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記者採訪被打 還要「留此存照」

2002-05-01 19:43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山東《齊魯晚報》4月29日在頭版,配圖刊文報導該報記者在一家飯店採訪被打的情況。

  這篇報導主題為《微山湖魚館何以如此霸道》,副題是《毆打、拘禁記者,叫囂「你也不看到了什麼地方了,我們是什麼人,找死!」》。文章說,該報記者在濟南市「微山湖魚館和平路分店進行正常採訪時,遭到該店工作人員的圍攻和毆打,照相機和摩托車被損壞,記者遭非法拘禁,被強行關進一雜物間。」

  被打記者是《齊魯晚報》社區新聞部的年輕記者彭東。據彭東講,近期他正在採訪青島啤酒與濟南趵突泉啤酒銷售大戰的情況,需要一張配文照片。因為微山湖魚館和平路分店挂有「青島啤酒專賣示範店」的標牌,4月28日下午1時30分左右,他趕到該店,在前臺用數碼相機拍了張標牌照片。

  彭東的行為遭到了前臺服務員的阻撓。報導說,「一位據說是女經理的人十分惱怒,稱記者未經同意拍攝違反該店規定。記者解釋並無惡意。對方稱:『什麼也別說了,已經晚了。』在他們的緊逼下,記者將數碼相機拍攝的照片進行了刪除。但他們堅持將相機留下,記者不同意。當記者執意要走時,該店十幾個員工將記者圍住,有人叫嚷『不能讓他走出大門』。期間,一名工作人員還拿來相機,給記者拍照,稱『留此存照』。」

  下午2時30分左右,彭東用手機向報社求救。據彭東講,這時,一位被人稱做經理的中年男子讓他到大廳後面的小屋裡去。彭東不同意去,要在大廳等領導。報導說:「一群人拽住記者朝小屋裡拖,並開始動手打記者。記者被拖進小屋裡後,這些人拳打腳踢,為首的一位將記者腦袋按到桌子上猛擊。記者被打得頭暈目眩,倒在地上,又挨了一頓猛踢。這些人又將記者拽起來按到凳子上坐下,為首者連摑了記者三個耳光,還高叫:『你也不看到了什麼地方了,我們是什麼人,找死!』之後,幾個人開始搜記者的身,將其身上的手機、數碼相機和手提包全部搜走。」

  接到求救電話後,《齊魯晚報》社區新聞部主任張波濤趕到微山湖魚館。報導說,張波濤詢問為何扣押記者時,「一名值班經理稱記者未打招呼就拍照,然後又說記者耍流氓。」張波濤問有何證據,「該女經理竟如此回答:拍女服務員的照片就是耍流氓。」張波濤要求見記者,女經理和服務員異口同聲地說記者早走了。彭東說,此時,他正被關在雜物間內,一位年輕男子專門看守。聽到主任在大廳交涉,他就高聲喊主任,那名男子揚起拳頭,恐嚇道:「再喊,就揍你!」

  在多方聯繫找不到記者的情況下,下午3點20分左右,張波濤向110報警。110出警,彭東才被從雜物間放出來。經清查,彭東的數碼相機已被損壞,無法使用。記者的摩托車也被轉移他處,找回後無法啟動,只好推回報社。


  經濟南市中心醫院大夫診斷,彭東「前額右側有4x2cm皮膚腫、青紫,右顴部青腫,下頜部腫、皮膚挫傷,額前多處皮膚挫傷、腫脹……」。

  濟南微山湖魚館是濟南一家非常有名氣的飯店,現有四五家分店。今天,記者電話聯繫事發的和平分店。一位薛小姐說總經理不在,她說,報紙不能登什麼就是什麼,本來就沒有揍人,報紙登別人殺人別人就殺人了嗎?記者問她是否在現場看到沒發生打人事件,她說:「我不在,回店後聽別人說的。」

  《齊魯晚報》的報導說:在記者要求對方賠禮道歉時,「一位姓程的負責人稱打人者害怕,跑了,找不到,他代表魚館賠禮道歉。」記者終於撥通了這位名叫程春淼的負責人的手機。記者講明採訪目的後,程先生先問記者是否是錄音電話,然後講對此事他「不便多說」。之後手機挂斷。

  記者與山東省記協聯繫,一位張姓同志說,他們尚未接到媒體的投訴,有關事情尚不知曉。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