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场“床上培养女干部”新模板(图)

2019-07-12 07:57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同卷入官场淫乱案的甘肃武威高官火荣贵和姜保红
同卷入官场淫乱案的甘肃武威高官火荣贵和姜保红(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9年7月12日讯】(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中共官场淫乱风气盛行,许多官员在落马时的通报不时出现“搞权色交易”、“搞钱色交易”、“与他人通奸”、“私生活糜乱不检点”等字眼,当中也有不少女官员涉与上级官员淫乱,民间戏称为中共“床上培养女干部”模式,而江泽民养情妇就是这一模式的老版本。中共甘肃威武市前副市长姜保红日前被陆媒曝光从一个小科员通过性贿赂40多个上级官员最终坐到副厅级的副市长职位的“黑历史”,刷新了这一模式。

14年性贿赂40多个官员 女科员一路升到副市长

综合陆媒《澎湃新闻》、《财新网》报导,现年45岁的姜保红,最近被曝出屡次透过性贿赂来取得地位。姜保红在大学时期是校花,她在毕业前曾到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实习,并搭上法院的一名庭长,毕业后就分配到该法院。2002年9月,她被调到甘肃省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并在10年内从小科员升到副处长,之后在武威市任职4年多又从副处长升到手握实权的副厅级。

据指,姜保红在2002年9月被调往省维稳办后,“这十年是姜保红从小科员升迁至副处长的十年,也是她彻底堕落的十年”。有知情者称,姜保红结识甘肃省政法委某副书记后,时不时被带往参加饭局,姜保红自身也有意识地结交一些部门的重要领导,如政法委和组织部系统,“她和这些领导来往,实际上就是一种交易,就是为了职务的升迁。”

火荣贵当年从武威到兰州出差,与姜保红不期而遇,看上了她,两人成为情人关系。火荣贵随后把姜保红调到了武威。2012年1月姜保红调任武威市招商局局长、党组书记,仅仅三个月,即兼任武威市政府副秘书长、市政府办公室党组成员,一年多后又转任武威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2016年11月,姜保红升任武威市副市长、党组成员。

报导称,在武威四年多里,姜保红的任职履历几番变化,“每一个变化背后都透出精心布局的痕迹与意图”,而这一切正是时任武威市委书记火荣贵的手笔。

姜保红的故友接受采访时坦言,姜保红的全部心思都在官场上,只关心更高层的官场秘闻和自身的进步,有明显而强烈的权力欲望,“现在的姜保红,已经变成纯粹的官场中人,一个名利熏心的人。”

甘肃官场对于姜保红通过性贿赂谋求上位早有传闻,“尤其在武威,有关这位外貌出众的女副市长与火荣贵的亲昵关系以及隐秘的权力交换,各种版本和段子(内容)在官场民间广为流传”。有姜保红的老友故旧亦称,姜保红早年漂亮质朴,看似毫无心机,没料到会变成如今的模样。其老师和同学忆述,大学时代的姜保红身材比一般女子高挑,眼睛又大又亮,“是那种吊梢眼,特别吸引人,是我们的校花。”

《财新网》发表上述文章后,为避免稿件被错觉为成人文学作品,砍掉了一些不堪细节。包括姜保红交代与40多名官员发生过关系,17名是确认的领导人。

现年56岁的火荣贵,2010年1月开始任武威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2017年4月17日突然被免职。三个月后,火荣贵被任命为甘肃省政协农业和农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2018年7月13日落马。一个月后,姜保红也于8月10日落马。

今年1月10日,火荣贵与姜保红俩人同时被“双开”,1月21日被同时逮捕,3月又同时被起诉。

当局指控他们除贪污、受贿外,姜保红被指“搞权色交易”,谋求职务晋升等不当利益;火荣贵也被指“搞权色交易”,“与多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

“床上培养女干部”老版本江泽民为首

江泽民主政时期色情治国,带头淫乱,“床上培养女干部”的风气,被指始于江泽民。江被指有四大情妇:宋祖英、李瑞英、黄丽满、陈至立,全都凭借江获得重用。

江最爱的情妇宋祖英官至海军政治部文工团团长,享受正军级待遇。

江另一情妇陈至立,先后被江提拔为上海市委宣传部长、教育部长、国务委员、中共人大副委员长,官至副国级。

曾任江泽民秘书的黄丽满,在江上台后,先后被江提拔为深圳市委副秘书长、秘书长、广东省委副书记并兼任深圳市委书记、广东省人大主任,官至正省级。

四大情妇之末李瑞英则只任中共央视新闻中心播音部副主任。

另有网民曾整理中共官场一些颇为“雷人”的“床上培养女干部”案例:

安徽省宣城市原市委常委、副市长赵增军在担任绩溪县县长时,对一位20岁的美貌情人的许诺:“小乖乖,你年轻有文化,我要把你从床上的高潮培养到主席台上,让你当乡里的一把手,当县妇联主席。”赵增军说到做到,这个女孩子很快便当上了乡党委副书记,不久就当上了乡党委书记兼人大主任、县妇联主任。当赵增军升任宣城市副市长后,这个女孩又被调到市人大当官。

徐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陆正方任上以善于培养女干部著称。据说,陆正方在徐州提拔女干部的快慢以及级别高低。他培养提拔了百余名女干部。

湖北省荆门市市委原书记焦俊贤,也是“在床上培养干部”的能手。他的情妇陈丽原是“三陪女”。为了“培养”她,“焦书记”指令宣传部长和组织部长,为这位“床上培养”的“干部苗子”,伪造了假档案:正式党员、正科级干部、大学本科学历,三人“合力”把她抬到了该市开发区文化、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三个局的副局长宝座!

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段义和把生于河北省馆陶县农村姑娘柳海平,从保姆发展成情人,然后培养成济南市国土资源局机关党委干部,兼任局机关团总支副书记。段义和从床上培养女干部最为慷慨,提拔情人的同时,还把其情妇的父母由无业人员“照顾”为济南市的国家干部,并办理了退休手续,情妇的妹妹也成了济南市某机关的公务员。

安徽省卫生厅副厅长尚军,由一名仅有初中文化的女工人,幸运地成为公安系统的“一朵花”,凭借1.68米的身高和超群的“交际”能力,她在“以色谋权”傍上两位省级高官后,演绎了现代版“二凤戏凰”高级妓女故事。在两位省级高官精心培育下,一路春风得意,从阜阳市中级法院副院长、院长,阜阳市副市长,阜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直至阜阳市委副书记,安徽省卫生厅副厅长,一路扶摇直上,在不到6年的时间里从副科级到副厅级的升迁,因此外界给予其“直升机厅长”的绰号。

身份、年龄、履历、档案均涉嫌造假,被称作“一身是假”的王亚丽,从一名普通的农村女子,一步步升迁至石家庄市团市委副书记,也是官员们从床上培养起来的。王亚丽先是认下了大款干爹王破盘,成功征服干爹贴上了石家庄市交通局长王志峰,王局长从床上把她培养成市交通局科长。王局长外逃以后,石家庄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振江接下了继续培养的重任。此后,张的每一次升迁,总会伴着王亚丽的升迁。2001年8月,张振江任石家庄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当年10月王亚丽调任正处级单位西柏坡纪念馆馆长助理,级别正科;次年8月,王亚丽作为被培养的后备干部下派至鹿泉市经济开发区任科技副主任。2003年2月,张振江任石家庄市委副书记,当年9月,王亚丽在鹿泉一年挂职期满,出任鹿泉市经济开发区党委书记。2007年3月,张振江出任石家庄市人大副主任,而当年4月王亚丽则当选为石家庄团市委副书记。

被判刑14年半的前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被曝涉权色交易,获其提拔的23个党政系统女下属均先要和他发生关系。仇和曾在江苏最早公开搞“五毛党”,被网友称为“五毛鼻祖”、“五毛之父”。

据称,仇和在向中纪委交代问题时,亲笔写下他在昆明市委书记任上,与他睡觉得提拔的23个党政系统女下属的名字,这23个女干部现在有一个统一外号:仇宝宝。通常都是他在办公室找女干部谈话,谈完话后,就到办公室里间的卧室睡觉。睡过觉的女干部都得到提拔。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