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國高校繼續努力使外國學生安心學習

2002-01-07 05:5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華盛頓 ─ 美國各地的大學繼續努力,使外國留學生在發生"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以後在校園裡安心學習。 美國有各類高等院校3,500多所,其中很多學校有人數可觀的外國學生。據美國教育理事會提供的資料,在美國留學的外國學生有570,000人,其中約40,000人來自阿拉伯國家。 在美國1,400萬高校學生中,外國學生的比例佔不到4%。美國高校非常希望吸收外國學生。

國際教育工作者協會(NAFSA)是美國一個以外國學生為工作對象的專業組織。該協會執行會長馬琳.M.約翰遜發表聲明說,即使是在發生"九.一一"悲慘事件後的困難時期,"高等教育界仍明確表示要堅持歡迎外國學生和學者前來美國的方針。" 人們普遍認為外國學生為校園活動提供了全球視野,豐富了美國學生的學識。

在美國的報刊上曾出現一些報導,談到具有中東和伊斯蘭背景的學生受到騷擾的事件。然而,大部分學校的實際情況要平靜得多,並不像媒體報導所描述的那樣。有一些外國學生返回自己國家,其主要原因是來自家長的壓力。 約翰遜說,"騷擾事件雖是孤立的現象,但引起了人們的擔憂。有些(外國)學生曾考慮自己該不該回國。令人欣慰的是,目前在美國學習的50多萬外國學生中,只有極少數的人選擇了回國這條路。"

美國國務院國際信息局進行的一項非正式調查顯示,美國大學對世界貿易中心和五角大樓慘案引起的巨大震驚所作出的反應具有以下的共同點:

─ 大學校長普遍發表聲明,要求學校保持平靜,並譴責任何針對穆斯林的偏執行為。

─ 舉行守夜活動,強調和睦及對美國穆斯林的尊重。

─ 大學行政人員通過打電話或發電子郵件同穆斯林學生進行聯繫,瞭解他們是否安康,並就如何平息因"九.一一"恐怖事件而引起的情緒波動提供指導。

─ 各大學設立專門的網站,使學生瞭解美國政府機構(如移民局)所採取的行動,這些行動可能影響到學生。

大多數大學校長發表的聲明都對偏執行為表示了強硬的立場。位於馬薩諸塞州波士頓的東北大學校長理查德.弗裡蘭在致全校師生員工的信中說,"任何偏執行為在我們學校都是不可接受的。" 他說,"一旦發生這類事件,我們將大力進行調查,找到肇事者,並通知負責起訴仇視性犯罪的有關地方和聯邦當局參與處理。我們將毫不動搖地堅決保證全校人員的安全。"

位於首都華盛頓附近的喬治.梅森大學教務長彼得.斯特恩斯向教職員提出了一些要求,要求他們"尊重不同觀點,避免使用刺激性語言;以寬容的胸懷對待個人的經歷和情緒;願傾聽在一定限度內發泄的怨氣,同時明確表示必須保證全體學生有一個安全的環境。"

網站在使學生瞭解形勢發展方面特別有效。據喬治.梅森大學國際項目與服務辦公室主任朱莉亞.芬德利說,校方不遺餘力,最大限度地抵制謠言,減輕人們的憂慮。學校建立一個名為"九.一一最新消息"的網站(http://www.gmu.edu/mlnavbar/sitemap/findex.html)和一份校園通訊向學生通報恐怖攻擊事件發生後可能會影響到他們的最新事態發展。

芬德利在接受《美國參考》採訪時說,"九.一一"事件發生後,她的辦公室立即向所有外國學生發出電子郵件,建議他們和學校工作人員進行一些交談。 芬德利說,"很多學生這樣做了。我們抽時間坐下來同他們交談,問他們如何應付這一局面,感覺怎麼樣。有幾位學生開誠佈公地同我們交談,把他們自己的經歷告訴我們;他們還說他們的確感到憂慮 ─ 沒有心思上課,整天只想盯著電視機,對別人會怎麼看待和對待他們感到十分緊張。"

芬德利說,學校的諮詢中心派工作人員到學校各處進行"走訪式交談"。她說,"這是學生傾吐衷腸的機會,他們確實說出了自己的心裏話。" 芬德利說,儘管有各種憂慮,在喬治.梅森大學註冊的大約350名阿拉伯和穆斯林學生中,只有大約10名學生退學。這些學生告訴校方,他們打算春天再回來上課。她說,"校方對退學學生相當支持,積極為他們退還了費用。" 芬德利說,校方沒有接到過任何攻擊或騷擾中東學生的報告。她說,不論當時還是現在,校園警衛隨處可見,他們還安排時間同學生交談,讓他們放心。

在密歇根大學,有1,600多名中東學生就學。密歇根大學的教學研究中心向教師提供全面的指導性意見,就如何鼓勵學生對"九.一一"事件開展討論提出建議。教學研究中心的建議一方面鼓勵大家就情緒問題開展自由討論,另一方面強調,應注意不要讓學生受到這場悲慘事件的雙重打擊,因為這個令人髮指的事件已經使大家都受到震動,不應該讓學生再被以偏概全的謬誤所傷害。(見http://www.crlt.umich.edu/tragedydiscussion.html)

密歇根大學國際中心副主任凱.克利福德說,沒有任何學生因"九.一一"事件產生憂慮而退學。她告訴《美國參考》說,"我們這裡發生過兩、三起(騷擾)事件,但是其它學生對他們表示很大的支持,因此他們沒有走。" 克利福德說,有一次,校園的守夜活動吸引了大約5,000人參加,而專為幫助憂心忡忡的學生而設立的諮詢服務只有兩人到場。

在穆斯林學生很少的大學,校園裡也十分平靜。賓夕法尼亞州東斯特勞茲堡大學國際項目和學生交流處主任博.凱佩爾對《美國參考》說,他們學校只有三名中東學生,沒有一個學生回國。他說,學校作出的反應是,每月舉行一次由學生和社區居民參加的討論會,討論種族主義和偏執行為等問題。

弗羅斯特堡州立大學距第四架被劫持的飛機在賓夕法尼亞州墜毀的地點僅30英里。這個學校只有兩名中東學生。該校國際教育中心協調員托馬斯.卡爾告訴《美國參考》說,"這次攻擊發生後不到一小時,我們就要求這兩位學生通知他們的家長他們都安然無恙。" 他說,到目前為止,沒有發生任何問題。"我們舉行了很多守夜活動、遊行、公開論壇之類的活動。"

位於弗吉尼亞州林奇堡的蘭道夫-梅肯女子學院有大約15名穆斯林學生,有些學生戴穆斯林頭巾。學校的國際項目主任唐.凱佩茨說,沒有一個學生離校回國。她說,"她們都表示在學校裡感到很安全。" 這個學院為外國學生和本國學生舉辦了一系列名為"理解星期二"的討論會,交換各自的看法。凱佩茨說,有些美國學生通過參加討論會向她們的穆斯林同學表示了同情。

在密歇根州底特律的韋恩州立大學,穆斯林學生得到其他學生支持的情況表現得尤為明顯。該校的非穆斯林女學生頭戴穆斯林頭巾參加一個稱作"戴頭巾表聲援"的活動。該校婦女和平同盟和穆斯林學生聯合會的成員協助分發了密歇根州迪爾伯恩市麥卡伊斯蘭商場捐助的約200條頭巾。 據韋恩州立大學穆斯林學生聯合會主席拉那.達烏德說,學校沒有發生過針對中東學生的暴力行動,只是有些人遭受過言語上的騷擾。美聯社援引達烏德的話說,離開美國回國的留學生中,"大部分是因為他們的父母要他們回去。"

科威特駐美大使館發言人沙菲克.加布拉對美聯社說:"有些學生感到擔心。他們在科威特國內的父母比他們還擔心。有些父母想要孩子們同他們在一起。"

《高教紀事報》12月19日刊登的一篇文章援引亞利桑那州圖森當地的伊斯蘭中心主任奧馬爾.沙欣的話說,各種荒誕的謠言嚇得很多家長求他們的孩子回國。"有一位家長打電話問我:你能出門嗎?能上清真寺嗎?有東西吃嗎?" "我說,'你在說什麼呀!'"

即使是在9月11日以後離開的學生,大多數人 ─至少是很多人 ─ 仍然打算回美國學習。據伊利諾伊州埃文斯維爾大學外國留學生服務中心主任蘭達.欣克爾說,該校有17名學生因家庭壓力而返回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但所有的學生都已完成2002年春季課程的註冊。

加利福尼亞州州立大學負責外國學生事務的丹.約瑟菲尼說,在62名剛入學的阿聯酋本科生中有24名學生因家人的擔憂而回國。但是在此前入學的198名學生中,沒有人離開。

就在中東學生擔心由於發生"九.一一"恐怖主義攻擊事件而可能遭到敵視的時候,調查研究的結果卻顯示穆斯林在美國人心目中的形象有所改善。 12月份由獨立輿論研究組織皮尤研究中心在全國範圍內對1,500名美國成人進行的一項調查表明,對美國穆斯林有好感的人數比例由3月份的45%上升到59%,儘管40%的人認為恐怖主義分子進行9月11日攻擊時,至少部分地是出於宗教的動機。

美國人口統計資料顯示,中東裔美國人比多數美國人要富有,教育程度要高。大多數中東裔美國人受到社區的歡迎。

《美國參考》Jane A. Morse 撰寫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