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作惡的報應:近報自身 遠報兒孫(圖)

2022-04-13 14:5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報應 閃電 打雷
忽然間黑雲怒卷,狂風大作,雷電奔馳,剎時,一聲炸雷閃過,甲乙丙三人同時被擊斃在樹下。(圖片來源:Pixabay)

作惡的報應

故事一:

清代的朱柏廬,一生好道揚善,立品端方,生平不欺一人,不誑一語。人們都很欽佩他的人品,神明念他為人正直,有幾次被陰司命叫去審理事件。朱柏廬每次審事時都在朦朧睡去後,見有很多人到門前來迎接他,於是乘輿而往,來到一個大的衙門前,堂殿巍峨,再回顧自身,冠履袍服,兩旁侍立著差役等眾,有官吏呈上案卷,於是審理斷案,睡醒後並不輕易泄漏於人。

一天清晨,朱柏廬醒來後連呼某人可憐,是一位原來認識的人。他的學生問道:「這人現在某處做官,聽說他那邊遭遇荒年,因賑饑安邊賺了很多錢,正得意呢,您為何說他可憐?」朱柏廬道:「正因為這件事,不久就有滅門之禍了。」

學生問道:「何至於此?」朱柏廬說:「你想,百姓遭了凶荒,流離困苦。朝廷令發米賑濟,那地方官實心奉行,一家數口多領一鬥、二鬥的米,就多延了三日、五日的命,便可不至餓死。

如今他瞞心昧己,只顧自身,該給兩口米的,剋扣了一口;該給一石粟的,剋扣他五鬥;設廠施粥,逼迫大戶捐米捐銀,開消公用;粥中和入冷水石灰,又限定一人一碗;還有到遲了吃不著的,白白地趕來忍餓,倒弄得死者無數。官府漠不關心,只願死者多,食者少,便可多落幾擔米,多賺幾萬銀子。

這罪孽哪能不重?昨晚夢中見到一宗案卷,冥官叫我判定畫押,上奏天曹。我細閱卷宗,乃是侵盜賑米的官吏罪案。罪之輕重,照他侵盜多寡為定。輕者暴死,重者滅門,貶入地獄中,轉世為牛馬,為豬狗。

今某之罪,正犯極重一條。親友幫辦分著的,罪亦不免。不久就要勾到,故我深為嘆息。地府有幅對聯,上聯云『陽間三世,傷天害理皆由你』,下聯云『陰曹地府,古往今來放過誰』,橫批是『你可來了』。我恐某人的一家,就有凶信到了。」

果然隔了月餘,傳得信來,說某人闔家染了時疫,父子四五口,不上數日,相繼而亡。學生始嘆朱柏廬的話果然一毫不差。

故事二:

清代時,蘇州有一人甲某,不孝母親,經常辱罵毆打她。還有一寡婦積蓄了百餘兩銀子,準備存放在一店主處生利息,來維持生計,卻被某乙和某丙兩人暗中看到,兩人就偷了這些銀子瓜分了。

寡婦丟失了錢,憂鬱而死。人們都知道是某乙和某丙幹的,但因他兩人是無賴,都不敢說。某甲的母親也被折磨而死。這三人都是藩臺衙門的役夫。

壬寅年夏天,外寇入侵,局勢緊張。官軍要從浙江開赴江蘇,政府在滄浪亭設立了軍需供應局,該亭與郡文廟相鄰。這一天藩臺有公事來到軍需局,隨行的執事役夫等人,都分散在文廟前大樹下暫歇。當時艷陽高照,萬里無雲。

忽然間黑雲怒卷,狂風大作,雷電奔馳,剎時,一聲炸雷閃過,甲乙丙三人同時被擊斃在樹下。有詩曰:「毆母偷銀罪益高,恢恢天網總難逃。居然鼎足同遭譴,文廟門前即市曹。」

責任編輯: 穆瑤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