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激憤愛國者之中國危機論

2001-12-03 18:5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美國的反恐怖主義之戰開始一個月多了,儘管中共高層一再重申支持反恐怖主義,但是大陸的主流輿論仍然延續著9.11後的幸災樂禍--因為美國還沒有抓住本.拉登和摧毀塔利班政權。中央電視臺不放過每一個阿富汗平民控訴美國轟炸的鏡頭,不放過任何對難民、特別是兒童和婦女在戰爭中的悲慘處境的報導,不放過國際上反戰的遊行和抗議,不放過美國的盟國發出的任何不協調聲音;官方新華社主辦的《參考消息》連續多天整版整版地摘發世界各大媒體、特別是歐美主流媒體對阿富汗之戰的悲觀評論,網路上更充斥著「阿富汗是又一個越南」、 「美國的噩夢剛剛開始」、「反恐聯盟出現裂痕」、「本.拉登是受壓迫民族的英雄」、「一個拉登倒下去,千萬個拉登站起來」等標題……
但是,他們中也有一些理智者,逐漸把關注的中心由幸災樂禍轉向中國的國家安全,表現出沈重的憂患意識:如果美國贏得了這場反恐怖戰爭,那麼它的超強地位將得到空前的鞏固,這對於中國的國家安全來說,無疑是最致命的威脅。
一方面,在地緣政治上與中國最近的兩個大國竭力向美國靠攏,特別是作為中國制衡美國的王牌俄國大轉向,對中國是個沈重的打擊。9.11後,普京第一個給布希打電話表示慰問和支持,布希則在上海的APEC峰會上稱普京為「患難中值得信賴的朋友」,這種投桃報李的私人關係標誌著美俄關係進入了蜜月期。普京借美國尋求反恐怖盟友之機,迅速向美國及其西方盟國靠攏,無論是普京的西歐之行,還是上海之行和美國之行,他都發出了一個明確而強烈的信息:希望俄國成為西方盟國一員。因為俄國一向認為自己的文化血緣來自歐洲,現在又基本完成了民主化,已經具備了融入西方文明的制度前提。馬上就要舉行的美俄峰會,相信會使兩國關係取得突破性的進展。如果說,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因結束獨裁體制、開創民主社會而成為名垂青史的政治家,那麼,普京就意欲成為徹底清除冷戰遺蹟、帶領俄國進入真正主流文明的政治家。普京對反恐怖戰爭的積極介入和一系列令人眼花繚亂的主動外交,使江澤民引以為傲的「上海合作組織」成為國際笑談。

同時,在亞洲,日本和印度都想借反恐怖之機提升自己的國際地位,印度公開謀求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地位,並得到俄羅斯、法國等大國的支持。日本的小泉內閣本來就以強硬姿態謀求成為軍事大國,9.11恐怖襲擊發生,一直急欲重整軍備的日本,抓住美國開戰反恐怖主義之戰的契機,迅速制定了《恐怖對策特別措施法案》、《自衛隊法修正案》和《海上保衛廳修正法案》,為爭取成為世界性軍事大國打下合法的基礎。而日本與中國之間的對抗和美國圍堵中共的戰略顯然不同,由於中日之間的歷史恩怨至今沒有根本化解,民族衝突的成分遠遠大於制度衝突的成分,所以激憤愛國者們對日本重整軍備的戰略對中國國家安全的威脅之焦慮,並非空穴來風。

另一方面,他們對美國將來在中亞所欲扮演的角色,更是憂心如焚。他們認為,雖然中國政府支持美國的反恐怖之戰,布希政府也因此而宣稱改變了圍堵中國的強硬外交政策,但是,這一切僅僅是美國政府在特定時期的權宜之計。美國進行阿富汗戰爭,不僅是抓拿恐怖梟雄本.拉登和推翻塔利班政權,而且要在戰後主宰中亞的局勢。現在,一向親中共的傳統盟友巴基斯坦已經攀上了美國這條豪華戰艦,加入上海合作組織的塔、烏、哈、吉四國也隨俄羅斯而轉向美國,一旦美國在戰爭結束後建立起親美的阿富汗政權,中共在此地區的傳統優勢將喪失殆盡。正如署名「絕地西風」的網上文章《阿富汗局勢與中國對策》所言:「美國借打擊恐怖主義之名,十八萬大軍三面合圍阿富汗,其項莊之意昭然若揭。」甚至危言聳聽:「假如美國在中亞駐了軍,我們轟轟烈烈搞的西部開發戰略腹地將變成戰爭前沿,為其策劃疆獨、藏獨提供前沿基地,國際資金再投資西部肯定受到影響,我們的中亞油源也將受到影響,我們辛辛苦苦搞的『上海合作組織』也可能會分崩離析……」 另一篇署名周志宏的文章《合圍》稱:圍堵中國是「小布希政府的狼子野心」,結尾是更加危言聳聽的口號:「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打起精神來吧!獅子!!!」

那些幸災樂禍者沒有任何責任感,其非理性狂歡固然下流,然而,這些充滿責任感的憂患者的理性,表現出的卻是更可怕的民族意識。因為他們的深切憂患和理性焦慮,並沒有提出什麼好的辦法來化解中國的危機。他們非但不敦促中共政權進行政治改革、放棄與人類主流文明背道而馳的一黨專制,反而全力推動中共政權沿著民族主義、國家主義甚至軍國主義的方向發展。在這些愛國者眼中,國與國之間的關係完全是利益至上的交易,而沒有任何人類共同的道義基礎,套用一位新左派的話說,就是「從來沒有任何道義而只有永恆的利益」。所以,他們認為:最上策是坐享其成--讓阿富汗把美國拖垮。表面上,他們譴責美國的炸彈誤傷平民,實際上,他們希望看到更多的平民傷亡。因為平民的傷亡越多,美國因9.11大悲劇而取得的反恐怖之戰的道義就越被削弱。最能代表這種看美國笑話的言論,莫過於11月8日的《參考消息》第11版「熱點追蹤」欄目的整版文章《開戰一月:阿富汗戰事大盤點》。不必詳述其內容,只列出此文的六個小標題,其傾向性就一目瞭然:1、三千枚炸彈落下本.拉登毫髮無損;2、導彈炸彈齊上陣 實際結果難估量;3、上千平民遭禍及 救援物資充炮灰;4、塔利班咬牙硬挺 美大兵不敢「下地」;5、北方聯盟無建樹 聯合政府仍畫餅;6、第二戰線緊設防美國百姓起疑心。儘管中共政權在表面上站在反恐怖一邊,但是這份由新華社主辦的報紙所透露的信息,再明顯不過地道出了中共對美國領導的反恐怖之戰的真實心理。

其次,他們認為,如果美國完成戰爭且在阿富汗駐軍,對中國形成合圍之勢,中國就一定要保證自己在阿富汗的軍事存在,並藉助聯合國以及上海合作組織的力量制衡美國;同時,全力提升中國的軍力,在東南和西北兩個方向多多聚集軍隊,以備不測;甚至有人提出:如果阿富汗變成又一個越南,成為美國的噩夢,恐怖份子藉機向美國發動更具毀滅性的恐怖襲擊,中國完全可以趁美國深陷泥潭而無力他顧之機,一舉拿下臺灣,使中國變成亞洲的軍事霸主,進而成為國際上反美力量的領袖,成為繼前蘇聯之後可以抗衡美國的超級大國。

這種意欲使中國取代前蘇聯而成為抗衡美國的超級大國的思潮,早在9.11之前就已經成為新左派們和激憤民族主義者的共識,如揚帆、智孝和、左大培、王小東等人在某個座談會紀要《世紀末的悲壯》中呼籲道:「中國一千多年來一直是世界第一超級大國,被人打敗只不過150年以來的事,最多追溯到300年。即使如此,目前在綜合國力方面,仍舊是除美國以外的,第二流的超級大國。建國50年來的騰飛,民族文化的復興,已經指日可待,憑什麼要在騰飛和瓦解的關鍵時刻,選擇自我瓦解?」

在中共維持一黨獨裁製度的現狀下,激憤愛國者們的擔心絕非杞人憂天。因為,雖然中共政權與美國政府之間在反恐怖問題上有一定的共識,但是兩者之間在制度上的根本對立,並沒有因此而改變,臺灣問題、核擴散問題、人權問題等方面的分歧,仍然難以化解。所以,除了為美國提供有限的情報和在聯合國不投棄權或反對票之外,兩者在反恐怖問題上的共識也是貌合神離。中共從這種合作中撈到的最大好處,就是可以藉機打壓新疆東土勢力。

換言之,除非中共放棄現行制度,否則的話,再高速增長的經濟和再強大的國力(包括辦奧運和入世),都無法真正化解中國社會的深層危機;中共與美國之間再多的暫時性的利益上的相互需要--貿易上的互惠和反恐怖上的共識--都無法真正化解中共政權與人類主流文明之間的衝突,更無法使中國真正地融入世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