀行的流程,五月份大陸金融運行情況的具體數字將於六月中旬公布。但熟悉內情的專家透露,由於五月信貸增量下降相當明顯,這個消息已經在幾個負責宏觀調控的重要部門內傳遞,令大家頗感「振奮」。

大公報的消息總是那麼令人振奮。但事實上銀行在和溫家寳耍花活,貨幣政策依然我行我素。

中國證券報報導,盛松成在上海舉行的復旦大學│哥倫比亞大學金融工程與資本管理高級研修項目開幕式上表示,人民銀行針對中國經濟高位運行、信貸增長偏快而採取的一系列貨幣政策措施已開始發揮作用,但仍面臨著三大問題:貸款期限結構矛盾、中小企業貸款難、消費物價指數偏高。

一是在貸款總量調控取得成效的同時,貸款期限結構的矛盾卻越來越突出。貸款少增的主要是短期貸款和票據融資,而中長期貸款繼續保持較高增速,這將造成企業流動資金的短缺,給企業正常的生產經營活動帶來困難,同時不利於對投資增速的控制。

這個問題非常要命,表面上看貸款總量調控取得了成效,但短期的貸款被限制了,而中長期的貸款卻在繼續保持著較高增速,這樣資金週轉緩慢,中長期的貸款壞賬也不能及時控制,這等於是在和溫家寳玩捉迷藏。

二是商業銀行出於安全性和盈利性的考慮,在控制貸款總量時中小企業首先成為控制重點。中小企業的貸款需求主要是短期貸款,商業銀行減少短期貸款影響最大的又是中小企業。因此,需要關注可能再次出現中小企業貸款難的問題,同時也要關注民營企業存在投資擴展衝動的問題。

江氏人馬是不會搞中小企業的,他們一搞就是世界級的,例如上海搞的貿易中心,目前是世界最高層,等美國紐約九一一被轟倒的大樓建立起,才屈居第二。上海是個陸沉城市,每年都在下沉,搞那麼大的「面子工程」,資金只能不斷投入而不能短期內回收,所以問題就出在這些「大無當」的身上。據悉,經濟專家們看此報導無不搖頭長嘆。

三是在目前消費物價指數較高的情況下,實際利率變負已使人民銀行在貨幣政策調控中面臨兩難,不上調利率可能扭曲企業的經營行為,增加原材料屯積,上調利率又會加大人民幣匯率的升值壓力,也不利於擴大消費,還有可能進一步刺激商業銀行增加貸款投放。

從這三點看,宏觀調控的問題並沒有解決,江家幫依然我行我素,金融界的危機並沒有過去,只是隱藏得更深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