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赵紫阳的母亲为何终身反对共产党?(图)

2022-11-23 09:00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1993年赵紫阳与妻子梁伯琪在北京家中合影。
1993年赵紫阳与妻子梁伯琪在北京家中合影。(网络图片)

当代中国的报告文学作家,若以代际划分,大致可分为三代:刘宾雁苏晓康卢跃刚分别代表着这三代人。刘宾雁、苏晓康先后流亡美国,卢跃刚则一直活跃在国内文学界和新闻界,屡受打压却越挫越勇。洋洋三大卷、磅礴百万字的《赵紫阳》是卢跃刚的力作。

赵紫阳去世后,卢跃刚耗费十三年时间,访谈数百位历史当事人,查阅汗牛充栋的史料,写成此一传记—《赵紫阳传》。他不接受家属资助,不接受任何人审稿,以谦卑、审慎的态度,完成了对赵紫阳的历史定位。赵在性格上有弱点,过于胆小或忠厚,其秘书鲍彤评论说,这一点“对于一个政治家来说,在关键时刻可能是致命的”;而赵则有一番自我辩解,“胆小的人,有原则”— —赵紫阳坚守住了不开枪屠杀学生的原则,如同陈独秀和戈尔巴乔夫一样虽败犹荣。

“你给共产党拉套,不会有好结果。”

这本《赵紫阳传》中说,作为开明乡绅的赵紫阳的父亲因土改被批斗而病故。土改工作组从赵父的床下挖出元宝和银元,赵家人的棉被和棉衣等生活用品全被抄走,冬天冻得瑟瑟发抖。赵父去世时,已是中共中层干部的赵紫阳就在临县任职,离家只咫尺之遥,却不敢回家与父亲见最后一面并操办后事。书中对赵母的描述更是前所未见。赵母不识字,但是懂历史,听书看戏,对共产党印象很坏。她跟赵讲:“你给共产党拉套,不会有好结果。”果然一语成谶。赵母反对共产党的原因很简单:“共产党不好,拿人家东西。这些东西都不是自己的。”文革中,赵母说:“朱元璋火烧庆功楼”。孙子回家看奶奶,说毛主席是大救星,奶奶却说:“毛主席是大坏蛋”。她说,共产党的江山是靠杀人、抢人得来的,这样的江山维持不长。她的观点到死都没有变过。

母子政见不同,感情也疏远了。赵数十年从未回过河南老家,跟母亲也再未见面。母亲在一九七六年去世时,赵已是四川省委书记、独当一面的封疆大吏却仍未回过家。邓小平也是如此,从不回老家,对乡亲极端冷漠。共产党就是要泯灭人的亲情,以党取代父母的地位,国民可以不孝,却不能不忠。

赵母从最朴素的保护私有产权的常识出发反对共产党,与英国《大宪章》的观念秩序如出一辙。赵母对共产党的认识比后来当上共产党总书记的儿子深刻,而赵紫阳直到被幽禁的最后十五年,才认清共产党的本质。

赵紫阳的经济改革:戴着镣铐跳舞

一九八零年,赵紫阳成为中共建政后第三任国务院总理,在经济改革上成就卓著。一九八七年,他又出任中共总书记,力图以民主与法制为导向实行政治体制改革,并制订沿海发展策略和“贸易立国”国策。然而中国改革巨浪,却在“六四”的鲜血与眼泪里终结了。

赵紫阳的地位不是民选而来,而是来自于邓小平的授权。所以,什么时候他能赢得邓小平的信任,他的权力就较为稳固,他的改革政策尤其是经济领域的改革就能顺利推行;什么时候他失去邓小平的信任,他就只能黯然下台,改革政策也人走茶凉。赵氏改革,是戴着镣铐跳舞,但赵却翩翩起舞,舞姿动人。

赵紫阳的经济改革,一言以蔽之,即抛弃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赵主张向东欧学习,向西方学习。学习的对象,首先是东欧的改革家、经济学家。这批人多半是东欧流亡人士,他们在祖国并不受欢迎,在中国却享受到国师的待遇。这批东欧经济学家、改革家到中国讲学和考察时,对中国的状况感同身受,“他们为摆脱苏联计划经济体制以及极权主义,从南斯拉夫自由化运动、匈牙利事件、布拉格之春,到波兰团结工会运动,不屈抗争、艰苦改革数十年,付出了血与火的代价,去国流亡,认识自然深入骨髓”。

第二批学习的对象是欧美国家的经济学家。当时,以世界银行为平台,先后组织几批由西方顶级经济学家组成的访问团和调查小组到中国,他们为中国经济改革提出许多宝贵建议。其中,芝加哥学派代表人物、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受到赵紫阳接见,两人观念一致,相谈甚欢。弗里德曼当面称赞赵说:“你的本质是教授呀!”后来,弗里德曼回忆说:“过去五十年间,不论是在共产与非共产国家,我所碰到的政府高官中,赵紫阳是与众不同、给人印象难忘的一位领袖人物。”赵听取国内老中青三代经济学家、政府机构政策研究部门的意见,也听取东欧、西方经济学家的意见,甚至邀请了仍处于敌对状态的台湾经济学家到香港,召开秘密会议,专门听取他们对中国经济发展与改革的意见— —那时他已敏锐地意识到台湾经验的重要性。在书中一个小小的注释中,记载了这个过去两岸都不曾披露和重视的事件:一九八九年三月十三至十六日,在赵的授意、推动下,国家体改委邀请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将硕杰、于宗先、邹至庄、费应昌、刘遵义到香港,就中国经济发展与经济改革问题进行座谈,赵的心腹安志文等高官出席座谈。可惜,北京很快爆发学生运动,局势急转直下,赵紫阳失去权力,这些台湾学者的建议被束之高阁。对比习近平于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四日召见的九名“重量级”经济学者,赵与习高下立现。习召见的全都是反西方、反利伯维尔场经济、学术水平和人品都大有问题的人士。其中,林毅夫是台湾的逃兵,靠吹捧中国模式、睁着眼睛说瞎话而青云直上;郑永年在新加坡遭到性侵调查,跑到中国来避祸。这些人能给习近平什么好的建议呢?中共将赵紫阳从历史中铲除得一干二净,八九之后出身的年轻一代大都不知赵紫阳是何许人也。

赵紫阳支持孙女信仰基督教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七日晚饭前,赵在书房召集赵家历史上唯一一次家庭会议,告之家人自己辞职的决定,得到家人一致的支持,十分钟就结束了。赵紫阳去世后,其家属准备的挽联内容是:“能做您的儿女是我们毕生的荣耀,支持您的决定是我们不变的选择;倡民主坚守良知家人为您骄傲,今西去终获自由风范永存人间。”传记中还提及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二子二军的女儿信仰基督教,要去当传教士。赵二军不同意,赵紫阳听了很生气,对赵二军说:“信教有什么不好?当传教士有什么不好?你去给我买一本圣经,中英文对照的,作我送她的礼物!你去告诉她,我很支持她,很支持她当传教士!”赵紫阳晚年完全挣脱了马列主义的束缚,走向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

責任编辑: 陈天鹏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