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三件事析疑香港“反送中”不能停(图)

2019-07-18 08:33 作者:江枫 桌面版 正體 6
    小字

香港“反送中”运动人士在警察总部大楼贴出“永不屈服”标语。
香港“反送中”运动人士在警察总部大楼贴出“永不屈服”标语。(图片来源:李天正/看中国)

【看中国2019年7月18日讯】香港政府打开的“潘朵拉盒子”,导致《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简称:送中条例)已经成了北京当局眼中的“烂摊子”。由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无视港人提出的5大诉求,香港“反送中”运动将会一直持续下去,仅3件事就可看明白这项民主运动的实质与未来的走向。

至于香港政府所推出“送中条例”被称之为“恶法”的原因,请参见笔者另一篇文章《【香港观察】“六四”学生回来了!》,不再赘述。本文所列举的3件事情,小至关系到香港市民切身权益,大到北京当局“一国两制”将如何应对国际社会的压力。

2名香港人获得“政治难民”身份

说实话,很难想像香港会从一个接收难民的“东方之珠”,如今变成输出政治难民的城市。当英美媒体将德国联邦移民和难民事务局(BAMF)资料曝光之后,不仅是笔者,还有国际社会也为此感到震惊。

按照德国法律,若由于种族、国籍、宗教或政治观点等因素,导致外籍人士在原籍国家地区遭受迫害,并符合申请难民资格要求,德国政府将提供难民庇护身份。德国联邦移民和难民事务局资料显示,2名香港人于2018年5月获得德国“政治难民”身份,今年1月份开始在处理另一名香港人的政治庇护申请。这也是自1997年7月1日英国移交香港主权给北京当局之后,德国首次批准香港人政治庇护申请。

这件事情至少释放了一个明确信号:国际社会对香港政府保证司法独立性、保障市民言论自由等失去了信心。

1997年7月1日之前,享有真正的司法独立与“法治”,这也是香港能够发展成为世界金融中心之一的主要原因。

然而,如今以严谨著称的德国政府不再相信香港司法独立性;国际人权组织对香港人获得德国政治庇护身份感到震惊,以往从未听闻香港人因政治迫害而获得外国政府的庇护。由此可见,香港人权状况有多严峻。

面对上述问题,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当时拒绝回应新闻媒体的提问。香港警务署也借口案件已经进入司法程序,不作任何评论。

香港移民政策潜移默化的后果

笔者所谈到大陆对香港的移民政策,是指从1997年7月1日北京当局接管香港主权之后。根据香港《基本法》第二十四条第二款第三项所确立永久居留权的规定,中国大陆居民可通过与已移居香港的子女、配偶团聚、照顾无依靠父母、亲属或继承产业等方式,申请单程证移居香港。

中国大陆移居香港定居的新移民被称为“新香港人”,这一用词首次出现在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其海外版在2013年10月9日发表了《香港发展需要“新香港人”》。该文声称,当时香港720万人口中,“新香港人”已经超过40%。

根据香港民政事务处和入境处2012年资料显示,入境处每日审批150个单程证名额,即每年5.475万人;加上北京当局准许港人内地“超龄子女”申请单程证来港人数,来自大陆的“新香港人”只增不减。

按照以上两项数据粗略计算,2047年定居香港的“新香港人”至少会增加250万人。

让我们再看一下,北京当局在西藏自治区、新疆自治区所推行的“移民政策”,将大批汉人迁居到当地,并停止开设藏文、维吾尔语课程,采取汉语教学等。这与消灭藏人、维吾尔人的民族文化有何区别?

如今,不但新疆建立了众多劳改营(北京当局称为再教育营),而且西藏也修建了类似新疆的劳改营。国际社会已经了解新疆、西藏现今恶劣的人权状况。

自从1997年之后,香港政府推行“两文三语”政策,即提倡学习中文、英文,以及粤语、普通话和英语,官方网站设有繁体中文、英文和简体中文版本,学校推广普通话,政府资助及推行普通话教学等。

众所周知,中共向来最擅长挑拨离间,激化各民族人民之间的矛盾,然后再辅以统战手段进行控制。

那么,以此类推,即使香港实现了真双普选,按照现在大陆“新香港人”的增长趋势来看,以及绝大多数新闻媒体都是“红色媒体”、北京当局暗箱操纵民调的情况下,2047年双普选的结果如何?可想而知。即使受到国际社会的质疑,北京当局也可以双普选“民调”来回应。

山东大学招募留学生“学伴”丑闻

近期山东大学为留学生招募女性“学伴”制度被曝光,外国留学生在中国高校所享有的“超国民待遇”等,引发社会舆论轩然大波。山东大学开始发文为此制度进行辩护,招募学伴并非该校独创,多所中国高校已在实行“学伴”制度。还抨击网络舆论是别有用心,不排除这是有预谋的炒作。

由于社会舆论持续发酵,反对声量越来越高,导致中共党媒《人民网》不得不发表评论文章批评高校为留学生提供的不正常特殊待遇。最终,山东大学被迫发表道歉声明。

笔者认为,外国留学生在中国享有“超国民待遇”绝非近年来的事情,至少从20世纪90年代就开始了,这与中共所推行的留学生带动大外交的政治目的和战略有关。

根据中国大陆教育部2017年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已成为亚洲最大留学目的地国家,大部分留学生的生源来自“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留学生多集中于北京、上海、江苏、浙江等东部经济发达地区。

或许有人会认为,这与香港人“反送中”有什么关系?那么,我们一起看看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近期所发生的事情。

英国、澳洲、奥地利、比利时、加拿大、丹麦、爱沙尼亚、芬兰、法国、德国、冰岛、爱尔兰、日本、拉脱维亚、立陶宛、卢森堡、荷兰、新西兰、挪威、西班牙、瑞典和瑞士等22个国家驻联合国大使,共同联署致函给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HRC)主席塞克(Coly Seck)与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舍莱(Michelle Bachelet),谴责北京当局在新疆严酷镇压维吾尔人与其他少数族裔的政策。

然而,7月13日,俄罗斯、沙特、朝鲜、委内瑞拉、古巴、白俄罗斯、缅甸、菲律宾、叙利亚、巴基斯坦、阿曼、科威特和许多非洲国家等,共37国家驻联合国大使联署致函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支持北京当局的新疆政策。其中大多数是穆斯林国家。

这也不难理解美国总统川普为何决定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笔者相信,随着香港“反送中”运动持续进行,未来演变成“反中共”运动,甚至向中国大陆输出“颜色革命”,都不足为奇。也唯有中国大陆实现了民主,香港才能拥有真正的民主与自由。

守护香港,天佑香港!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