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用「不作弊有獎」治理作弊?

2002-06-28 07:0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6月27日《武漢晨報》刊登的這樣一則消息讓我瞠目結舌:武漢某大學機械學院出新招治弊,如果實行班級「零作弊」,將發給每個班級100元紅包,如實行零補考,再加發500元紅包。另據介紹,該學院這次新政策主要針對00級與01級的17個班,為此院方已準備2萬元經費,下學期一到校就兌現。

大學生作弊現象很嚴重,如何改變這種狀況以挽救學生,維護正常的教育秩序?武漢科技大學機械學院的做法是「不作弊有獎」。這到讓我想起寵愛兒女的父母對待自己愛折騰搗亂的孩子的「懷柔政策「:不搗蛋,不添亂就是乖孩子,就有這樣那樣的」獎勵「。只是不知人們是否意識到:現在的大學生不再是以前少不更事的孩童,他們扮演的是一個讓人有較高道德期待的社會角色?

做學生,就應在考試中不作弊;做一個有知識有文化的大學生,尤其應當誠實守信。給大學生發」不作弊獎「,我們對學生的道德期待竟墮落到如此地步。不作弊是學生基本的行為底線,而當基本的行為底線成為一種「高尚」的稀缺時,學校對學生道德評判的標準便出現了嚴重的錯位。事實上,學校也放棄了自己對」作弊「應有的強烈批判態度,嚴重降低了對學生道德水準的要求。

其實,放眼社會,這種社會道德規範評判標準的錯位是見怪不怪的普遍現象。提供「放心」的服務和商品是市場經營者成為一個經營者的基本道德底線,但是「放心」卻成了一種招徠生意的金字招牌。法官不徇私舞弊,不與違法亂紀分子相勾結,這是低得不能再低的職業道德,可是竟然有某市中級人民法院「因無一人捲入遠華走私大案」而榮立集體二等功。是的,當「不放心「和」無誠信」成為市場經營者普遍的遊戲規則,當社會道德規範成為無人理睬尊重的棄兒時,「放心」確實是一種難能可貴的東西;當走私分子將各機關的官員們一網打盡,個個擊破時,唯獨這些法官能堅持原則也很難得。但是,當我們對這些」難能可貴「肯定之餘,還要大加獎勵的時候,我們就製造了一種尷尬的評判錯位。我們甚至有理由認為這是一種滑稽的黑色幽默。

我不否認,誠信與廉潔在我們這樣一個道德滑坡的社會,確實是稀缺的。稀缺的固然是可貴的,也是值得肯定的,但它未必值得我們去獎勵。不管什麼時候,在哪個社會,我們獎勵的只能是稀缺的高尚和無私。嚴肅高尚的榮譽給了遵守基本的社會道德規範的人,那麼那些真正高尚的人,我們能給他們什麼?勤奮好學的」三好學生「和先進的班集體,學校表揚,還給物質獎勵;」不作弊「學生和」零作弊「的班級,學校也表揚,也給物質獎勵,這難道不荒唐嗎?對人們道德期待的降低,混淆的是基本的評判標準,加劇的是社會道德的滑坡。我們呼喚誠信,倡導追求高尚,但我們應當先找準自己的位置,找準評判倡導獎勵的標準,切不可把平常當成高尚,把履責當成榮譽。(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