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東海一梟:請朱總理讓位

2002-03-31 21:2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這句話,在我心裏已經埋藏了好長一陣子了,實在不忍說出來,因為您的幹勁、魄力、威望、清廉度,在國家領導人當中都是第一位的。在老百姓眼裡,如果說洪洞縣裡還有好人的話,非君莫屬。

然而,既使強忍熱淚,既使冒犯了您,而今我也要說出這句話了,為我們這個多災多難危機重重的文明古國,為了受欺受壓、苦難深深的底層貧弱群體!您彪炳的政績,大大小小的媒體包括您自己,早已大肆宣揚過,就不再重複了。略舉幾點您當政以來的不足和失誤吧:

一、經濟改革措施不當。具體而言,即國企改革,未能觸及產權改革。1998年,許多有識之士就提出了"股份化" "勞者有其股"主張,您的答覆是:國企改革不是"一股就靈"。完善的股份制私有制,是市場經濟這隻"看不見的手"發揮作用的前提,是經濟發展不能迴避的"體制性並礙"。不突破這一障礙,其它施政綱領、措施,必定大打折扣。

二、機構改革虎頭蛇尾。具體表現在,1、儘管國務院分流的公務員不再屬公務員編製,但仍享受公務員的一切福利待遇,仍由財政供養,這些人不是去創造新的財富,而是換一種形式,重新寄生在財政上,其結果,不過是改變了"增加老百姓負擔的方法",而已而已;2、地方上的精簡工作,一直未能有效展開。

三、"三農"問題解決無方。正如李昌平上書所說:農民真苦、農村真窮、農業真危險!您一直喊要"千方百計增加農民收入,減輕農民負擔",具體招術卻只停留在技術性層面,什麼調整農業結構呀、發展農業產業化呀,不能從整體上和根本上解決農民困難。平均30個農民要供養一個當官的,苛捐雜稅多如牛毛,負擔從何減起?如農民順口溜說的:可憐總理太辛苦,可憐政府靠不住。您是政府大總管,政府靠不住,說話不算數,有您一份責任吧。當務之急,只有還政於農,由農民真正享有各項民主權利,才是解決農村問題的根本辦法。

四、教育改革南轅北轍。教育是公益事業不是第三產業,政府的擔子不能推給社會。教育產業化的口號提出以來,從城市到鄉村、從大學到小學,大大小小官辦民辦的學校,都成了盤剝百姓、以聚斂財富為目的的獅子口。導致了多少貧困兒童失學、農家子弟上不起大學啊。

……

還有腐敗現象越來越嚴重、貧富差距越來越大(一小部分人富起來不是靠誠實勞動而是靠貪污受賄和盤剝掠奪)、失業和下崗人數眾多、社會分配嚴重不公…,等等等等,問題重重啊。但,這些都不是問題的關鍵。

如果沒有您苦苦撐著,恐怕我黨未必還能維持眼下這個局面。說您勞苦功高、國家棟樑,一點不過分。但是,憑您的地位、魄力和居高不下的民意支持率,您本來可以做得更多更好更進一步的。您在位的幾年,正是新舊世紀交替、國際形勢變幻的關鍵時刻,也是我國政治體制改革卡在瓶頸裡出不來的歷史關鍵時刻,您卻只滿足於東一鋣頭西一錘地為陳舊僵化的體制修修補補、醫頭醫腳,滿足於做一個技術官僚、一個清官。唉

確實,您不失為一個舉世皆濁獨能清、比較清正廉明的官員,也為民為國幹過不少好事實事,如果您不是總理,那是怎麼讚美也不過分的。可對於國家大總管來說,這個標準是否太低了點?梁啟超說得非常中肯:"近世官箴,最膾炙人口者三字:曰清、慎、勤。夫清慎勤,豈非私德之高尚者耶?雖然,彼官吏者受一群之委託而治世者也,既有本身對於群體之義務,復有對於委託者之義務,曾是清慎勤三字,遂足以塞此兩重黃任乎?此皆由知有私德,不知有公德。故政治之不進,國華之日替,皆此之由"。(梁啟超《論公德》)。

一國總理最大的"公德",不僅僅是"清慎勤"而已,也不僅僅經濟方面的成就、業績,如果能給人民和國家一套好的制度,給災難深重的中華民族一個安居樂業、文明富強的制度保證,那才是真正的功德無量。不然,任何試圖繞開權力制衡機制、繞開科學管理社會的政治民主規則,探索什麼"中國特色"的清廉、務實、高效的路子,都是事倍功半,甚至徒勞無功的。梁啟超在《論政府與人民的許可權》中一針見血地指出:

"然則政府之正鵠何東乎?曰:在公益。公益之道不一,要以能發達於內界而競爭於外界為歸。故事有一人之力所不能者,則政府任之。有一人之舉動妨及他人者,則政府彈壓之。政府之義務雖千端萬緒,要可括以兩言:一曰助人民自營力之所不逮,二曰防人民自由權之所被侵而已。率油是而綱維是,此政府之所以貴也。苟不爾爾,則有政府如無政府"敢問,在您寫總理的這幾年裡,人民的自營力、民主權力和自由度是增加了還是減少了?強勢集團、官僚階級在經濟、政治各方面對弱勢群體的侵犯、迫害、欺壓是減輕了還是加重了?"又有甚者,非惟不能助民自營力而反窒之,非惟不能保民自由而又自侵之,則有政府或不如其無政府。數千年來,民生之所以多艱,而政府所以不能與天地長久者,皆此之由"。

之所以不能更好地推動改體改革,與您關於民主、人權的糊塗認識和錯誤觀點有關,這從您斥臺灣民主選舉為政治笑話可見。當我聽您在答記者問中說什麼:"我們在共產黨的領導下,一直在進行著反對專制、獨裁,反對反動政權、侵犯人權,一直是為這個問題在做鬥爭,我們今天怎麼會反過來壓制人權?"時,我唯有苦笑而已。這個問題對您恐怕過於高深,不說也罷。

這兩年來,明顯可以看出您身體差了、鬥志弱了、幹勁小了,所謂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當你抱持一腔敢踩地雷陣敢跳懸崖峭壁的豪勇時都沒辦到的事,期望您力衰氣竭後重打鑼鼓另開張,並不現實。所以,勸您連任的話,不是客套,就是另有所圖。國家已百孔千瘡,民族元氣已奄奄一息,時不我待啊,等不起了啊總理!

我的忘年交您的老上司胡繩老,生前曾說過,要對政府、對您有信心。時至今日,我不得不冒昧地說,我的信心已喪失殆盡。相信許多人與我有同感。當然,我說過,作為體制內的一名清官和幹員,老梟對你依舊保有足夠的尊敬。所以才直言忠告,換了別人,老梟才懶得對牛彈琴哩。呵呵

2003、3、26

--原載《議報》
(東海一梟 3/30/2002 1:26)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