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茉莉:天安門事件與西藏命運--"六四"13週年紀念

2002-05-25 02:4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一千年會過去,而我們的罪行仍然會被記憶。」這是一位納粹軍官,在戰後等待被處以絞刑時所說的話。

中國的屠夫們似乎不必有這份擔憂,還不到半個世紀,他們的罪行就很少有人再提起。對於許許多多捲入八九民運的中國人,「六四」是早該忘記的一個名詞。既缺乏宗教情操也缺乏人文關懷,既恐懼鎮壓也恐懼利益受損,於是,遺忘就成了最好的選擇。當恐懼成了習慣,人們也就用沈默認可了專制的暴行。燈紅酒綠覆蓋了長安街上的血跡,只有屈死的六四英靈,在長夜中呼喊永不停息。

遺忘意味著屠夫們的成功。然而,中國的屠夫們不可輕言勝利。有這樣一群母親---六四受難者的遺屬,在漫長的十三年中,她們不為恐懼所嚇倒,誓言「見證屠殺,尋求正義」,在高壓之下向官方的謊言挑戰。她們不是孤立的一群,在她們身後,有全世界善良的人們。

來自達賴喇嘛關愛

十三年來,在印度北方一個秀麗的山鎮───達蘭薩拉,始終有一雙關愛的眼睛,在注視著北京六四難屬的抗爭。每到「六四」這個日子---死難者一年一度的祭日,達賴喇嘛和流亡藏人,總是要舉行宗教性的儀式,為中國六四死難者超度。達賴喇嘛多次發表紀念六四的演說。

在一次又一次紀念演說中,達賴喇嘛誠摯地表示:「我為那些為支援自由和民主向強權政治挑戰的青年人而感動。」「我對他們的努力表示支援,對當時失去生命者表示衷心的懷念和敬意。」「 我寄言中國的兄弟姐妹們:永不放棄你們的希望與信心。」 2001年初,正是海內外人權人士為天安門母親獲諾貝爾和平獎爭取提名之時,我本人把全美學自聯網站上有關天安門母親的資料,寄給印度的西藏朋友,請他們轉交給達賴喇嘛,希望身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有提名資格的達賴喇嘛,能夠為天安門母親提名。

由於二月一日是諾貝爾獎提名截至日期,時間緊張,達蘭薩拉的西藏朋友以第一速度把我們的材料送到達賴喇嘛辦公室。但遺憾的是,達賴喇嘛當時已經離開居所,前去印度佛教聖地菩提伽耶,主持時輪金剛大法會,後來因生病中斷了宗教儀式,被送往醫院治療。雖然達賴喇嘛沒來得及在二月一日之前給天安門母親提名,但他在病癒之後,閱讀了我們提供的有關材料,寫下了一封感人肺腑的支援信。

在2002年4月11日達賴喇嘛的親筆簽名信中,他寫道:「 我瞭解到,天安門母親已經把實現這些目的作為她們抗爭的焦點,與此同時,她們互相之間提供了實際援助和道義支援。我樂於支援她們,並且鼓勵他人以其任何可能的方式給予支援。我祈願,天安門母親的努力將帶來成功的喜悅,將為中國和周邊地區的每一個人創造一個機緣,使他們生活在更大的和平與尊嚴之中。」

暴力壓迫不分種族

直到今天我們才認識到:沒有五十年代的西藏「平叛」,就可能沒有1989年的六四鎮壓。因為,專制暴力的本質是一致的,是不分種族的。對他民族的殘酷鎮壓,不可避免地導致對本民族的暴力。

丁子霖女士和蔣培坤先生在一九九五年撰寫的一篇文章《大家都來關心西藏的人權問題》裡,表達了他們作為中國知識份子對西藏的愧疚,並清楚地指出不同暴力之間的關連。他們說:

「在中共統治西藏的四十多年時間,在我們這個有著十二億人口的國家,除了像胡耀邦那樣的少數中共領導人和魏京生那樣的少數持不同政見者之外,幾乎沒有人站出來為藏族『同胞』的非人境遇說一句公道話,或對藏人的苦難表示過些許同情;相反絕大多數的中國人默認了中共政權對藏民的鎮壓,默認了中共當局在藏族地區推行的剝奪藏人自由和民族自決權的政策。更讓人難於理解的是,很多人居然相信中共在西藏問題上的意識形態宣傳,而且至今甚少省悟。我們中國人的頭腦實在被共產黨改造得太麻木遲鈍了,有時這種麻木和遲鈍竟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地步。89年春天北京爆發了規模空前的學生民主示威運動,但是,人們在沸騰、喧囂的天安門廣場上,卻沒有聽到過中國學生聲援西藏人民的聲音,而參與那場運動的人們不可能不知道,僅僅在這兩個月之前,中共當局剛剛在拉薩對藏人進行了一場血腥的屠殺。」

在認識到每一個歷史事件都不是孤立的,每一個人的命運都和他人的命運相連之後,丁子霖和蔣培坤兩位衷心地祝願:

「願中國人拋棄掉昔日的傲慢, 願中國人不再有昨日的麻木, 願中國人和西藏人攜起手來, 為了中國的明天。 也為了西藏的明天。」

戰勝恐懼 共同奮鬥

在紀念六四10週年時,達賴喇嘛曾說:「 作為一個西藏人,我感到通過天安門事件使中國人更好地瞭解了西藏的遭遇,使他們第一次認識到我們西藏人提出的一些自治條件不僅僅是在做宣傳。我也深深地被來自中國的要求領導層關注西藏問題的呼聲所鼓舞。解決西藏問題不僅僅是西藏人民自己的事情,而是全體中國人民的。」

可以說,正是給中國人帶來巨大震撼的六四事件,使得不少人重新認識中國政府對西藏的政策,追尋西藏的真實歷史,反思西藏人長期反抗的正義性。然而,認識到的問題卻無力解決,長期生活在專制暴力的恐懼之下,人們不知不覺地與專制配合,從而喪失了與之抗爭的意志。

在紀念六四13週年之際,我們不能不承認,屠夫們至今逍遙法外,專制之所以延續而強大,是因為我們的恐懼與怯懦。對此,同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昂山素姬說:「恐懼是一種習慣。當然,作為內觀修煉者,我已看到這種習慣可以被多種方法所打破。也許打破這種不真實習慣的最重要的方法,是與真誠的人們共同奮鬥。」

昂山素姬戰勝了恐懼,她的奮鬥已經取得初步成功。在同一塊大地上流過鮮血的中國人和西藏人,讓我們在六四這個日子裡誓言:永不退縮!

寫於2002年六四前夕

(博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