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作恶的报应:近报自身 远报儿孙(图)

2022-04-13 14:5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报应 闪电 打雷
忽然间黑云怒卷,狂风大作,雷电奔驰,刹时,一声炸雷闪过,甲乙丙三人同时被击毙在树下。(图片来源:Pixabay)

作恶的报应

故事一:

清代的朱柏庐,一生好道扬善,立品端方,生平不欺一人,不诳一语。人们都很钦佩他的人品,神明念他为人正直,有几次被阴司命叫去审理事件。朱柏庐每次审事时都在朦胧睡去后,见有很多人到门前来迎接他,于是乘舆而往,来到一个大的衙门前,堂殿巍峨,再回顾自身,冠履袍服,两旁侍立着差役等众,有官吏呈上案卷,于是审理断案,睡醒后并不轻易泄漏于人。

一天清晨,朱柏庐醒来后连呼某人可怜,是一位原来认识的人。他的学生问道:“这人现在某处做官,听说他那边遭遇荒年,因赈饥安边赚了很多钱,正得意呢,您为何说他可怜?”朱柏庐道:“正因为这件事,不久就有灭门之祸了。”

学生问道:“何至于此?”朱柏庐说:“你想,百姓遭了凶荒,流离困苦。朝廷令发米赈济,那地方官实心奉行,一家数口多领一斗、二斗的米,就多延了三日、五日的命,便可不至饿死。

如今他瞒心昧己,只顾自身,该给两口米的,克扣了一口;该给一石粟的,克扣他五斗;设厂施粥,逼迫大户捐米捐银,开消公用;粥中和入冷水石灰,又限定一人一碗;还有到迟了吃不着的,白白地赶来忍饿,倒弄得死者无数。官府漠不关心,只愿死者多,食者少,便可多落几担米,多赚几万银子。

这罪孽哪能不重?昨晚梦中见到一宗案卷,冥官叫我判定画押,上奏天曹。我细阅卷宗,乃是侵盗赈米的官吏罪案。罪之轻重,照他侵盗多寡为定。轻者暴死,重者灭门,贬入地狱中,转世为牛马,为猪狗。

今某之罪,正犯极重一条。亲友帮办分着的,罪亦不免。不久就要勾到,故我深为叹息。地府有幅对联,上联云‘阳间三世,伤天害理皆由你’,下联云‘阴曹地府,古往今来放过谁’,横批是‘你可来了’。我恐某人的一家,就有凶信到了。”

果然隔了月余,传得信来,说某人合家染了时疫,父子四五口,不上数日,相继而亡。学生始叹朱柏庐的话果然一毫不差。

故事二:

清代时,苏州有一人甲某,不孝母亲,经常辱骂殴打她。还有一寡妇积蓄了百余两银子,准备存放在一店主处生利息,来维持生计,却被某乙和某丙两人暗中看到,两人就偷了这些银子瓜分了。

寡妇丢失了钱,忧郁而死。人们都知道是某乙和某丙干的,但因他两人是无赖,都不敢说。某甲的母亲也被折磨而死。这三人都是藩台衙门的役夫。

壬寅年夏天,外寇入侵,局势紧张。官军要从浙江开赴江苏,政府在沧浪亭设立了军需供应局,该亭与郡文庙相邻。这一天藩台有公事来到军需局,随行的执事役夫等人,都分散在文庙前大树下暂歇。当时艳阳高照,万里无云。

忽然间黑云怒卷,狂风大作,雷电奔驰,刹时,一声炸雷闪过,甲乙丙三人同时被击毙在树下。有诗曰:“殴母偷银罪益高,恢恢天网总难逃。居然鼎足同遭谴,文庙门前即市曹。”

責任编辑: 穆瑶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