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北京与外籍华人奥运军团的经济考量(图)

2022-02-11 06:43 作者:何清涟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谷爱凌代表中国队获得金牌
谷爱凌代表中国队获得金牌(图片来源:Christophe Pallot/Agence Zoom/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2年2月11日讯】北京冬奥举办期间,高光话题既不是各国的外交抵制,也不是穆斯林国家无一为新疆人权发声,而是外籍华人选手代表中国参赛。虽然华人归化他国后成为他国选手参加奥运,以及华人代表中国参赛都不是第一次,但2022北京冬奥的外籍军团人数远多于历次奥运,加之举办之时正逢中国与西方国家关系处于低谷,国内政治也非常紧张,因此以往见怪不怪的外籍华人代表中国参赛就成了舆论焦点。说千道万,外籍华人军团代表中国参赛,双方其实都有非常实际的“经济学考量”。

培养奥运选手的巨额金钱支出

先说北京的经济学考量。从北京的立场考量,吸引世界华人选手代表中国参赛是举国体制的一种非常实惠的补充,为中国节约了不少培养成本,背后的经济学考量堪称精致。

培养一位奥运选手要多少金钱投入?关于这方面的资料,各国媒体都曾登过。不管在哪国,发现有天资的种子选手只是培养一位奥运选手的漫长岁月的开头,此后不仅需要运动员本人坚持长年的艰苦训练,还有持续不断的金钱支出。这金钱支出,除中国是举国体制之外,随各国国情不同,金钱支出的来源很不相同。

那么要成为一名奥运选手,到底要花多少钱?那要看是什么项目。以上是从其他媒体引录的资料:

射击:每年约70至150万美元。

女子飞碟项目世界纪录保持者、美国名将吉姆・罗德(Kim Rhode)曾透露,在飞碟项目的训练中,飞碟和弹药的成本约每25发16美元。按照专业运动员每天进行500至1000轮训练计算,一个训练日就要耗费5000至7000美元;再加上枪的价格6000美元至30万美元。罗德使用的定制枪一般价格在2万美元至3万美元左右。

体操费用:每年1万8千美元。达到奥运级别的训练时间:5-8年。大多数体操运动员均是从小开始培训,使用奥运会专业级数的体操场馆进行精英的栽培,每月花费大约200美元至500美元,再加上每月大约1000美元的教练费用。达到尖子水平后费用会进一步增加,再加上这之间频繁参赛旅行的费用。

游泳:每年10万美元。《纽约时报》曾计算过,获得12次奥运奖牌的游泳名将达拉・托雷斯每年大约要花费10万美元,其中包括各种训练费用及参赛费用。

帆船这种项目除了依赖自然条件之外,年投入需要50万美元以上。也因此,中国体育的举国体制的强项在游泳、体操、田径、乒乓等,因为这些项目的场地可以营造,初始投入较低,普通城市家庭能够先自行培养训练。一旦斩露头角,各省体委会当作苗子培养,家庭就不需要再花巨额培养成本了。但冬奥的许多项目,比如滑冰类,中国大多数地方既无场地,有场地的地方因为经济水平较低很难成为普通家庭长期投入的目标。以冬奥会上最受瞩目的运动花样滑冰为例,在美国是中上层家庭的孩子可以从事的最昂贵的爱好之一,参加奥运会需要数百小时的训练,以及支付相关费用。在这一项目中脱颖而出之后,就得考虑包括设备、差旅费以及一整套专业人士的聘用人员名单,以帮助孩子参加各种赛事、夺取名次以获得奥运选手资格。根据Money的数据,平均而言,成为(并保持)精英滑手的年度总成本在35,000美元到50,000美元之间。如果既没有家庭经济支持,也没有社区、企业、基金支持,这些选手很少有足够的奖金和代言资金来维持职业生涯。

也就是说,北京虽然是2022年冬奥的东道国,但本国运动员在冬奥的王牌项目上并无优势。不过,中国政府一直将海外华人当作中国最重要的资源库。日本、美国都有借外国入籍体育名将夺取奥运金牌的先例,中国早在2020年就开始做舆论铺垫,以及争取海外华人选手参加冬奥的相应工作了。

2022北京早就宣传“璀璨华星”将加入冬奥

中国并不讳言外籍华人选手将代表中国参赛2022北京冬奥。国内官媒早就公告:“在花样滑冰、短道速滑等项目上,多位代表不同国家参赛的华裔选手带着过往不俗的‘成绩单’而来,在这方与自己血脉相连的赛场,这些来自远方的‘璀璨华星’将以勇气与毅力追求属于自己的新的突破”。这次参赛的外籍华人选手,除了谷爱凌与朱易两位女运动员之外,主要集中在冰球队。首度在冬奥亮相的中国男子冰球队,有多达19名外籍华人球员,来自加拿大的球员有11人,还有7人来自美国及1人来自俄罗斯,部分人并非华裔脸孔。此外,女子冰球本届冬奥亦招募了13名归化球员,多数有华人血统。而刚在冬奥分组赛首战为中国队打进唯一的一球的米勒,则是由加拿大转籍的白人。

从中国政府的角度考虑,能够吸纳外籍华人血统且专业成绩斐然的运动员代表中国队参赛,是非常合算的一件事,不仅节约了大量培养成本,夺金的成算也高了不少。从这些外籍华人选手来说,让这些年轻人考虑中国的政治因素拒绝机会,似乎也不大可能。这些运动员的父母多是自1980年代中后期直至1990年代初期出国的华人,不少就是公费选派的,他们出生于文革后期及改革初期,对中共政权的专制黑暗并无切骨之痛,当然也不会教育子女仇恨这个政权。为了让子女成材,他们付出巨大努力。这次参加北京冬奥的一切费用,当然都会由中国负担,如果获奖,随之而来的当然也是报酬丰厚。至于会引起这么大的舆论风潮,估计参赛者事前并未考虑到,因为此前更多的是粉红军团对代表外国参赛的华人运动员“卖国”的骂声。

海外华人一直是中国的资源库

中国青年中的精英出国留学,在1998年高等教育产业化之前,在国内曾引起一番讨论。担忧人才流失的人认为,中国在基础与大学教育阶段花了那么多钱培养人才,结果将清华、复旦、北大一些系科弄成了出国预备班,这些精英学子出国后一般都留在国外,是中国的巨大损失。但另一方有长远眼光的人认为,中国的教育水平与美国还有很大差距,如果不让这些精英学子出国留学,其取得的成就有限,势必耽误他们成才。考虑到钱学森、华罗庚、杨振宁这代老海归对中国的巨大贡献,中国政府应该有信心放风筝,只要注意培养青年一代的“爱国”意识,这风筝飞得再高也不会跑掉。

后来的事实证明,后面这一考量让中国政府弯道超车有了人才基础。中国的“千人计划”标志中国进入知识产权的丰收季节,打兔子带搂草,还吸引了不少美国专业精英,比如哈佛教授查尔斯・利伯(Charles Lieber)等。如今的海外华人奥运军团,也算是中国海外统战的收获之一,而且因为这些选手主要依赖家庭投资培养。美国福克斯新闻主持人威尔・凯恩(WillCain)在2月2日的节目中,批评“谷爱凌忘恩负义,背叛了这个不仅养育了她,还把她变成了世界级滑雪者的美国“,主要理由也是“只有美国才能提供训练和设施”,各国政府连干预的立场都没有。至于网上各种骂声,也许会让其中一些人受伤。但如果以谷爱凌参加本次冬奥为例,中国因她斩获了三枚金牌,而她本人的代言品牌在增加,代言费的价格暴涨,海外某华人网上已经做出评论:“谷爱凌热潮扑面而来,这不仅是一个运动员的个人奋斗史,更是一场体育与商业共同期待的押宝双赢”。这些骂声与巨大的成功及收获相比,当事人如何衡量已经非常清楚。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