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上海红楼案 千百个人面兽心的官员(图)

2021-12-07 09:10 桌面版 正體 17
    小字

上海
上海小红楼(图片来源:网络)

【看中国2021年12月7日讯】2020年12月30日,上海高院二审终审判处赵富强死缓并限制减刑,其余37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至二十年不等。至此,吴老师的同乡、江苏泰兴人赵富强以残忍手段一手打造由无数女人血泪铸成的人间地狱被正式捣毁。

此案宣判时,虽然媒体也做了报道,除上海本地人外,很多人并没有听说过。近日,因为一篇文章的走红,这桩已经尘封的恶案才照进了人们的眼帘。

任何一个人读完这个案子,都会感到无比惊诧:总觉得这样的故事应该发生在数十年之前,发生在这个星球上文明之光还没有照到的边远角落,甚至你会觉得它不可能在现实中发生,只有电影里才会有这样的情节。

可是,它真实地发生了,发生在现在,发生在我们这片土地上,发生在发达文明的大上海闹市区!

故事——真实的故事——主人公叫赵富强,他出生于既不富也不强的江苏省泰兴市——离吴老师居住的兴化市只有数十公里之遥。

赵富强原来是一个小裁缝。众所周知,随着服装行业的工业化进程,个体裁缝这个行业已经几乎不存在了。

为了拼搏明天,2000年,赵富强来到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前沿都市——上海,打算闯荡一片新天地。

自古以来就存在,随着经济发展越来越兴旺,且不受工业化影响的行业,就是皮肉生意。

赵富强瞄准了这一行。

最早,他把自己的老婆发展为员工,继而通过老婆扫来了很多农村来的打工女。他滔滔不绝地向她们讲述皮肉生意的高利润,并以自己老婆为例现身说法。

同意的,就成为他的“员工”;不乐意的,他就通过强暴、毒打、恐吓等手段牢牢地控制在手里,为他创造财富。所有的收入全部归他,“员工”们只给口饭吃,活着就行。

第一个问题:在闹市区长达数年几乎全公开的、成规模的非法拘禁卖淫活动,为何当地警方竟然发现不了?

完成了原始积累后,他开了两家发廊,生意越做越大,手里的资本也越来越雄厚,赵富强又转而开始商铺租赁生意。他依靠一大帮打手,没花一分钱便控制了杨浦区1000多家门面房!他唯一的武器就是手里若干的卖淫女,靠她们攻下了一个又一个可以阻止他、惩办他的堡垒,织成了一张坚不可摧的保护网。

就这样一个明偷明抢的行当,他竟然一干就是20年,可以查清的非法利润就达10个亿!

第二个问题:作恶时间如此之长,范围如此之广,受害人超过千人,得有多大的网才能护着他,这张网是由多少人、哪些人构成的?

2014年,赚得河满沟满的赵富强买下了杨浦区许昌路632号一栋六层楼,贴上红色墙砖,改名为创富大厦,成立了一家文化公司,他也成了拥有1000多家商铺、创富大厦所有人、《平安上海》栏目运营人等多个光环的成功人士。

这座大厦,被称为“上海红楼”。红楼外部戒备森严,门口有大批退伍军人任职的保安,各个角落都遍布摄像头保证安全;内部的装饰已经豪华到教了20年语文的吴老师无法用文字来描述,只能套用俗不可耐的八个字来形容:富丽堂皇、人间仙境。

如此高调奢华的场所,自然不是每个普通人都能进来观赏消费的,这里接待的都是达官贵人。

第三个问题:来这里消费娱乐的都有哪些高官,哪些名人贵人。在一个钢琴家嫖个娼都会被彻底封杀的环境里,为什么这些人的名字始终都没有公开?

既然客人的身份都这么高贵,红楼里陪吃陪喝陪睡的“员工”档次自然也不能低。赵富强便广发招聘信息,招募“运营专员”,待遇丰厚。

留美大学生陈倩就这样应聘进来了,但不是“运营专员”,而是“陪睡专员”。她想逃,但大楼门禁森严,连一只鸟也飞不出去,她哪里逃得了!

终于有了一次去银行取钱的机会,她拜托柜员报了警。她的原话是:赵富强在创富大厦圈养性奴卖卵、为政府官员提供小姐。

但这么一个惊天大案,在公安机关竟然以“家庭纠纷”为理由撤了案。

第四个问题:此案是赵富强庞大的关系网中哪一张网帮他摆平的?

尝试“叛逃”的陈倩当然不会有好下场,她成了赵富强杀鸡儆猴的反面教材。借此机会,他出台了“激励措施”:陪喝一壶酒奖励500元,陪领导唱歌奖励600元,边唱边跳奖励900元,陪睡一晚奖励7000至10000元……

因为生意太好,赵富强在大连路又开了一家舞蹈学校,性质和红楼一样。

但就在陈倩之后不久,赵富强的老婆崔茜也逃了出来,赵富强发现后,派人到处播放崔茜的裸照,并扬言要将其抓送到老家去。被逼到墙角的崔茜只好孤注一掷,和母亲一起向上海纪委举报:“赵富强强奸残害女性,使用钱色拉拢腐蚀干部。”

但是,举报如石沉大海。

第五个问题:赵富强两个窝点、无数个卖淫女,“拉拢腐蚀”的具体是哪些人,上海市纪委为什么对举报毫无反映,这一次又是哪张网护着赵富强?

2019年初,崔茜向杨浦区公安局报案被赵富强强奸,要求离婚,杨浦区公安局才以“强奸案”立案。这一年3月,离婚案开庭。在法庭上,赵富强信心十足,态度嚣张,料定自己什么事也不会有。这种情况下,崔茜用微信群发的方式举报赵富强长期行贿、嫖宿,并且实名举报多名官员、国企干部和警务人员。

赵富强长达20年的罪行才得以石破天惊,他一手缔造的人间地狱终于彻底地崩塌了。

赵富强的红楼和舞蹈学校除了“生意”外,还有一个更大的功能,就是性贿赂,这才是它真正的使命!

除了那1000多家商铺,他还有一种赚钱的方式,就是给“员工”打催卵针、卖卵!这一丧尽天良的暴行使得无数的女性生理功能紊乱、丧失生育功能,并有为数不少的人还患上了抑郁症!

第六个问题:两个专门实施性贿赂的场所,十几年间贿赂对象可达数百上千人,他们都是谁?他所取的这些女性的卵又卖给了谁?

没有答案!

如今,赵富强已经在监狱里,大概率他要在那里度过他的余生,但他所伤害的女性,那些留在身体上、深埋在心底的伤痕,也许永远也无法痊愈,将伴随她们度过余生。

那些充当赵富强帮凶的数百上千人,只有极少数几个人受到了轻微的惩罚。让我们记住他们的名字吧。他们是:

杨浦区政法委书记卢焱,杨浦区人民法院党组书记任涌飞,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殷行路派出所所长胡程浩,工商局杨浦分局江浦工商所副所长冯伯平,长白新村派出所副所长孙震东……

这些人里,级别最高的是正处级,其他全部为科级。他们罩得了赵富强为非作歹这么多年吗?

结语:

赵富强固然是一个恶魔,但以他一个苏北小裁缝的身份,他根本没有能力在大上海作下如此罪孽沉重的恶行。

是那数百上千个衣冠楚楚、人面兽心的公职人员帮助他犯下了如此残暴的罪行。

他们都是赵富强的共犯,他们的罪,一点也不比赵富强轻,他们比赵富强更严重。

因为,只要他们不作恶,赵富强再坏也作不了这么大的恶;他们作恶了,没有赵富强还钱富强、孙富强、李富强。

但是,他们中的大多数却逍遥法外。也许,只有另一个世界才会审判他们!

(原题目:上海红楼特大性奴案,我有六个问题要问)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庭院杂说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