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SARS禍首張德江─廣東隱瞞疫情打壓媒體真相

2003-05-15 08:22 作者:作者:夏文思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去年十二月廣州醫學院醫生鐘南山院士發現薩斯疫症傳染性極為嚴重後緊急上報廣東衛生廳,但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拖到春節後才上報中央,並封鎖疫情,打壓媒體,錯失控制疫情的良機,釀成全球大禍。

四月二十日衛生部長張文康,北京市市長孟學農因隱瞞非典型肺炎疫情而被罷官,消息傳來,大陸網上一片呼聲,要求懲辦造成疫情在全國和世界擴散的禍首、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因為薩斯病(大陸簡稱非典)去年十一月首次在廣東出現,以張德江為首的廣東省委對疫情不但上瞞下騙,而且還打壓傳媒迫害記者,甚至在中央領導人已指示不得隱瞞疫情後,竟然封殺新華社相中央電視臺有關疫情的報導,遂使疫情擴大到不可收拾之地步。

廣東敷衍中央,蕭揚密報非典

廣東疫情爆發於去年十一月,此疫傳染性之嚴重當局當時已完全清楚。據廣東非典救護專家指導小組組長、工程院士鐘南山醫生透露,去年十二月他所在的廣州醫學院接受了從河源轉來的一位奇怪肺炎病人,使用任何抗生素都毫不起作用,而兩天後河源傳來消息,當地醫院醫治過該病人的八名醫務人員全部感染上相同奇怪肺炎鐘醫生立時將此危險疫情上報廣州越秀區防疫站。隨後鐘醫生根據他日以繼夜的研究,證實這是一種新疫症,因此寫了一份報告送達廣東衛生廳。

但是對這宗傳染性極高,而又暫時無藥可醫的瘟疫之爆發,以張德江為首的廣東當局對外密而不宣,實行疫情封鎖,未能在瘟疫初起之時讓全民保持驚惕,把疫症控制在萌芽狀態,終於釀成彌天大禍。

廣東省委元旦前後知悉疫情後,直到一月底見疫症蔓延無法掩飾(患者僅廣州已一千餘人,而且中央對此已有所聞。據悉最高檢察院長蕭揚已通過他在廣州做生意的女兒獲知,向中央打了招呼),才以廣東省委名義向政治局寫了個報告,並在疫情匯報上玩了個花招,將患者人數減了一半,只報了六百多宗,而將另一半報為「懷疑個案」,在死亡人數上則將引起併發症不算到薩斯病例上,而算成該併發症。

這份報告匯報防治非典外,還向中央建議需要穩住形勢,不要給外面任何藉口在政治上攻擊中國,主動要求中央封鎖疫情消息。

二月七日中宣部下發了一個文件對有關非典的新聞報導作了指示,說有關報導必須統一口徑,數字要統一,處理方法要統一,報導方向要統一,而且要強調疫情已受控。廣東省委即以此文件為上方寳劍,下令廣東各媒體封口,不得隨意炒作廣東疫情。要統一口徑。

當時廣東出現搶購食鹽糧油白醋、板蘭根的熱潮,廣東當局下令一律不得報導,二月十一日廣東當局首次公布疫情,將患者人數再減一半,只說有三百零五人患非典型肺炎,而且極力淡化非典的嚴重性,有關報導說「多數病人症狀較輕」,「只有一定的傳染性」,「已住院病人都得到有效治療,情況穩定」。但卻大量引用張德江和省長黃華華的講話,說兩人要求衛生部門確保不讓病情擴散,不增加死亡人數,強調疫情「受到控制」。

而且在這段時間,一界之隔的香港醫學界和特區政府均派了人到廣東查問疫情,但均被「疫情已受控制」一句話打發掉。

就在這個時期,不知不覺蔓延在廣東的非典型肺炎已由一名廣州中山醫大附屬醫院的醫生劉劍倫教授於二月二十一日傳到香港,經香港傳到世界十多個國家。劉醫生自知已受感染,仍來港出席婚禮,他和妹夫均因此病死於香港,雖有其個人責任卻與廣東省打壓媒體有意隱瞞如此高危疫的決策有莫大關係。

張德江公報私仇鎮壓南方週末

三月初人大政協兩會期問,《南方都市報》採訪了在北京開會的衛生部長和鐘南山醫生,提到廣東非典型肺炎尚未受到控制,並引衛生部官員談話要提高公眾的知情權。據消息人士說,張德江見此報導後,勃然大怒,立刻下指示要求緊急處理南方報業集團,不僅南方都市報兩位採訪兩會記者立即刻被召回廣州,而且該集團其他報紙《南方週末》和二十一世紀環球報導》均連帶遭殃。成為轟動一時的媒體整肅事件。

廣東的消息人士說,張德江如此打壓煤體,一是出於他把媒體視為黨和政府的宣傳工具,越過此界限就被他視為造反,就要打壓的黨性立場。第二也有公報私仇性質。他在浙江當省委書記時,《南方週末》曾批評過他,他一直懷恨在心。

《南方週末》以揭中共官場黑幕著名,該報的策略是不惹地頭蛇,只揭外省的瘡疤,但想不到張德江會調來廣東省任第一把手。據廣東的記者說,張德江這次大權在手公報私仇,對方報業集團的打擊可以說是「往死裡整」,如對二十一世紀環球報勒令停刊整頓,對南方報業行政管理進行大換班,連中央新聞和出版總署的人都看不過去,說是太過份。而且張德江把新他的人馬新聞處長張東明調往南方報業,任《南方日報》副老總,兼《南方週末)總編輯,在第一線實行新聞檢查,廣東新聞界輿論大嘩。(南方固末)的己者們則一片悲觀絕望,人覺得留在這家已改得面目全非的報紙再無意義,紛紛出走另謀出路。

開脫罪責繼續打壓媒體

最近自由派知識份子的領袖人物李慎之去世,《南方週末》準備以兩大版面文章紀念,但被張德江派去的這位新聞宮張東明橫加阻撓一,編輯們作了妥協,但文化版朱學動紀念李慎之的文章最後亦被撤去,另一篇有關非典型肺炎文章也被改了三分之二。因為四月二十日北京兩名高官因隱瞞疫情被罷官,《南方週末》的編輯記者們大受鼓舞,打算在四月二十四日出版的這一期突出兩高官被罷免對訊息自由的意義,但秉承張德江封殺傳煤的張東明心中有鬼,將文章大刪大砍,極力維護廣東當局形象。結果最新一期《南方週末》遲了五個小時才上市。

鑒於粵港對張德江不滿之聲日甚,兩高官被罷官的第二天,香港中共背景的《文匯報》發表報導文章《張德江鐵腕抗疫獲肯定》為張評功擺好及開脫其隱瞞疫情的罪責,硬說香港媒體指責廣東當局隱瞞疫情與事實不符。

而實際上就在胡錦濤、溫家寳已講話要求各級官員不可隱瞞疫情後,廣東當局仍對傳媒報導疫情進行種種限制,不准報導外地疫情,甚至新華社和中央電視臺的稿也不能例外。以至廣東記者說:「也許只有在廣東,才有人敢封殺新華社和和中央電視臺的稿件」。

廣東傳煤說,以張德江為首的廣東省局視新聞工作者為仇敵,說「疫情不可怕,可怕的是媒體」,甚至說,香港搞得人心惶惶,就是媒體大作文章,聳人聽聞造成的。廣東的記者說,世衛來廣東檢查時,當局要老百姓和醫務人員除下口罩,但張德江之流卻為記者們戴上了「政治口罩」。

金日成大學能學到甚麼經濟?

張德江是遼寧人,生於一九四六年,文革中當過紅衛兵和下鄉知青,後因「政治表現良好」被選為工農兵大學生,在延邊大學學朝鮮語,畢業後留校當學官。文革後出現留學潮,但人家都到西方留學,他卻在一九七八年留學北韓金日成綜合大學學經濟。金氏父子搞經濟搞得北韓大飢荒,人食人,張德江在那兒能學到甚麼經濟?而且履歷表說他是留學生黨支部書記,在北韓那種比中國文革更恐怖的政治氣氛中,張德江學到的大概就是金氏父子的專政,張德江以左著名,以傳媒為敵就不令人奇怪了。

肉麻吹捧江澤民三個代表

據新加坡聯合早報說,張德江曾寫文章反對私人企業家人黨,但在江澤民提出私企主可以入黨的七一講話後,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不斷表態擁護江的七一講話。學北朝鮮當官必拍金氏父子馬屁那樣大拍江澤民馬屁。江澤民三一個代表」提出來後,地方諸侯中張德江是吹捧最肉麻者之一.他在十六大說,把江澤民二二個代表寫入黨章將樹立又一座理論豐碑」。張德江能進政治局,補李長春廣東省委書記之位,北京官場說皆因他的馬屁拍得好,因此兩會期間,太上皇江澤民下到廣東組對張讚不絕口,甚至說,「我今天確實高興,因為廣東省有你挂帥。」

這次北京拿罪責較輕的張文康、孟學農開刀,而對罪魁禍首張德江高抬貴手,一是他官階高,是政治局委員兼封疆大吏,撤他的職會造成較大政治震動。第二就是他有後臺江澤民支持,新班子不敢動他。但廣東民情已經沸騰,新聞界更是一片聲討之聲,若非典繼續肆虐,中央依然袒護這位金氏父子門徒,任其把持南國大權,不追究其法律責任這對已死於薩斯的數百名受害者,對於中國與世界經濟造成的巨大損失,都是很不公道的事。

轉自2003年5月開放雜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作者:夏文思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