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吳官正基本歇菜 羅干早已經嗚呼?

2003-05-13 16:32 作者:鮑光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江澤民逃到上海不是因為陳雲遺孀的保姆得了SARS,而是羅乾和吳官正得了薩斯。中南海上下都慌了神兒:原來在SARS面前不分尊卑貴賤!

羅干最後一次在新華網上露面是4月10日至15日在廣西考察工作,並附照片一張。蹊蹺的是當時對SARS已經開戰了,羅干的講話中竟一個字都沒提。有人質疑,羅幹到底去沒去廣西考察工作,他的那張圖片是4月10日拍的嗎?

新華網報導,4月6日至12日,吳官正到四川省成都、德陽、綿陽調研,但沒有出示圖片,而其最後一張圖片新聞是4月1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見德國巴伐利亞州州長埃德蒙楓-施托伊貝爾。

新華網又編假新聞

中國有句話是「只聽樓梯響不見佳人來」。在千呼萬喚之後,吳官正踩了幾下樓梯但沒露面,新華網5月7日以《吳官正:反腐倡廉要筑牢思想道德和黨紀國法防線 》為題報導說,「5月2日至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書記吳官正先後到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大慶、哈爾濱市考察工作」,就這麼馬虎過去了,連隨便配上一張過時的圖片都懶得弄。 對羅干乾脆連踩樓梯這道手續都免了。

中南海的哥們兒說:吳官正基本歇菜了,就是能再爬起來,也不知要多長時間,也不知能不能工作了,羅干已經嗚呼了。戰時抗「炎」領導體制A組B組裡你找不著羅乾和吳官正的名字了。

政治局常委七人

我到各個網上去搜尋這方面消息,果然報導說,「這個體制是,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胡錦濤和國務院總理溫家寳、國務院副總理吳儀等人作為A組領導,留守北京主持第一線抗SARS工作;B組官員則包括國家副主席曾慶紅、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常務副總理黃菊等人。他們將盡量不安排公開政務活動,以減少感染機會。」

這位哥們兒還說了幾句更絕的話:政治局常委從來都是七個人,老江不幹好事,出妖鱷子改成了九個,結果呢?搞東搞西還是七個。

政治局是聾子的耳朵

三月下旬,中央政治局召開了新老黨政軍高官生活會議。在會上,尉健行要求政治局按黨章,嚴肅討論關於江澤民在政治上、組織上應有的地位。關於江澤民的排名順序,一共提出三個方案。按照尉健行、丁關根等主張,江澤民要排名在九常委之後,順序為:胡錦濤、吳邦國、溫家寳、賈慶林、曾慶紅、黃菊、吳官正,李長春、羅干、江澤民。「兩會」後中央政治局討論了三次,仍未統一。

羅干嗚呼了,起碼江澤民可以做老九了。

羅干慘就慘在,為了穩定民心、為了顧全大局,死了還不能說死,連普普通通一個追悼會都享受不著,就這麼默默地走了!

江澤民又抖餿了

自從江澤民在大連照相時把總書記推到旁邊去以後,薩斯在北京就基本轉為地下游擊隊了。

香港文匯報十一日報導,隨著北京SARS疫情平穩下降,北京街頭人多了,餐館又漸漸火了,進商場超市閑逛的人多了,收銀臺需要排隊了,商場營業額逐漸增加了,酒吧也興旺起來了,市民的日常生活開始恢復正常了。 圓明園、香山、八大處、北海、什剎海等地遊人開始增多,酒吧和咖啡館人數也有所回升,近日乘坐公共汽車、地鐵的市民明顯增多,一些賓館飯店的入住率有所上升,商店、超市收銀臺前又排起長龍。

報導說,「因為宣傳防護措施得當」,街上戴口罩的人也少了。

傳染病學專家和北京市衛生局副局長各說各話

中新網5月10日報導,北京三0二醫院副院長、傳染病學專家張玲霞說,目前北京SARS「感染數字」已連續五天在百宗以下,的確令人興奮。但作為一個新的傳染疾病,在病毒變異迅速、病源不清及染疫基數龐大的情況下,不是短時間就能消滅的,很可能會出現反覆,完全控制仍需過程。

北京市衛生局副局長梁萬年10日在北京市防SARS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北京從五月二日以後,每天新收治的確診病人約在三十到四十,已說明北京市持續了十幾天的SARS上升平臺期下降到一個低水平的平臺,其上升趨勢得到了有效控制。

瞄著點兒

說一千道一萬,別管北京市防SARS新聞發布會上發布了多麼令人欣喜地好消息,都別當真,您就只關注著江澤民的動向,他什麼時候敢回北京長住,什麼時候北京的疫情就真是被控制住了。

(人民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