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奉命卧底卖命 局长被党抛弃入狱20年(组图)

2021-08-30 19:30 作者:灭资兴无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中共上海市公安局局长杨帆
(左)1950年代初的中共上海市公安局局长杨帆。(右)入狱20年,被迫害到怪病缠身、一只眼瞎的老年杨帆。(网络图片)

继“高饶反党集团案”,“胡风反革命集团案”之后的“潘汉年、杨帆反革命集团案”中的第一案主潘汉年,已经被大陆媒体和影视作品渲染得沸沸扬扬,无人不晓,无人不知,早就成为传奇人物了。

杨帆虽然不是在潘汉年领导下,被插入国民党南京戏剧学校做地下卧底工作的,但是由于潘汉年了解国统区的地下党活动,所以当杨帆由于无意中卷入“干预第一(毛江)婚姻”而遭到康生和饶漱石的迫害时,潘汉年挺身而出,为他开释作证,才让他逃过一劫。只是在日后的岁月里,杨帆再也没有好日子过了。

潘汉年这个“国民党大特务”在1955年被挖出来之后,杨帆这个知道江青底细的人,再也没人为其“国民党特务”的罪名开释作证了。你说你是受地下党派遣,在国民党里卧底的,一旦与你单线联系的上级失踪,牺牲或者自己在党内都自身难保了,谁来给你作证?

就连那个斯诺在《西行漫记》中念念不忘的“神秘的王牧师”董健吾,还是收养过毛岸英三兄弟的救命恩人,不是照样在与直接上司潘汉年和陈赓失去联系后,默默无闻地度过潦倒的一生。若无斯诺的过问,这个“神秘的王牧师”真的就名副其实,被人当成斯诺的虚构也未可知了。

同样,关露受到潘扬案件的牵连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也只能拿潘汉年来做证人,但是却被告知“潘汉年本人就是国民党特务”,你还有什么好说的。结果关露在当头棒喝之下,当场崩溃,沦为精神分裂症患者。

1930年左联在上海的成立大会。
杨帆早年是上海左联的作家和北大高材生。漫画为1930年左联在上海成立时的情景。(网络图片)

杨帆作为一个上海左联的作家和诗人(因此才得以认识和了解江青),后来又成为北大的高才生,爱惜羽毛的他本心并不愿意跟国民党搅在一起。但是党组织决定,不好抗命,并且是在为了“崇高事业”而献身,因此不但要把个人安危,也要把个人名节荣辱抛却脑后。于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当面是人,背后是鬼,言行与思想处处都要处于分裂状态,才是在险境中苟活与幸存的秘诀。生活在强敌环伺,凶多吉少的环境中,想不胆战心惊,恐怕不现实,唯一的支撑就是信念,亦即所谓“党的事业”。然而含辛茹苦,抛头撒血换来的不是党的鼓励,却常常是无端的猜疑和忌恨,就令人情何以堪了。

这种例子在《殉道者》书内书外,不胜枚举。一位变节的地下党员(名字忘记了),本来坚贞不屈,准备抛下妻儿,从容就义的,然而地下党的刊物中已经把他当成叛徒了。结果被国民党利用来很快将其劝降了。

总之,人在党的眼里,只具工具价值。结果党员被捕之后,不是改换门庭,洗心革面,就只能是精神分裂了。一方面要求党员忠贞不渝,一方面又对他们不放心,不信任,及至栽赃诬陷,这就是共产党的精神分裂现象。

(文章有删节)

責任编辑: 岳君仁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