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奇書「008在行動」之:第七章 動之以情

2002-12-01 16:33 作者:作者:草天復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第七章 動之以情

手提電話響起來時,丹尼爾正處於爆發的邊緣。中共當局把美國偵察機和機上人員作為人質扣下來已經三天,這就等於說丹尼爾已經有72小時沒有睡覺了。來自白宮,國務院和國會的壓力幾乎讓他窒息。情報要求不斷。他已經開通了除開為了核戰爭準備的"沉睡者"之外的幾乎所有對華情報渠道。可是到現在為止,仍然一團糟。這件事情顯然在中共當局也引起了分歧以致混亂,丹尼爾從目前所有渠道獲得的情報顯示,中共當局也是手忙腳亂。可是,該死的白宮和國務院竟然讓丹尼爾提供中共如何考慮,什麼時候放人放機的"準確情報",如果中共都不知道,他丹尼爾又如何能夠知道?憑以往的經驗,丹尼爾知道這種情況下想收集"準確"預警性質的情報是沒有可能的。事件可能最後還是得由兩三名中共最高領導人親自拍板。除非鑽到他們腦子裡,否則這次中央情報局肯定又要受到白宮和國會的雙重攻擊。雖說和國會,白宮打交道的是局長,可是局長是政客,對中國情報的負責人畢竟是自己。他煩躁不安到極點,更主要還是他無法向白宮解釋清楚,中共的決策機制使得這樣的決策權集中到少數幾名最高領道人手中,所以就算丹尼爾手中掌握了大量的情報來源,他仍然無法搞清楚那三個都年過七十的中國老人在想什麼。那個國家已經把撒謊和欺騙人民的謊言傳到各個領域,連中央文件和會議記錄也假話連篇,無法讓人相信。

在與中共打交道的過程中丹尼爾驚奇的發現,由於那個國家的統治者為了愚弄人民而製造謊言已經成了習慣,後來竟然連他們自己也相信了自己的謊言,不是假裝相信,而是真正的相信了自己編造的謊言。他想起來上次中國國防部長前來美國訪問時親口告訴美國人民六四時天安門一個人沒有死時,中央情報局通過對他面部表情的技術分析,驚奇地發現他說這些謊言的時候面部表情是"真誠的"。CIA分析專家開始以為這些中共領導人都可以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撒謊,後來才搞清楚,他們是重複自己的謊言太多遍,以致真地相信啦。

對中共三巨頭的工作進展很順利,但是還沒有到使用的程度。何況丹尼爾暗中也不同意在這樣孤立突發事件中使用王牌。總書記兼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的大公子已經答應把今後賺的錢存到美國銀行;總理的兒子確實一身清廉,不但在海外沒有存款,在中央情報局的精心設計下,他現在倒欠美國賭王三億港元的賭債。至於說到中共第二號人物人大主席李憶恩,他公子在新加坡表演的春宮電影足以讓保守的中國人把他從人大委員長高位直接丟進垃圾堆裡。不過這些人都只能在非常時期才可以使用,他希望那個"非常時期"永遠不要來。他當然絕對不會同意為了一架撞壞的飛機和機組人員去動用王牌。他也知道,中共遲早會施放飛機和人員的,只是他希望他們不要獅子開大口,胡亂討價還價。這個總統可沒有八年前他的父親那樣對中國充滿感情。

電話鈴還在響,丹尼爾記得已經關掉了手提電話的。進入CIA總部的所有人是不允許使用普通的手提電話的。當時執行這麼規定有困難,結果保衛部門把當天所有手提電話內容錄了下來,在下班時作為走道的背景音樂放出了部分人的通話內容,結果沒有人再敢違反這個規矩。

他想等那個打錯電話的傢伙自己挂斷,不過由小到大聲的鈴聲越來越刺耳,已經引起秘書探進頭來。他只好從口袋掏出電話。

"餵,"他還沒有聽見對方說話,就對受話小孔吼起來,"不管你是誰,半個月後再找我。聽到沒有?"這個電話只是他在外面以貿易公司老闆身份交友喝酒時使用的。他完全有理由不聽是誰就大吼大叫。他想,半個月應該夠了吧?

也許他的聲音太大,沒有聽見對方回答。他想關掉電話,切斷電源時,聽到一個怯生生的聲音:"我想見你,如果可能的話----"

丹尼爾一下彈跳起來,急忙對著話筒喊道:"啊,不要挂電話!"

是春霞,那個湖南菜館夢湘的女招待。三年前丹尼爾走進那個餐館後不久,就把自己的電話給了那個女孩。第二天正好是星期六,他等了一天。第三天是星期天,他又等了一天。丹尼爾想,自己逼近是以總經理的名義見這個女服務員,她可能不好意思這麼急切找自己吧。於是丹尼爾把希望寄託在第二個週末,結果手提電話整個週末也沒有傳來春霞的聲音。那之後的三個月丹尼爾幾乎連晚上也不願意關掉手提電話,他一向佩服自己的判斷力,那個女孩一定對自己感興趣。何況自己也反覆暗示了她,自己離婚並且是公司總經理呀。三個月後,丹尼爾不再那麼自信了,當時他歸咎於自己的年紀,年紀不饒人呀!於是矜持的丹尼爾從被動轉為主動,他開始邀請春霞出來玩。春霞姑娘雖然總是那麼友善和婉轉,但畢竟是拒絕了,不是一次,而是三年一直沒有答應過一次。現在他第一次聽到電話中傳出的春霞的聲音,他顧不上進出CIA總部的手提電話都受到監聽的事實,在電話中顯得興高采烈。他也顧不上白宮和國會是否會找他了。他們畢竟可以等待的,反正北京都沒有決定。

他趕到馬里蘭州春霞姑娘住處前看到她時,差一點認不出她。春霞沒有穿服務員制服,那身漂亮的細花格連衣裙讓她美得讓人昏旋。她沒有化妝,細膩的皮膚在四月的華盛頓微風下白裡泛紅。她細細的眼睛透出淡淡的憂愁。這還是丹尼爾以前沒有看到過的。他想,可憐的甜心,一定有麻煩了。他暗暗有些高興,要知道,她有麻煩就好辦了。在美國,還有什麼麻煩是丹尼爾不可以幫她解決的。要綠卡,我可以一天給你辦下來,如果你高興,我可以讓她七大姑八大姨都移民來美國;如果你想到大城市謀職,我可以讓你選擇職業,沒有的職業我都可以創造出來啦。丹尼爾想著想著,白宮和國會壓給他的煩惱丟在腦後了。

他想牽住春霞的手,春霞沒有拒絕。丹尼爾的心一陣狂跳,隨即為自己好像回到幾十年前初戀時而感到一陣臉紅。春霞的手有些冰,她看著他問,"你喜歡我這樣穿嗎?"

"我喜歡極了。這還是第一次看你不穿工作服呀。真是很美。"丹尼爾由衷地讚嘆道。

"喜歡就好,我為你穿的。"春霞小聲的說。這麼一句話幾乎讓丹尼爾無法回答。他甚至突然覺得有些不現實起來。對於這這樣一個白人高官,想找幾個亞洲和中國女孩子愛上自己當然是小菜一碟。可是從三年前開始他發現春霞姑娘後,他已經知道,要得到春霞姑娘的愛才是自己所追求的。三年來自己追求的女孩剛剛主動打電話約他到住所,還剛剛說出了那樣的話。丹尼爾想,三年來以親近春霞為目的吃了那麼多湖南辣椒,出了那麼多汗,還是值得的。

"春霞,我們到附近去喝一杯咖啡,好嗎?你有些涼。"丹尼爾牽著春霞的手,輕聲說。他有一種感覺,彷彿他們已經是熱戀多時的情人。並且他有一種感覺,那就是春霞此時也有這種感覺。感覺到春霞的這種感覺讓他感覺更加好。

當他們坐在咖啡館,丹尼爾注意到春霞眼中的憂愁是如此深時,他才開始感覺到不安。三年來她都是同樣的制服,同樣的頑皮可愛,同樣的漂亮大方。今天----"今天,你覺得突然嗎?""覺得突然,不,完全不。"丹尼爾仍然輕輕的說,"我等了三年。"春霞微微笑了一下,隨即又回覆到淡淡的哀怨。丹尼爾覺得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消除給他突如其來的歡樂帶來陰影的哀傷。"春霞,你可以告訴我,你遇上什麼困難,還是有什麼麻煩了?"

"沒有什麼。"春霞淡淡的說,"也許我想告訴你一些事情,也許我只是想見你。這不可以嗎?"

"你知道我一直想見你,你一直拒絕我的。"

"對不起,我其實----,我很久以前已經喜歡上你。"

丹尼爾知道中國女孩子是絕對不會說出"愛"的,她們的喜歡在大多數情況下就是愛的意思。這也是丹尼爾一直想從春霞口中聽到的。他們兩個輕輕握住對方的手。丹尼爾心情已經平靜一些,是的,自己的感覺沒有錯,春霞姑娘一直喜歡自己。他對於春霞如此的表白竟然沒有覺得突然。他畢竟等等太久。

五十六歲的丹尼爾等了三年才等到這一天,如果有必要,他還可以再等三年,只到春霞完全投入自己的懷抱。當他們走出咖啡時,春霞已經投入到他的懷抱。

多少年來,這應該是自己最好的一次做愛,而不是性交。丹尼爾有些自豪,他仍然躺在春霞的床上,聞著不知是床上還是她身上散發出的迷人清香。活到他這把年紀,特別是他這樣的地位,在男女關係上對什麼是"性交"什麼是"做愛"再清楚不過了。性交就是在高潮過後一切都結束,或者你覺得該離開了。而做愛結束時,一切才真正開始。現在他正在計畫著如何和春霞姑娘從頭開始呢!他甚至想到,他要出錢把那個湖南餐館買下來,永遠作為兩個人的紀念。春霞已經起來穿著薄薄的睡衣坐在床邊,用手輕輕摩挲著丹尼爾的頭髮。丹尼爾不想動,他覺得好享受,但那中不真實的感覺又回來了。他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春霞和他做愛熱烈而享受,一切都真真切切。對了,是春霞那眼中的不時流露的哀怨,始終沒有離去。他瞇其眼睛看著眼前的春霞,她臉上的紅暈還沒有消退,薄薄睡衣下鼓漲的乳房還翹著小嘴。丹尼爾不覺又想去攬住她,被春霞輕輕推開,

"不要,丹尼爾,我可以叫你丹嗎?"她仍然聲音輕柔地像一陣微風。

這微風到丹尼爾耳中可以說如雷灌耳,他全身平直地,一種不可思議的角度從床上跳起來。他什麼也沒有穿,不過他顧不得這麼多,他衝向門邊,抓起掛在門旁邊的外套。當他發現口袋沒有被動過時,他臉色一下慘白起來。聲音也有些結巴:"你,你剛才叫我什麼,----"問話是多餘的,他剛才聽得清清楚楚,丹尼爾,昵稱丹。他沒有聽錯,可是他是一直使用假名字在和春霞交往呀。她竟然知道自己的真名字----

赤身裸體的丹尼爾幾乎渾身都冒出冷汗。那句有名的間諜的座右銘怎麼說來著?"聞到花香,你要四處找一下有沒有棺材"。如果你找到了,那將是敵人的棺材,如果找不到,那麼那就可能是你自己的棺材。

看到春霞仍然眼帶憂愁的安靜地坐在那裡盯住自己,他好像一下子明白過來。他警覺地掃視了房間四周,這時聽見春霞那微風般的聲音傳過來,"丹,你不用擔心,這裡沒有照相機!""閉嘴,你不許叫我'丹',"那個女人的平靜讓丹尼爾怒火中燒,"你這個----"

春霞艘的站起來用手勢打斷他,搶著說到:"你不要侮辱我,否則你會後悔的!"

春嫉姆從θ玫つ岫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