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习近平在讲话中 突现罕见表情 党媒再度高级黑?(图)

2022-07-07 11:08 作者:简易 桌面版 正體 14
    小字

习近平
《央视网》公开发布习近平的这一罕见表情,不排除是在中共二十大将至、其党内斗争日益激烈的情况下,中共宣传系统内部有人对习近平进行“高级黑”。(图片来源:视屏截图)

【看中国2022年7月7日讯】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7月1日上午视察了中共驻港部队,在中共央视发布的现场视频中,习近平在节目的一分零七秒左右,突现可怕表情。

习近平的这一表情,在中共宣传系统一直以来发布的视频、照片中,可以说极为罕见。

按照中共宣传系统的惯例,对于要发布的中共党魁的相关照片、视频、文字,无一不是反复审查、历经多人之手,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敢出错,对于他们来讲,一旦出错就是严重的政治事故。

因此,不管中共党魁在私下里如何表现,每当他们出现在中共央视、新华社的报道时,无一不表现的“道貌岸然”,这是中共一贯以来的宣传手法,其实就是骗人手法。

在历史上有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早在2000年时,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在香港面对世界各大传媒,被一个问题问的瞬间大光其火,在全球媒体面前挥舞拳头、凶相毕露。

随后,江泽民这些发疯一般的镜头成为世界舆论的笑料。而中共新华社及央视当日仅报导江泽民接见董建华,对江泽民这番丑态只字不提。

不过,江泽民这段短视频还是被网友制作成动图,在网络疯传。

因此,《央视网》公开发布习近平的这一罕见表情,不排除是在中共二十大将至、其党内斗争日益激烈的情况下,中共宣传系统内部有人对习近平进行“高级黑”。

极权政府或瞬间崩溃

香港最后一任总督彭定康在7月1日在伦敦发表演讲。出席演讲的香港作家潘东凯对美国之音说,彭定康在7月1日的演讲有其象征意义。他说:“这是香港主权移交的一天,是在唱对台戏,这是应该的。”

彭定康在演讲中说,李家超并不是因为他的政纲被选中当特首,“他被选中,是因为他负责警察,负责执行打压起初和平示威的人,那些反对(香港的)学校课程、争取民主、反对逃犯条例的人。他们...唯一回应二百万人示威反对逃犯条例的方法,是购入更多的催泪弹、电枪、警棍。”

他又说,前英国驻华大使柯利达(Percy Cradock)曾给他一个建议,说共产党领袖可能是流氓独裁者,但他们是一群守信的人,在《中英联合声明》签订之后,他们会信守承诺。

但是彭定康说:“我们知道的是南中国海的军事化,我们知道新疆发生了什么。事实是,我们不能够相信他们。”

彭定康在演讲中表示,当极权政府崩溃,可能会是一瞬间的事。他提到一个英国官员朋友,在1989年到访德国柏林,在当天一个年轻人由东柏林游到西柏林而被枪击。那位官员的下属跟他说,在他有生之年德国都不会有改变。但是彭定康接着说:“在两三个星期之内,我的朋友说,再没有(冷)战了,再没有东柏林了,再没有东德了,全部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彭定康说:“事情是会改变的。但要事情有所改变,要有一些勇敢的人站起来,捍卫美好、正确、良善的事。我们如何对待香港,会是一个例子,显示我们有多愿意争取一个美好的世界。你们并没有自己选择这个位置,但我认为你们在这个讨论的中心,去决定21世纪会是怎样的。愿荣光归香港,愿荣光归香港人,你们造就了一个伟大的城市,而如果上帝允许,她有一日将会再次伟大和自由。”

近日香港修改教课书,称香港从来不是殖民地,只是被英国占领。彭定康在演讲中说“占领”香港的,其实是众多来自中国大陆的难民。

他说:“香港绝大多数是由大跃进、大饥荒、在中国大陆因为文化大革命被逼人吃人的难民组成。人们现在被要求忘记这些事件,就像人们不能在6月4日参与烛光晚会纪念在天安门广场被杀的人。”

在这里,彭定康先生说的是中共夺取政权后发生的数次大规模“逃港潮”。

说到“逃港潮”,现在的年轻人还有多少人知道,几十年前深圳边界区域发生的那一幕幕惨剧。

从1957年到1979年,在四次大规模逃港潮中,有大约250万内地居民,由深圳越境逃往香港。这些逃亡者中有人葬身怒海,有人死在中共的枪口下,更多的人成功抵达香港后开始了崭新的生活。

研究者认为这是中国现代史上历时最长、人数最多的群体性逃亡事件,史称“大逃港”。

而在这万千逃港大军中,有一个英俊的小伙子,他的名字叫做倪匡。

倪匡---逃港成就传奇

7月3日下午,香港作家沈西城在社交网站上表示,“倪大哥今午走了”。他这里说的“倪大哥”指的就是著名作家倪匡。随后,香港媒体证实了倪匡已经过世,享年87岁。

香港作家倪匡被誉为“香港四大才子”之一。这四大才子指的是金庸、倪匡、黄沾和蔡澜。他们是那个时代香港文化的一个缩影。倪匡是华人科幻小说界里最具影响力的作家,一生不乏传奇色彩。

倪匡,1935年出生于上海一个知识分子家庭。1951年,倪匡16岁时辍学离家,只身从上海去苏州,在华东人民革命大学受训。

他曾经回忆说,“十六七岁的少年,无所事事,在外面逛街,到了一座桥,在想过桥还是不过桥呢?想着电车来了就搭电车,但是电车老半天不来,就过桥了。走了一半,见到柱上有一张布告。这张布告很大,被风吹下一半,如果它完全不动,我就不会留意它,如果完全吹下,我就看不到。这一半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走上前翻起全张布告来看:华东人民革命大学招生,只要中学程度,满十八岁就可以参加了。首先去检查身体,然后就是很简单的考试。当时我在上海这么无聊,有机会到苏州玩一下还是很好的。”

后来在受训三个月后,就去当兵了,但倪匡的脚是平底的,不能行军,所以复员,就去公安部当公安。

1952年~1953年间,他参加过江苏省南部地区的“土改”斗地主、抓“反革命”。处决地主的时候,领导叫倪匡写公示布告。倪匡问处决的理由是什么?领导说写“地主”,他说“地主不构成死刑理由”。领导骂他,“让你写你就写,啰嗦什么!”

1955年,倪匡报名去了内蒙呼伦贝尔盟,到内蒙第四劳改管理大队,现在是内蒙保安沼监狱。他负责监管里面的犯人。

倪匡生性好玩,就自己养了几只小狼狗。没想到有一天,倪匡饲养的小狼狗把干部咬伤了,那人随即拔出腰间手枪,砰砰砰砰,几下震天枪声,四只小狼狗,无一幸免。而倪匡也因此遭殃,连续多次被批斗。即便反复写检查认错也过不了关,非逼他认罪是蓄意谋害干部方可罢休。倪匡被迫承认自己有“潜在的反革命思想”。

1956年冬天,因风雪太大,冰天雪地,运煤车开不过来,没有煤烧。倪匡拆了一座摇摇欲坠的木桥运回来烧柴取暖,结果又被扣上了破坏交通的罪名,而那是现行反革命罪。

这下倪匡倒了大霉。农场成立了一个专案组,说要彻查他的“反革命”背景。他被禁闭在一个透风的小屋里,里面只有一个炕,他说“每天晚上,狼就围着小房子,嗷嗷地叫,狼叫声真是可怕……”

总队部政治处的一位蒙古族朋友,有天悄悄跑来告诉倪匡:“情况不对劲,看来你有危险了!听说要组织一个法庭审判你。”倪匡不以为然,说:“不就拆了一座小木桥吗?到夏天再重新铺上去。”那朋友说,依我看,事情不那么简单,会很麻烦。一旦成立特别法庭,那不是死刑,也是二十年徒刑!

在这位好心人的帮助下,倪匡冒死逃命,连夜骑马往北方逃去。原本想逃到外蒙古避难,结果那匹马把他驼到了火车站。

如同电影情节一般,懵懵懂懂的倪匡在命运之手的指引下,从此一路向南,开始了他传奇的人生。

在逃难途中,倪匡找哥哥,哥哥不敢久留他。

倪匡又从大连逃回上海,结果亲戚们都害怕受到牵连。

恍然间,倪匡感到自己在大陆已无容身之地。然而,他不知道,幸福已经在不远处静静的等他。

焦躁不安中,倪匡突然从报纸上看到一则广告,称能帮忙去香港定居,实际就是“偷渡”。倪匡找到那家蛇头,谈妥偷渡到香港的价码。倪匡回家筹措这笔钱,亲友都巴不他这个大麻烦赶快离开,所以钱很快凑足了。

倪匡知道前面的路生死未卜,生死各半,但至少有一半能活下来的机会。他接到启程通知,听从安排坐火车去了广州,三天后偷渡去了澳门。在澳门逗留了几天后,他与十几人被塞进运菜的一艘货轮的底层暗舱里,驶去香港。他们堆挤在一个狭小空间里,到了公海没人巡逻时,才能上甲板透透气。终于,他们在香港九龙一个码头偷偷上了岸。他偷渡到了香港。

倪匡记得很清楚,1957年7月的一个雨天,他被带去政府机构办身份证,填表、拍照片,他成了英国管辖下的香港公民。他逃港成功了,那时,他22岁。

历经生死的倪匡,看透中共,自此,他没有再踏足中国大陆。

倪匡来到香港后,仿佛来到了一个新的天地。这里没有阶级斗争、没有无休止的政治运动。

有一次,倪匡在节目中说到,他来到香港第一次吃叉烧饭,看着“红红的叉烧、雪白的米饭”,一碗只要七毫子,倪匡捧着那碗饭,忍不住哈哈大笑,吓得旁边的人对他侧目而视,以为遇到疯子。

是啊,谁能体会这些逃港者呼吸到自由气息的内心喜悦。

倪匡后来说:“如果不从内地来到香港,非但没有机会写作,连继续活下去的机会都没有。‘反右’我肯定过不了关,‘文革’也挨不过。幸亏来了香港……”

初到香港,倪匡没有学历,又不会讲广东话,只能去做体力活,什么杂工都做,但他非常开心,因为他可以吃饱叉烧饭,而且自由自在。

做了三个月的苦工后,一次偶然的机会,倪匡开始给报社投稿。他发表了第一篇小说《活埋》,讲述了土改时一个地主婆抱着自己的孙子被活埋的故事,其中有“土埋过胸口时,奶奶拍着孙子说,一会就好了,不闷了”之类的情节,为港人揭开中国大陆的真实一幕。

倪匡自此一发不可收拾,以健笔一支,广涉各种题材,他的作品脍炙人口,陪伴七、八十年代香港人一起成长,其中不乏揭露中共治下惨况的真实内容。

他在报界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真报》,因为他投稿多了,报社就叫他去工作。报社问他,你的政治观点这么特别,知道共产党那么多内幕,好像很了解共产党似的。我说我当兵出来的,当然了解了。

倪匡在写作上极富天才,他说“我的很多小说都是做梦做出来的,至少有四分之一的小说在梦中想到很古怪的情节,我一定即刻跳起来,记录下来,要不然明天就会不记得了。昨天我就梦见潜到海底,见到一条古怪的鱼,奇怪,我根本就不会潜水。”

他介绍自己三四天就可以写好一套剧本,同时还在写七八篇连载小说。一天可写二万多字。当时没有电脑,全靠用笔一个一个字写。

因为经历过中共的统治,倪匡一生以“反共”闻名,曾言“根本不相信一国两制这回事”,只是“共产党说了算”,又称“爱国必须反共,反共才是爱国”。2019年,倪匡接受港台节目《铿锵说》访问,忆述回归前时任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许家屯,曾打算邀请他到内地走一走,倪匡说可以组织一个团体,叫“反共作家回国考察团”,之后自然没有下文。

倪匡曾说,来香港50年来从没想过回去,“这个国家不属于百姓,国家是属于极权统治者的,跟百姓没关系。”

倪匡是无数逃港者的一个缩影,正是因为几十年前他们在不同程度上看清了中共,用脚、用生命做出了选择,因此才有其后这一幕幕壮举:

在八九六四前夕,1989年5月21日,北京实施戒严的第二天,一百万香港人走上街头行抗议游行,人数达香港人口的五分之一;

每年的6月4日,数万到十万计不等的香港市民,都会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六四烛光晚会;

举世瞩目的"反送中"黑衣大游行中,200万香港人走上街头参加游行;

 

……

来源:專欄作家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