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亡國之音

2003-07-15 15:1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師曠,據說出生在晉靈公時代,是任掌管樂的官員。他生而失明,但他妙辯音律,還撰寫過兵書一萬篇。當時的人不知道他祖居在那兒,他的家世出身也很難查詢。

到了晉平公時,師曠因為精通陰陽學而聞名於世。師曠專心研究星相、計算和音律,考證黃鐘大呂來定四時,沒有毫釐之差。

史書上沒有記述師曠出生在哪朝哪代。師曠知道自己壽命將要終結,於是著述了《寶符》一書,共百卷。這部書傳到戰國時,在戰亂中湮滅了。

春秋時期,衛靈公出訪晉國,途經濮水時,天已晚,就在濮水的一個上等館舍中住下。夜半時,衛靈公聽見鼓琴聲,就問左右人員,左右都答道:「沒有聽見」。於是衛靈公召樂師師涓,說:「我聽見鼓琴聲,問左右,都說沒聽見。其狀似鬼神,請為我聽,並把樂曲記下來。」

師涓領命而去,在濮水邊端坐援琴,一邊聽一邊寫。第二天,師涓對靈公說:「臣已全部記下,但還未操習,請給我一夜的時間來練習。」靈公答道:「可以。」第三天,師涓報導:「我已準備好了。」

衛靈公抵達晉國後,見到晉平公。平公在施惠之臺設酒宴為之接風。喝到酒酣之時,靈公說:「這次來,聽到新的曲子,請讓我的樂師來演奏盡興。」平公答道:「可以。」就命師涓坐在師曠旁邊,援琴演奏濮水之曲。

琴聲未終,師曠即撫琴、制止繼續演奏下去,說:「此亡國之聲也,不可演奏。」平公說:「樂師說此為亡國之音,可有根據? 」師曠說:「這是師延所作。商末,紂王無道,偏愛靡靡之音。樂師師延為紂王作此類樂調。終有武王伐紂之舉。武王伐紂時,師延東走,自投濮水之中,故聞此聲必於濮水之上,先聞此聲者國必亡。」平公說:「我就喜歡這音樂,想繼續聽完。」師涓也就接著演奏完此曲。

平公道:「還有比這更動人的曲子嗎?」師曠說:「有,是《清征》。」平公說:「能讓我們聽一聽嗎?」師曠說:「必須德行深厚的人才能聽此曲,您還不能聽。」平公說:「寡人所喜好的,只有聽曲子一件事,但願能聽到它。」師曠不得已,取琴彈奏起來。

一奏之,有玄鶴數十隻從南方飛來,集於堂下廊門之前;二奏之,玄鶴列隊而排;三奏之,玄鶴引頸長鳴,舒展雙翼,隨琴聲而舞。

平公大喜,起身為師曠祝酒。回身落坐,問道:「有沒有比《清征》更動人的曲子嗎?」師曠說:「有《清角》 。」平公曰:「能讓我聽一聽嗎?」師曠說:「:「不行,過去黃帝合鬼神於泰山之上, 駕像車而六蛟龍,畢方並轄,蚩尤居前,風伯進掃,雨師灑道,虎狼在前,鬼神在後,騰蛇伏地,鳳皇覆上,大合鬼神,作為《清角》。 國君你的德行薄,不能夠聽它啊。非要聽,恐怕會給你帶來敗運的。」平公說:「我已經老朽了。平生我最喜愛的就是音律,就讓我聽一回吧。」師曠不得已而鼓奏了曲子給平公聽。

一奏之,有雲從西北方的天空中湧出;再奏之,刮起了狂風,暴雨應聲而至。三奏之,但見尖厲的狂風呼嘯著,撕碎了室內的一幅幅帷幔,各種祭祀的重器紛紛震破,屋上的瓦墜落一地。圍坐聽樂的王公大臣驚恐地四處逃散,晉平公嚇得匍匐在廊室。

不久,晉國大旱三年,赤地千里,晉平公從此一病不起。

由此可知,音樂是天與人相通的一種方式,音正而行正,談音樂不可不宣德。舜彈五弦之琴,歌《南風》之詩而天下治;紂為朝歌北鄙之音,身死國亡。故有太史公言: 聞宮音,使人溫舒而廣大;聞商音,使人方正而好義;聞角音,使人惻隱而愛人;聞征音,使人樂善而好施;聞羽音,使人整齊而好禮。音樂的教化作用即在此。

注: 師曠先生代表作是《高山》,《流水》,可是沒有琴譜留傳下來。

( 資料來源:《史記》《太平廣記》《韓非子.十過》)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