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國農民生活在九地之下

2002-04-15 02:49 作者:余英時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原普林斯頓大學歷史系教授余英時的評論: 最近大陸出版了一本非常暢銷的書。是一月出版的,作者叫李昌平,它的書名是<<我向總理說實話>>,完全為農民請命的一本書,據說五萬冊已經銷光了。而且有很多的農民也花錢去買這本書看,這是一個很突出的現象,知識界也對這本書討論得很熱烈。再加上前幾個月我們提到的一本書叫<<黃河邊的中國>>,專講河南農民的痛苦的情況,跟這本書配合起來看,可見得農民的問題現在已經是對政治、社會關心的人最集中的一點了。這一點再加上朱溶基總理所說的農民已不堪重負,裡面在沸騰這種話,可見得中國問題之所在。農村怎麼樣跟上現在的時代,特別是這個市場日益擴大的情況之下,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中國有13億人口,農民至少佔有9億,這是一個不得了的數目字。我們知道美國農業人口頂多不過5%,甚至還不到。在這種情況之下,中國農民的前途怎麼樣?是最值得關心的問題。因為農民是散在各地的,又沒有全國性的組織,所謂的農會也都是地方性的,而且現在也不准組織。李昌平這個人我不認識,只知道他大學畢業,還得個碩士學位。但是他是從農村裡面出來的,擔任過四個鄉村的黨委書記。我們知道,今天的黨委書記已經是一種土皇帝了,為所欲為,許多黨委書記都是壓在農民頭上致富的。這位李昌平居然跑到北京研究農民問題,變成農民的代言人。這也看得出來中國的知識人的一個傳統,就是要為民請命。現在是他是為農民請命,所以他在書上印的是農民真苦、農民真危險,而且還說要給農民以國民的待遇,那就是說,現在的農民是二等公民。這是一個極端不平的一個現象。

1954年共產黨在北京開政協會議,那時候的梁漱溟是一個很有名的思想家,一直是關心農民生活的,替農民說話。他那個話是說,今天的農民在九地之下,和工人相比,工人在九天之上。這句話觸怒了共產黨,只有共產黨能夠有資格為農民說話,你是什麼東西?可以以農民的代言自居?從此以後,梁漱溟就受到圍剿,使他不能說話。這個人是一個傳統的士大夫,所以他堅持自己的意見,人沒有屈服。在今天看來,他的話看來要修改了,不只是農民在九地之下,工人也一樣也在九地之下。農民和工人階級現在處在很困苦的一種階段,農民尤其在許多地方收到很多白條,可見苛捐雜稅之類的負擔非常大。李昌平主張取消這些,不是說減輕,而是跟其他人一樣,照收入比照交稅。事實上農民生活很苦,交不到什麼稅的,如果這樣一來,農民就等於說是負擔大減了,中央以至地方很難維持了。

中國從明清以後,交稅的錢完全在田上,誰有田,誰就交稅。本來有一個人口稅,這個稅就拼到田裡邊去了,攤丁入畝。所以換一句話說,在明清兩代,一直到民國,你沒有田,根本就不要交糧,地主非交不可。所以我們可以說,大家有一個誤解,以為共產黨革命是為農民翻身。其實農民的情況在傳統的制度之下,有它的基本保障在那,而且它不要交付銳,也不要出勞力。並不是過去農民好得不得了,但是確實比共產黨之下多一點保障,共產黨現在的田實際上還不是給你的,在你交的稅上,錢還是屬於共產黨的,屬於公家的。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農民比過去以來,只有更慘而不是更好。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