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嚴防死守」還是「科學防洪」 江澤民1998借防洪掌軍權

2003-08-08 19:19 作者:王維洛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共防洪將政治需要視為最高原則。一九九八年江澤民利用防洪完成了三十萬人的兵力大調動,從而真正掌握了兵權;而「三個代表」也在那個時候出臺。

*批評九一年「防死守」抗洪思想

七月十日北京晚報報導,淮河防汛總指揮部總結今年淮河防汛工作的兩個新特點是「科學防洪,依法防洪」。與一九九一年淮河防汛情況相比,今年淮河防汛並沒有出現過多軍民日夜奮戰的情況,這是因為今年對洪水進行了科學調度,對上中下游都予以全盤考慮,同時又確定「兩頭保中間」的調水思路,並說,「我們並不提倡嚴防死守,而是講究以人為本,盡量讓人和自然達到和諧統一,該行洪時行洪,該蓄洪則蓄洪」。

有人則把淮河洪水過程中屢屢使用分蓄洪區,認為是新一屆政府在抗洪鬥爭中關照民生、講究科學、務求實效的工作思維的體現。與此同時也把一九九一年「嚴防死守」的做法批評了一番,如容易導致抗洪指導思想上的誤導,不能保護人民生命安全,也不符合科學的態度,掩蓋平時的工作漏洞與失誤等等。

其實在一九九一年淮河洪水過程中,並沒有做到「嚴防死守」。先是拚命組織力量,加高河堤,最後守不住了,還是開閘破堤分洪。「嚴防死守」這個口號在一九九八年長江洪水過程中被喊得震天響。一九九八年八月十四日江澤民在湖北省視察抗洪時說:「抗洪搶險是沿江地區當前的頭等大事,堅決嚴防死守,確保長江大堤安全。」九月四日江澤民在江西省視察抗洪時說:「繼續嚴防死守,堅持到底,直到取得全面勝利。」九月二十八日,江澤民在全國抗洪搶險總結表彰大會又把嚴防死守和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靈魂、凝聚力和生命力聯繫起來,並把它上升為衡量綜合國力的一個重要指標。十月八日在全軍抗洪搶險總結表彰大會上,江澤民讚揚官兵們「人在堤在,誓與大堤共存亡」的精神。為什麼在一九九八年長江洪水過程中採用「嚴防死守」,而不採用「科學防洪」,「該行洪時行洪,該蓄洪則蓄洪」的原則?當時的解釋是分洪經濟損傷大:分洪意味著92.34平方公里大地轉眼化為澤國,33.5萬人要轉移,造成直接的經濟損失將達150億。

*江澤民利用抗洪享兵權

一九九八年洪水後,原水利部長、現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楊振懷在分析洪水造成重大損失原因時說:未按原規劃使用分、蓄洪區,是致使洪水逼高的主要原因。楊振懷的分析是有道理的。

其實一九九八年江澤民利用長江洪水,成功地組織了「抗美援朝」以來最大的一次軍事行動,在長江流域進行了一次渡江戰役以後的最大一次兵力調動,總兵力達三十萬。通過這次調兵,江澤民真正地掌握了軍權,完成了第二、第三代之間的權力交接。中國學者何清漣女士著文認為,在一九九九年中國的政策發生重大變化。這和一九九八年江澤民利用調兵、掌握軍權、最後完成權力交接分不開的三個代表理論也是在一九九八年以後才形成。

從統計數字來看,淮河流域的水利工程設施多,分布廣,總能力大,如果能「科學」利用這些設施二00三年淮河流域就不會出現這麼多被淹沒的農田、村莊,以及百萬被轉移的居民。

*以「嚴防死守」鼓吹愛國主義

二00三年淮河流域沒有「嚴防死守」,不是說明中國放棄了「嚴防死守」的思維,轉而採取「科學調度」的方法。「嚴防死守」是中國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的體現上個傳家寳是絕不會丟掉的。

二00三年淮河流域沒有「嚴防死守」,主要原因有二:

第一,上游水庫突然當逃兵,迫使王家壩開閘分洪;
第二,不具備掌握國家全部資源的權力。

治理淮河的基本思路是三句話:上游攔蓄,中游蓄泄並重,下游加大排泄能力。其中上游攔蓄是多年來建設的重點,就是在上游建水庫大壩。每當一個新的水庫大壩開工,都會這麼宣傳:該水庫大壩可以控制某某河上游來水,將下游的防洪標準從五十年一遇提高到「百年」遇等等。

新社記者七月二日關於這些水庫大壩在洪水中的作用有如下報導:

記者今日從河南省防汛抗旱指揮部獲悉,淮河流域河南段出現汛情。據瞭解,由於受到低潮及副熱帶高壓的共同影響,七月一日八時到七月二日六時,河南省黃河以南地區突降中到大雨,洪汝河和沙穎河流域降了暴雨,宿鴨湖、白龜山、薄山、昭平臺水庫以上河段平均降雨量在四十到六十毫米之間。淮河干流洪水正在向淮濱推進,王家壩水文站今日八時水位達到二十八點六九米,流量三千六百九十立方米/秒,接近保
證水位。目前貼魚山、石漫灘等八座大型水庫已開閘泄洪。

七月一日八時起在淮河上游地區降中到大雨,按照「科學調度」,上游水庫應該下閘欄蓄洪水,或是削減洪峰,就是使出庫的水流量小於入庫的水流量,這才能給中下游帶來防洪效益。但是這八座大型水庫卻打開閘門泄洪,結果是出庫的水流量大於入庫的水流量,人為地擴大了洪水流量,增加了中下游的洪水壓力。

*防洪決策在防洪之外

為什麼這八座大型水庫突然泄洪?第一,淮河流域近六千座水庫大壩,其中許多水庫大壩是中國著名的「病庫危壩」。在一九九一年國務院治淮會議上決定,在九五計畫期間,要完成水利部確認的第二批大小病險水庫大壩除險加固。九五已經過去好幾年了,但是「病庫危壩」依然是「病庫危壩」。二00三年淮河洪水期間,水利部部長汪恕誠說:「在水患已經出現的情況下,如果病險水庫再出問題,後果不堪設想。」

第二,一九九八年長江洪水期間,動用了三十萬軍隊,一百多位將軍親臨長江大堤。八月二十五日,雖然長江洪水最危險的時刻已經過去,但是江澤民一聲令下二十多萬官兵全部上了幾千里的長江大堤去執行「嚴防死守」的命令。考慮到長江洪水從沙市到九江需要幾天時間,就可以知道,這個決策絕不是科學決策。

是「嚴防死守」,還是「科學防洪,依法防洪」,這個決策不在防洪之內,而在防洪之外。

原載2003年8月爭鳴雜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