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mzxtd:香港透亮些就讓黨栽了

2003-07-09 15:2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香港「七一」50萬人大遊行,令中共政權在全世界面前丟了面子。

黨栽在自己家門口,心中自然是難受的。對於這樣的壞消息,黨的一貫方針是能封鎖就封鎖,封不了的就搞「消毒」。「消毒」性文章不外是把事件說成是壞人陰謀活動的結果。針對「七一」大遊行,就用「反中亂港勢力誤導港人」一類說詞去「消毒」。但這類在文章怨天尤人時,卻忽略了一個問題:香港的「正導」力量為什麼沒有起作用?

香港「七一」大遊行如果發生在1997年以前,把它說成「帝國主義/境外敵對勢力/反中亂港勢力誤導港人」的事件,還勉強能抓到點藉口。因為可以說那時香港在英帝國主義統治下,黨的組織不容易開展工作,阻止港人被壞人誤導的工作難度很大等等。但香港已經回歸、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了。這個基本事實就不能被忽略。在回歸整整六年後,還發生如此大規模的人民被「誤導」事件,黨是不能簡單把地把責任往「反中亂港勢力」頭上一推就了事的。人們會問:黨在香港的各種組織是幹什麼吃的?為什麼沒有能夠制止如此大規模的「反中亂港勢力誤導港人」的事件發生?

在這個問題上想用「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原則」為藉口來搪塞是不通的。該原則是說中央政府不干預或者少干預特區政府的工作。決不是說已經在香港合法存在的各種由黨維持著的組織可以聽任身邊的「反中亂港勢力」的「猖狂活動」而不鬥爭。決不是說居住在香港的黨員和愛黨群眾也必須統統對香港事務閉嘴。恰恰相反,目前黨在香港的各種組織和其他社團會黨一樣都是經過合法登記的香港團體。廣大在港黨、團員和愛黨群眾是持有合法居住證件的香港居民。他們是地地道道的「港人」,他們完全有權參與「治港」。難道能說宗教或者人權團體抗議23條的言論是符合「港人治港」原則的,而黨在港的組織和黨團員們為23條作辯護就是破壞「港人治港」原則的活動嗎?當然不能。因此「港人治港」原則對愛黨的港人來說只能意味著積極參與香港的政治活動而不是袖手旁觀。

應當指出,回歸後黨屬「港人」們「治港」的條件空前的好。首先特區政府領導人是黨信得過的好幹部。其次香港媒體為黨宣傳的力量也大大加強了。黨中央的聲音在香港早就暢通無阻,香港本地媒體也大幅增加了愛黨愛國的宣傳力度。還有,10多年來內地駐港機構成倍增長,大批經黨審查合格的人紛紛轉為香港居民。更還有威武強大的人民解放軍駐港部隊在作後盾。如此強大的陣容,怎麼說也不該讓「反中亂港勢力」把那麼多港人都「誤導」了去吧?

其實,說黨在港的組織和黨團員沒有積極參與「治港」工作是冤枉了他們。他們一直在很積極地工作:輿論工作方面的錢從來就沒有少花過,其力度是有目共睹的。對商界學界藝界人士的團結工作也搞得很有規模。各種旨在影響廣大市民的活動辦過不少。公共集會遊行也搞過。問題是他們努力工作卻成效不彰。這次七一大遊行,讓我們看到黨屬「港人」們「治港」的工作糟糕到了什麼程度。他們甚至不能給前往訪問的中央領導以起碼的面子。據說他們七一在維園裡租下的幾個足球場始終是一片令人尷尬的空曠。目擊者說其參與人數不過一、兩千而已。在50萬「被誤導」的反政府示威人群面前,這些「正導」力量更像是不得人心的「一小撮與人民為敵的勢力」。

記得文革期間,中共香港工委發動過一連串激烈的「反英抗暴」鬥爭。根據當時黨的喉舌的報導,其鬥爭規模也曾達數萬之眾。人民日報曾以「港英當局陷入香港人民鬥爭的汪洋大海」一類標題來形容其聲勢之浩大。人們要問:香港的黨組織在港英當局統治時期尚且有強大的號召力。而在香港回到祖國懷抱6年、各方麵條件大大改善後的今天,他們反而不能動員出一點像樣的力量去和「反中亂港勢力」相抗衡。黨在香港的力量越來越弱,這到底是為什麼?

答案其實很簡單:就因為香港比大陸亮,通透性高一些。亮的地方不適合黨的生存。因而大大削弱了黨的力量。這很簡單,卻也是為歷史所反覆證明了的事實。

具體說起來,亮的地方至少有三點對黨很不利:

1、敵人的聲音無法消除。而每當大人民眾能聽到敵人發言、看到敵人文章的時候,黨的工作就不好開展。查黨的光榮鬥爭歷史,每次路線鬥爭勝利的先決條件就是敵人被消音。彭德懷被摀住嘴後,「裡通外國」的罪名就成立了;劉少奇被隔離後,「叛徒內奸工賊」的案子就搞定了。等等。黨史上這樣的例子還很多。香港之亮,亮到「反中亂港勢力」們的言論處處可見,天天可聞。儘管有「文匯」、「大公」等眾多的媒體開足馬力抨擊批判他們的「謬論」,但只要這些人的言論不被徹底消除,很多市民還是會與他們的觀點一拍即合。這就必然令黨的教育工作付之東流。

2、黨在亮的地方不容易創造出克敵制勝的條件。大家都熟悉一句話:「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黨在和敵人鬥爭時就非常需要創造一些條件以便取勝。比如要整垮一些人,最好要有大量的案例證明他們致死致傷致殘了很多無辜的人。有了這樣的案例,不愁他們名聲不臭,也就不愁把他們整跨了。但是要在短時間裏搞出大量致死致傷致殘的案例,只有在內地才辦得到。在香港這樣辦非常困難。香港之亮,在於眼睛太多。各種國際組織國際媒體不但數量龐大而且能力不凡。黨在搞這種案例時一不小心就會被別人捅穿,進而鬧成國際玩笑。這樣對黨的損失就太大了。黨在內地搞這類案例,常常幾百幾千地出成果。可到了香港連一個也弄不出來。可見只要環境稍微亮一點,黨製造案例的工作就難於李白過蜀道。

3、黨在這樣亮的地方不容易保護自己。香港的媒體曝光之厲害是內地遠遠無法相比的。在內地環境下,媒體是為黨服務的。記者採訪黨的領導的過程也是接受領導重要指示的過程。因而在採訪時總是懷著崇敬幸福的心情提問題。保證每個問題都把領導同志問得舒舒服服侃侃而談。而在香港就不同了,香港記者的閃光燈專找領導有毛病的地方猛拍;提問時又刁又狠,簡直要把領導同志的皮給扒下來。在這樣惡意的媒體曝光下,領導同志的心情全都被破壞掉了,還怎麼工作?黨在香港的工作成效不好,和黨的威信不高有關係。而黨的威信不高則和香港的媒體的凶猛曝光有很直接的關係。江核心同志有一次諄諄教育電視記者張寳華,本來是想體現黨對我國境外記者的關懷。結果被凶猛的香港的媒體當成醜聞來播放,讓核心形象大受影響。也嚴重損害了黨在香港的威信。

收回香港,引來了一強力探照燈,在中國的軀體上打出一個曝光點。這曝光點不大卻刺得黨難受。這是當初鄧小平們設計一國兩制時沒有料到的後果。黨在香港回歸前主要期盼著豐厚的政治收穫,比如盛大回歸典禮上的榮耀、恢復行使主權的莊嚴、民眾愛國(即愛黨)情緒的高漲等等。黨的確得到了這些。但是當初對回歸之後黨可能遭遇什麼樣的挑戰並未進行認真的評估。尤其對香港高度開放透明的政治環境給黨造成的致命影響估計不足。須知黨一貫要靠黑暗的掩護才有戰鬥力,才有榮耀和威望。而到了香港這種亮地方,渾身的解數一概就使不出來了。不但如此,連自身的安全也有虞。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呀。

再展望將來,這種境況怕是不會有多大改善,倒極有可能變得更加對黨不利。上帝當初說:「要有光」。於是就有了光。從此光明就成了這個世界的發展趨勢。現在可以肯定的說,香港將來不會變得和大陸一樣黑,大陸倒會變得和香港一樣亮。這一天到來時,不知黨是否做好了準備?(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