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专制大国艳羡半专制小岛国?太没出息(图)

2021-09-18 05:53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2014年3月2日,北京火车站前的一处标语牌。
2014年3月2日,北京火车站前的一处标语牌。(图片来源: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9月18日讯】阿联酋阿布达比《国民报》(The National)发表该报东亚事务专栏作者拜恩斯(Sholto Byrnes)的文章说,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中共国必须确保财富在全国范围内更加平均地分配——这项被称为“共同富裕”的政策,在国际层面很大程度上得到的是负面反映。

习近平的意图是,“调节过高收入”以及“鼓励高收入人群和企业更多地回馈社会”,但一些出版物认为,共同富裕政策已经让“奢侈品股价暴跌”,并”引发中国精英阶层罕见的焦虑”。它被描绘成"监管冲击"的一部分,有拖慢经济增长,使金融市场更加动荡的风险。现在“打击”这个词在很多场合大行其道。

不过,这些新规定包括其他地方的父母可能羡慕的一项——北京当局现在规定中共国的孩子,每周玩网络视频游戏的时间不得超过3小时。显然,一些人正在将共同富裕描绘成习近平行使权力的又一实例,那些对中共国持鹰派态度的人,总是会对此类事物作负面描述。

因此,上周末听到东南亚最大银行——新加坡兴展银行(DBS)首席执行官古普塔(Piyush Gupta)的不同观点,令人耳目一新。古普塔日前在一次活动中表示,“我们造成了巨大的不平等”,“共同富裕的焦点是如何照顾金字塔底部的人,这并非坏事,现在是这样做的合适时机”。

“无论是欧洲绿色基金、习近平的共同富裕,还是我们自己对20%以下底层人口社会保障网的关注,这些都是为长期可持续增长可做的好事”。在某种程度上,这些应该是显而易见的陈述。巨大的社会不平等不可持续,被视为不公平,削弱了社区的纽带和凝聚力。而且,对于任何寻求保持权力的政党,无论是中国共产党还是其他党派,富人都是长期的威胁。

但是,新加坡机构的负责人似乎特别适合为共同富裕政策辩护,因为自由市场的崇拜者不喜欢这种政策,认为过分干涉了创造财富的“魔力”。而且现代新加坡从来就不是一些人所认为的自由市场天堂。新加坡大约80%的人口居住在公共住房中,但居住地不能任意选择,而是由当局按种族配额分配给华人、马来人、印度人或其他族裔家庭。这是为了确保不同种族的成员彼此能经常接触,不至于形成种族“飞地“。

哪个西方国家敢采取如此强硬的政策?毕竟,什么是非常重要的个人选择?新加坡遥远的仰慕者不时看到这个小岛国物质上的成功,忘记或从来不知道,执政的人民行动党直到1976年还是“社会党国际“的成员,监管和干涉是新加坡领导人的本性。

自上世纪70年代末以来,中共国一直在密切研究新加坡的例子。在一个小岛国发生的事情能否被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大国复制,是另一个问题。但毫无疑问,北京会乐于获得与新加坡类似的稳定、增长、凝聚力、教育程度和政治连贯性。

来源:万维读者网林孟编译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