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拿三峡与李鹏做交易(组图)

王维洛揭内幕

2019-07-16 10:12 作者:骆亚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镇压“六四”的时候李鹏最积极,冲在前面。因此李鹏在“六四”之后得了三峡工程。江泽民当上总书记时,他知道当时邓小平就已经把三峡工程做为代价分给了李鹏。
镇压“六四”的时候李鹏最积极,冲在前面。因此李鹏在“六四”之后得了三峡工程。江泽民当上总书记时,他知道当时邓小平就已经把三峡工程做为代价分给了李鹏。(-/AFP/Getty Images)

近日,三峡大坝变形的消息引发舆论热议。不少大陆网民担心,一旦溃坝,大片地区将生灵涂炭。著名三峡大坝问题专家王维洛博士表示,三峡大坝的构造,决定了它一定会发生变形。黄万里研究基金主持人黄肖陆认为,不管变没变形,三峡大坝都将会导致一个特别大的灾难发生。

2016年初夏,长江中下游地区多省出现洪涝,备受争议的三峡大坝的防洪能力被聚焦。

水利专家王维洛指出,三峡大坝对此类洪水根本不起作用。

当年江泽民将此工程作为政治交易硬推上马,宣传部门百般吹嘘,欺骗了国民,祸害了国家。

2016年初夏,长江中下游地区多省洪涝成灾,耗资2000亿元的长江三峡大坝工程防洪功能如同虚设。水利专家王维洛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建三峡工程是当时江泽民上台后,他与李鹏之间的一笔政治交易,他说:“89年‘六四’之前,三峡是什么东西也许江泽民还不清楚,但是89年‘六四’一过以后,江第一个在国内视察的就是三峡工程,他到那里去表态支援三峡工程。”

耗资2000亿元的长江三峡大坝世纪水利工程,不但防洪功能如同虚设,最近更是疯传大坝变形严重。王维洛揭三峡上马内幕:在江泽民力推下,强行上马,以此作为政治交易。

他强调:“建三峡工程是江泽民和李鹏两人之间一笔政治交易。如果没有江泽民的支援,三峡工程是上不去的,李鹏再动它也上不去。(他)要能动上去,三峡工程1985年就能建了。他们两人所承担的东西是不一样的。”

当年三峡工程上马前遭到很多人反对,反对声最大的要数著名水利专家、清华大学已故教授黄万里,他在临死前都还在念叨不该上马三峡。7月8日大陆“财新网”刊文〈速写:黄万里先生〉,文章提到三峡工程上马前,他三次上书中央领导,陈述工程不可上马的原因。三峡工程上马后,他也曾三次上书中央领导,但都泥牛入海无消息。

江泽民用党纪力保三峡工程上马

由于谁也不想担当这个历史责任,三峡工程的上马是经过所谓人大投票表决的。1992年4月3日,七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通过《关于兴建三峡工程的决议》,不过这个得票是中共历史上赞成票最低的一个决议。

王维洛披露了当时江泽民是如何强迫党员必须投赞成票的。他说:“在全国人大投票之前,中央政治局开会的时候,都还害怕有过半数的代表不支援三峡工程决策。然后江泽民就去全国人大召开党员代表大会,就用党的纪律要求党员人大代表都投票支持。所以最后投票比例和党员在人大代表当中的比例基本上是一致的。”

江大力宣传抗洪年数一再缩减

水利专家王维洛表示:“要讲到这次(2016年)长江中下游的洪涝跟三峡工程的关系,那就要看当初在三峡工程决策之前,中国共产党是怎么样来宣传这个三峡工程防洪效益的。”

他说:“三峡工程上马之前,就是1991年的时候开始,江泽民就说要给三峡工程下点毛毛雨,当时整个宣传部门就开始狂风暴雨般地宣传三峡工程怎么好,这么好、那么好。”

当时的宣传部门还采用了一个办法:“它就是用历史的资料来说明长江洪水有多么可怕。意思就是说有了三峡工程以后,洪水就会被控制住了。因为毛泽东说了建三峡就是要把洪水在三峡卡住,下游就没有洪水了。”

上马初期,大陆官方宣称三峡工程是中国的百年梦想,有防洪、发电、航运、南水北调和地区发展五大目标,其中防洪是第一位也是不可替代的。但身为水利专家的王维洛指出,这些目标是互相矛盾的,三峡工程实现的只有一个发电目标,但为此付出的代价远远超出其发电收益。

另外,从官方对三峡大坝防洪作用这些年宣传的变化,也能看出中共自己的理亏和心虚。

官方对三峡大坝防洪作用这些年宣传的变化,也能看出中共自己的理亏和心虚。
官方对三峡大坝防洪作用这些年宣传的变化,也能看出中共自己的理亏和心虚。(网络图片)

2003年6月,官方宣称,“三峡大坝固若金汤,可以抵挡万年一遇洪水”;

在2007年5月官方则宣称“三峡大坝今年起可防千年一遇洪水”;

到2008年10月,官方改口称“三峡大坝可抵御百年一遇特大洪水”;

2010年7月,官方再降级称“三峡大考,20年一遇洪水惊动长江全流域”;

到了2016年6月,官媒开始改调引用清华教授观点:防洪能力没那么强。

中共求共斗 对自然不尊重

王维洛还披露:“1998年发生了一场洪水,洪水量并不大,但是它的蓄水位很高,最主要就是中共中央违反长江防洪的预案,不动用荆江防洪工程,拥高了水位,这是中央决策错误。”

王维洛在专访中详细谈了长江流域的洪水分为三类,三峡工程只对其中的一种全流域的洪水起一点作用,但因为其本身的库容小、拦截时间长等因素,这个效果并不是很大,而对发生在三峡大坝中下游的这类洪水,三峡工程基本不起作用,而对上游的洪水,三峡建坝只是有害。

他认为:“最关键问题是中共对自然根本不尊重,它强调用科技或什么东西就能战胜自然,但这是不可能的。作为人类我们必须去理解自然,我们和洪水、自然是求共生,而不是求共斗。”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