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从哪里来?看中共的抽血机!(组图)

2019-07-15 12:12 作者:亚笛多星 桌面版 正體 11
    小字

中共的钱从哪里来?把富人的财富与劳动者的财富变成中共的财产
中共的钱从哪里来?把富人的财富与劳动者的财富变成中共的财产。(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提要:中共从哪里来?1921年以来,毛泽东中共一直是内战的铁锤、乱世犬;斗争的利牙、刀斧手,把富人的财富与劳动者的财富变成中共的财产。1958~1979年,他们残酷地剥夺几亿农民;文革对城市再次掘地三尺式的抄家。一旦中共金融的防波堤——股市全线崩塌,几亿人民用三十年血汗钱,埋入股市的十几万亿的真金白银,由谁承兑?

中国共产党说:他统治大陆的69年来……都是莺歌燕舞,一派大好。

我常问:靠什么?仅凭宣传?中(共)国的钱从哪里来?

革命是万能的吗?革命政权是一座任采、任取、任用且永不空尽的金山吗?

如果是的话。延安还用靠种毒害人民的鸦片,换取叛乱扩军的金钱吗?恶的暴力与所有善的自然劳动都失业了吗?

其实根本不是。革命从没有土地和金山。革命的起源第一要素就是:贫穷。

革命的终极目标就是:把富贵的人变为贫穷的人。把富人的财富与劳动者的财富变成党国的财产。

千万别忘了!1958年前,革命的共产党军队基干人员主要来自于:根本未受教育的自私农民、佃农及痞子习气严重的城市无产无业者、工人。其间也有富人家庭多少受过教育的子女。

当民国内在建设,外在抗日时。逃窜到延安的中共在干什么?他们在大种鸦片!大肆破坏!

1921年以来,他们一直是内战的铁锤、乱世犬;斗争的利牙、刀斧手,是毁灭古老社会秩序的燃烧器。

希特勒曾说:“没有宗教为基础的权力,是不会长久的。”

共产党漫长血腥的暴力,总要披上一件时髦的“宗教”外衣。

为了唬赫天下:他们要创建了一个《暴力为灵魂的圣经》新宗教。

于是,以李大钊为首的中国一干汉贼,抛弃民族祖先,乘军阀混战乱世风云掩护,从北面迎进由马克思、列宁二位犹太人发明的《共产红宗教》。

毋须再议:恐怖的《红宗教》就是中国大文明、大历史、大传统、民族思想与肉体生命的死亡判决书。

就是这份死神布告:将20世纪的中国,推进一场大内乱、大屠杀、大毁灭……。

这个新宗教的正式名称:中国共产党。

他的新教廷名称:共产国际。

他们主题思维与一切目标手段,除了暴力仍是暴力。只要为存活与胜利,他们在血斧血旗指引下,可以不择手段……不惜一切去实现目标。

在夺取国家政权前,叛乱者要四处游窜,逃避围剿。无法安寨劳动营生,也无条件依法谋生。再邪恶的大队伍,每时、每分都要用财米供养。这是常识。钱从那来?除了“共产国际教廷”的一点点资助外,唯一的来源就是:撕票、抢掠。

暴力就是社会钱财的收割机,用毛泽东的话:剿共的国军,变成了中共的运输大队。

我们常问:中国的钱从那里来?

不同时代也会问:钱究竟从那里来?

答案相当清晰。

1949~1958年的历史说:“新中国”钱财的主要来源于三处:

中共斗争地主富农,没收其财产,残酷剥夺几亿农民。
中共斗争地主富农,没收其财产,残酷剥夺几亿农民。(网络图片)

1、没收前国民政府的财产;

2、苏联的援助与贷款;

3、没收查抄资本家与地主的财产。

1958~1979年历史告诉我们:

1、残酷地剥夺几亿农民;

2、文化大革命对城市再次掘地三尺式的抄家。

据悉:文化大革命中国的红卫兵,从数以百万户城市家庭中抄家查收黄金、铂金、白银、玉器、古董、名画、珠宝……文化大革命时的各地银行,作为革命指定的“收货单位”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每日接受到各路红卫兵交来的成箱成车的贵重物品,银行从未向社会开具一份收货收据。

1971年冬,我曾在内蒙古包头,看到十几辆甲字头车牌的军卡……车车满载着由当地红卫兵从各喇嘛庙与草原牧民家抄来大小不一、相当精致的、青铜镀金的千年佛像、法具、器皿……,运向大青山脚下的一个铸造厂,像废弃金属一样将上百吨数万个古老神器倒在一个煤炭场上,等侍回炉注锭。

据兵团军工厂的一位技术军官讲:“这是驻内蒙前线司令原北京军区副司令藤海青将军与后任尤太忠司令员亲自撑管并临现场督办的一项任务。”

“包头有生产坦克一机厂与生产巨型自行火炮的二机厂,也有生产提炼制造原子弹核心铀部件。数字代号:201,中文代号:建华的原子弹工厂。”“都急需铜与金银这类稀有战略金属。由于美国、西方与苏联封锁,中国急缺外汇。当年德国、日本为战争准备,为造军舰坦克可拆毁学校金属课桌、门栅。美国曼哈顿原子弹初期电网工程所用的导电电线,全是白银。我们只能用革命的手段实现革命目标……”

守备战士告诉我:这一类的“特种运输”从1967年夏开始,至今己有整整四年了。有许多金铜佛具是从西边与南面的火车运来的。部队只管去铁路货场提货。

我们可以用:分界线。这三个字,来区分中共经济基础公私本质。

以上三十年的钱财流动方向可定义为:由私化公。

而以下二十八年的钱财流动方向可定义为:由公化私。

1997年前,可划分二个阶段:

一、1979年~1988年

农村:人民公社悄悄解体。

城市:开始瓜分过去三十年的强大积累。号称:改革。其结果是:大批国有企业,由公姓私;大批国有资产流向民间;几千万曾为“共产国”白干二十、三十年的中老年工人群众,被党无情抛弃。

作为赎买与封口:中共将全国人民,包括农民在内的国库固定资产之一的城市公房,出售给城市人。

中共得到三个好处:1、获得了一批维持国家经济的活钱。2、把城市人三十年的储蓄掏出来。3、为更大方程式的印制、投放货币打开通道。造成强烈且又虚假的繁荣。

中共三个短视的好处,换来一个不用公审即可定罪的政治无期徒刑:6・4的历史悲剧。

二、1990~1997年

这一个在邓小平威权影子下,尚无新威权江泽民统治的七年。因89・64引发国内外的抵制、消极、倒退……1991年,中国经济同政治又一次走进绝谷。过去启动的驱动能源现已耗尽,新的驱动方式尚无设定。

于是,一向被中共经典派红衣主教们认为:社会主义的掘墓人;共产国制的洪水猛兽;社会道德的分化器;无产阶级的天敌:被共产党取缔禁闭了40年的纯资本主义的驱动齿轮,向未来圈钱的资本“股票”。终于由共产党自己,将其释放并以完全非理性、非市场、非透明监管的疯野势头澎湃起来。

真幽默:从来与上帝为敌,也与人类大义作对的共产党。在其夺取全国治权时,在非法处决上千万毫无反抗的同胞后。其实禁闭了二只方舟。那就是谁都知道的:公民政治权的方舟;与公民私有财产权的方舟。

按常理讲:灵魂方舟,比钱的方舟更重要。

灵魂的政治方舟规则。将厘定:国家与人、人与政、人与人、人与党、党与政的契约式秩序。这个方舟契约,也是任何一个无历史犯罪记录的人与社会团体、党……进入政治方舟的身份通行证。

就这样,毫无社会契约装备约束的江泽民时代百种股票,乘着江字号的金钱方舟,划入数万亿的泡沫汪洋中。

这笔十数万亿钱,决不是中国共产党通过今日人、机器、技术劳动与商品转运交易……所创造既惊人又让人信服的符号。

说透了!就是向未来50年借款。就是用股票这只网,去捕捞未来子孙的钱。让我们一亿又一亿的后代子孙们,在尚未投胎前,已经收到一份由他们“伟大祖辈”们,为他们签下巨额债据。

证券不仅向未来透支,证券市场,又像海棉一样汲纳住民间巨大的真金白银,为中共印钞机群疯狂的印刷提供了最好的颜料与高棉纤维纸。

证券又成了中共任取、任支、任由其兑水、洗钱的金融水库。在几千万股民阵痛与麻痛交替中,由时间来调节;由真正的庄家——共产党按党的最高利益需求的节奏。来“抽取”去“提炼”党所要的金钱。

股票这一步也快走尽……

一个从1990年开始播种,到2006年。仅仅16年时间,中共发行了近千种股票,向今天与未来圈走了十几万亿元的人民币。它几乎走完了欧洲近100年的路程。

许多己打上ST的黑印垃圾股票。其升幅年速度,竟已超过国际著名的《微软》钻石股票。

早已的腐败进入绝谷烂透的,如按在国际证券市场规则,早被勒令破产千次,数以百种的国内股票。仍被中共当作防波石,死命地撑着。

中共知道:股票,用的好:是一架绝妙的具有借款、印钞、抽血三重功能的机器。

用的不好:它就是一堆原子弹,就是引发金融崩溃、政权解体的TNT。

一旦中共金融的防波堤——股市全线崩塌,几亿人民用三十年血汗钱,埋入股市的十几万亿的真金白银,由谁承兑?

无能的中共,难道再一次开动国防军,叫人民闭嘴吗?一旦中共金融崩溃后,中共的三千万军政人马由什么供养?这是元首与总理日夜恐惧的,也是党、军、政、法全线腐败与中国钱每年加速向海外转移的动因。

所以,中共一面:巧妙地向社会身体上注射“麻醉药”,另一面:乘麻醉药尚未失效前,人民意志力不断下降……最大限度可以忍受的痛疼下,在人民的肢体上:分时、分段、分位地放血,放此刻搏动中的静脉血,也放下一刻将循环进动脉的血。当由十三亿国人共构的社会躯体,出现严重衰竭时。共产党的财政部再将高度稀释的兑水、兑盐、货币泡沫……简称:救市盐水,再回注入人民的身体。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