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城管也能办大事(图)

2021-12-14 10:00 作者:郭军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城管
哄抢老人甘蔗的城管(图片来源:网络视频截图)

2005年,毕熙东的青年体育报关张了,我这个在这里“试岗”5年半的编辑、校对、记者,又回到了中国青年报人事处等待分配工作。毕熙东用公款包养情妇罗雪,雇佣侄子毕成城和女朋友搞发行,把报社的钱赔了2000多万元,造成党中央机关的财产大量流失。我以为报社撤掉了他的职务,就会给我平反,但是报社继续迫害我,继续让我待岗。

2006年,报社看我实在太穷了,快吃不上饭了,就给我找了一个临时性的工作。每月2000元奖金。但是没有在岗人员的所有待遇和补助。这个工作就是代表报社参加报社所在的北京市东城区北新桥街道办事处海运仓居委会,进行新一届东城区人大代表选举工作。我这个记者就这样和几个街道干部和几个借调来的在职人员成了同事。这样的工作进行了4个月,大概。那年十月一之后不久就解散了,我回到报社,继续当待岗职工。

在这些街道干部中,有一个30多岁不到40岁的女人,叫姚红艳,大家有时候开玩笑叫她“窑姐”。谐音姚姐。她也不生气。应该说人还是不错的。但是我有一点不明白,她的牙齿特别黑。

相处的时间长了,我就明白了牙齿黑的原因。原来她抽烟,而且烟瘾很大。开始她觉得女人抽烟我们这几个男人却不抽烟,有点放不开。后来实在憋不住,当着我们的面也抽烟了。

街道干部是有工资的,但是窑姐不算正式的,工资就少。比如别人1000多元,她是800元。大概。因为她没跟我讲得很具体。只是说她还不是正式的。为什么能来这里干这个工作呢?原来她的老公是东城区北新桥街道办事处城管队的队员。讬了关系。

窑姐工资不高,却是抽很高级的香烟,比如几十元一盒的烟。我就不明白了钱是哪里来的。她说:香烟都是不花钱的。都是人们讬她老公办事,送的烟。家里的烟堆得到处都是,没地方放了。没办法她就学会了抽烟。愚公移山,窑姐移家里的香烟山,夫妻两个人抽烟,好歹也能减少一点,不至于把家里的所有空间都堵死。多么伟大善良的女性啊!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死都不怕了。

其实,我不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城管了。2003年年底,中国青年报和北大青鸟公司合办的中青传媒公司又进了一批人,需要更多的办公室。本来,青年体育报在建达大厦租了写字楼,这样大伙就能痛痛快快地叫毕熙东“毕大爷”,享受一下黑社会的快乐;但是报社因为青年体育报老赔钱,再花钱租写字楼,报社就更亏了,就把青年体育报弄回了报社。本来毕熙东还雇了一个反革命当编辑部主任,就是张抒。张抒一看还要去中国青年报上班,这里的领导都知道他的事儿,就不再来了。这是2002年韩日世界杯之后的事情。毕熙东就又让董路当了执行副主编。这个董路就是大陆很多球迷都知道的足球评论员。现在自己开着油管,自媒体,养着一个儿童足球队。但是没在任何一家体育报当差。还开着一个卤菜馆。与比他小12岁的电影学院毕业生离了婚,又找了一个更美的。他钱多房多啊。其实很多都是中国青年报和毕熙东送给他的钱,这事儿现在要是让习近平知道了,非把鼻子气歪了不可!

2003年年底,报社又让毕熙东带着自己的人去外面租房。当然给他的房租是很少的,写字楼就甭想了。毕熙东就在东城区东四六条街道办事处租了房。还跟我们吹牛呢:“我在东城区区政府租了一层楼。去那里办报纸比在报社编辑部大楼强多了。”

去了之后我们才知道是街道办事处,不是区政府。很多海外自媒体不知道街道办事处是怎么回事。前些日子共产党说把执法权下放给街道办事处。海外自媒体就大做文章,说“这就是文革回来了,又让街道居委会的老太太们执法了”。这就错了。北京市的街道办事处是正处级。如果解放军的团长,上校,转业,安排在街道办事处,级别一点也没吃亏。东四六条办事处有几座楼,一座专门出租,吃房租。办事处主任也是正处级,跟毕熙东是一个级别,但是现在人家是房东,就牛逼多了。办事处下面有派出所,直接领导警察;也有城管。工商税务,啥都有。中国的机构都是一样,县里面也有街道办事处,是科级,相当于部队的营级,可以安排转业的少校营长。

因为毕熙东给的房租少,我们的办公条件就差多了。我们是一楼,阴面儿,不朝阳。但是毕熙东还是给自己弄了一间朝阳的。还买了电视机,好跟情妇罗雪一起在上班时间摽着膀子看电视连续剧。也不是一层楼,是一部分。同一层的还有一家婚姻介绍所,一个打字门市部。我们的后窗户外面是居民的一个鸽子笼。养着很多鸽子。鸽子一回来,一扇翅膀降落,鸽子羽毛和鸽子粪便就进了我们的办公室。连毕熙东的亲信,马上去雅典奥运会采访的特派记者辛明都发牢骚:“办公条件是越来越差了”。我最惨,办公桌挨着门口,门外就是公共厕所。一楼的公共厕所最脏,谁都上,利用率特别高。又臊又臭,熏死我。我当年也是跟着刘奇葆姜大明(后来的副国级和国土部部长)去广东蹲点的团中央工作团成员呢。在报社群工部当记者,为老百姓打官司的时候,经常训县委书记。现在却沦落到这个份上。

没事的时候,我就去院子里散步,在屋里坐着就是多闻闻骚味。我发现一辆小卡车,车厢里老是有蔬菜水果。显然是货底子,人家不要的。天天如此。这个院子也没有饭馆和很大的食堂啊。是谁老是这样糟践东西?

后来我才知道街道办事处的城管也在这里办公。每天白天他们出去巡逻,查抄了小贩的蔬菜水果,就拉回来。好的大家就分了,不好的扔掉。没扔完,或者是没来得及扔,懒得扔,就放在了车上。于是就有了我看见的场景。

文革结束后,全国各地的城市都有自由市场,也都有在街上摆摊的小贩。但是江泽民和胡锦涛就成立了城管,不让卖。特别是北京,2008年奥运会就要来了,要建成世界闻名的大都市。国际大都市。必须绝对豪华,绝对漂亮。小商贩多现眼。没面子。都取缔。见一回罚一回。不让没收,城管就会给警察打电话,都是一个街道办事处领导,警察当然站在城管一边,而且会拘留小商贩。最后,现在,小商贩就完全没有了。老百姓只能去超市买蔬菜水果针头线脑,那多贵呀,而且,很多小商品利润太小,超市也不经营,所以这些小商品也就没有了。比如一件衣服很好,但是掉了一个扣子,或者破了一点,没处买针头线脑和扣子,这件衣服就只能扔了。老百姓就更穷了。特别是现在收入大大下降以后。

最近大陆又传出了城管队员抢劫卖甘蔗老大爷的新闻。我就知道,那些城管又顺便品尝了甜甜的甘蔗。老大爷只能是咽下苦涩的泪水。

城管可是江泽民和胡锦涛的发明,习近平只是坐享其成。拜登总统宣布外交抵制北京冬季奥运会之后,有的自媒体还大夸胡锦涛办的2008年夏季奥运会多么辉煌。但是我作为北京市民,作为1999年就成了待岗职工的底层老百姓深知:胡锦涛及其手下,藉着这届奥运会把北京的老百姓整得多么惨。市容高大上了,漂亮豪华,但是人们的生活越来越不方便,开支越来越大。所以胡锦涛也不是好东西!

2015年我去越南河内旅游,那里的街道很破旧,一个派出所只有一辆0.9升排量的微型卡车。老百姓随便摆摊,一壶茶水几个茶碗,一包烟就可以在街边做买卖,香烟是一根一根地卖。超市很少。这样老百姓的小商店就能活下去。都是共产党,怎么差距就那么大呢?可见中国共产党是太王八蛋了。是共产党里面最坏的。不可救药,只能推翻!

别以为城管队员没什么了不起,但是从“窑姐”家里那么多的香烟就可以看出,城管队员也能办大事。所以就有人送礼行贿。城管队的人很多都是转业军人呢。虽然不是公务员,但是也是一个鱼肉百姓的好差事。

我现在还有窑姐的手机号码,但是自从2006年分别之后也没有再联系过。她的音容笑貌还能很清楚地记得,不知道她的牙齿是不是更黑了。

来源:看中国专栏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