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4光复沙田】我坐上了末日前的火车(图)

2019-07-18 06:32 作者:桐生一马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香港
7月14日,香港沙田商场,警察和示威者(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7月18日讯】“快上车!”“这班可能是最后一班车!!”人们忙着顶住火车车门,尝试阻碍列车关门,让更多被困的市民上车逃生。车内有示威者与职员争论下班末班车何时到站;有乘客急忙腾空位置协助更多人上车;有市民因受惊过度而哭泣。我看着车内玻璃窗,刚刚发生的事仍然历历在目,在脑海挥之不去。

大约七点多赶到沙田新城市广场,那时侯人群已渐向火车站方向离开,售票机布满了长长的人龙。

“有两张去大埔嘅飞,要不要?”前面的人传着火车票,使有需要的人不用排队,能即时乘搭火车离开。到了售票机面前,本想掏钱购回程票,谁知机上找赎处积累了大量的硬币。这不是前人的疏忽,而且没有人贪小便宜地把所有硬币领走。相反,大家不约而同地把找赎留给下位使用者。香港人无私奉献的精神,从这细微之处能看得出来。

到了沙田大会堂,市民坐满百步梯,大家和平地听着台下主持的讲话。我往源禾路走,带上了眼罩帽保鲜纸,头盔也没有便去了前线支援。你问我害不害怕?其实有点儿害怕的,但我更害怕第一排的勇武派被警察包围毒打,缺乏支援,身为中排的我们难辞其咎。所以只好“一起走一起撤”,避免造成断层。

不久,警方开始推进包围,哨兵呼吁大家快逃,我和战友只好跑到好运中心暂避。曾经沙田是我补习逛街必经之地,现在竟变成与警察对抗的战场,周围都是走避的青年,场面混乱。在桥上俯瞰一切,刚刚的示威者已走得七七八八,街道上只剩下可恨的警察。后来转到地下与警察对峙,警察口口声声承诺我们不会进行驱散,然后又出尔反尔地向大会堂武力推进。这是我第二次逃跑,差点被警察的推压而跌倒。大家连忙散发物资,什么地拖雨伞头盔也拿去装备自己。直到哨兵呼叫新城市广场有狗,要遮要索带,我和战友二话不说冲去广场救人。

这应该是我平生以最快速度由广场的地下跑上三楼,到涉后,只见前后方皆有穿着绿衣的警察,神情凶狠地拍打盾牌,中间的示威者仿佛被包围。于是他们决定夹攻前方的警察。上层的市民亦帮忙扔下雨伞等杂物扰乱警方,他们只好暂撤到广场内的小巷。广场除了示威者,亦有很多参与和平集会的市民、逛街吃饭的街坊、甚至观光购物的旅客。面对警方无理的闯入,无辜的他们只好争相走避。另一边厢,港铁宣布不停沙田站。警察重兵集结在沙田A出口,形成敌对阵营。曾几何时投考警察是我的梦想,可是当警察不再为人民、正义服务,变成政府的爪牙,进一步滥权伤害市民,维护“法纪”,帮助中共蚀食香港。替这样的政府办事,警察们还有良知吗?无奈的是大部份的警察执意认为我们是暴徒,应该再加以武力镇压惩戒。以前震惊一时的七警暗角打人案现在天天上演,胡乱出动胡椒喷剂已经屡见不鲜,甚至变本加厉地武力致命,包括用警棍重创示威者的头部,扭断他的手腕等。看着现场的伤者愈来愈多,更有记者被警察打到重伤,面露痛苦地倒地休息。种种令人发指的行为,教同根同心、血浓于水的港人于心不忍,亦使市民日后还能如何相信警察?

“辛苦!香港人加油啊!”车厢内传来打气的喊话。也许这不会是世界末日,但当人民被政权打压到站不出来时,我知道这便会是香港末日。为了阻止这末日的来临,我们需要更团结一致。在这场运动里,无论你是和理非还是勇武也好,遇上意见分歧时亦请不要互相指责,请一起携手对抗这个极权的政府,守护这个家。

原题目:【714光复沙田】我坐上了世界末日前最后两班离开地球的火车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桐生一马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