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蚂蚁集团众多股东都发生变化 赵薇跑了(图)

2021-08-28 04:05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蚂蚁集团股东结构里,那些不易被人察觉的实际得利者。
蚂蚁集团股东结构里,那些不易被人察觉的实际得利者。(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8月28日讯】2020年11月,蚂蚁集团上市进程被紧急叫停,给整个行业以及资本市场带来震动。这些人通过股权代持,是蚂蚁集团股东结构里,那些不易被人察觉的实际得利者。

只是,收到了请柬,却没能等来最后的狂欢。这场盛会草草收场,宾客四散,杯盘狼藉。投资了蚂蚁集团,这是人情。蚂蚁集团上不了市,这是事故。有关系吗?当然有关系。这是中国资本市场最为昂贵的一场人情事故。

近一年时间过去了,蚂蚁集团的股东结构,有一些的新变化。

蚂蚁集团的股东结构及其庞杂

其境内股东32个,且多是私募基金。而且在私募基金的GP或LP里,又嵌套了不少的私募基金。要了解背后真正持股的是谁,必须穿透到基金的最上层,找到那些具体出资的合伙人。

依据每个股东的背景,将他们大致划分为若干不同的阵营。这一年来,蚂蚁集团这32个股东,及其各自分配的股份比例,并没有变动。但是,通过私募基金背后合伙人的协议买卖,蚂蚁集团的份额,也变相实现了流通。

当然,这只是少数。科创板的股票这么多,而蚂蚁集团只有一个。虽然还没有重启上市,但大多数投资人,显然更愿意和马云站在一起,一起做时间的朋友。

被公开披露过的一次变更,就发生在这个月。在上海云锋新呈投资中心的LP里,洋河股份以自有资金12.8亿元,受让了民生信托原来10亿元的份额。这28%的溢价率,相信也可以给其他有意退出的蚂蚁集团股东,做一个参考。

不止如此,洋河股份还斥巨资从泛海手中拿下不少民生信托的股份,直接战略入股了这家信托公司。去年以来,“喝酒吃药”的行情,让洋河等一众白酒股票飞上云梢,难得财大气粗了一回,甚至当起了卢志强的白武士。这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

还有不少的变更,不涉及上市公司,所以并没有披露出来。

比如,在中金甲子伍号这支私募中,郑州君麟与河南东曦两个LP,分别在去年11月和今年1月发生了投资人变更,表示公司已经易主。

去年有一家河南的地产企业,通过中金公司的私募渠道,悄悄持股蚂蚁集团。以上发生的变更也意味着,那家河南地产公司最终选择了退出蚂蚁集团。只是,这一切都发生在水面之下,波澜不惊。

还有“明天系”。蚂蚁集团股东里有两处较为明显的“明天系”的痕迹。一是北京京管投资中心一个叫宏瓴思齐的LP,另一个,是上海金融发展投资基金二期(壹),这支私募的管理人上海金浦有一个小股东叫西安盛和,层层穿透之后,均指向了“明天系”的关联企业。

蚂蚁集团上市叫停之后,这两处的公司相继进行了投资人的变更。“明天系”的痕迹被抹去。

“明天系”在蚂蚁集团盛宴的角落里隐现,很可能是一个还没来得及处理的历史遗留问题。它们的出现,确实非常不合时宜。

中国最不缺乏的就是这系、那系。但是“明天系”背后所代表的一种灰暗的攫利模式,依托于金融机构和影子公司大肆进行关联交易。它操持的牌照,以及控制的金融机构实在太多了,茫茫无际的关联交易,为金融系统积累了庞大风险。

从影子中走出来,把资本运作置于光能照射到的地方,才是“明天系”的出路。

比如,上海云锋麒泰这支私募,今年2月新增了几家机构投资者,其中就包括了隶属于“明天系”的天安人寿。天安人寿目前正处在监管和风险处置中。这个时候出资5亿作为云锋基金的LP,间接持股蚂蚁集团。这是正当的投资行为,当然可以拥有正当的利益诉求。

蚂蚁集团的股东阵营里,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变化。有的跟股东们各自当下的处境,息息相关。

比如张近东的苏宁在云锋新呈的5亿元份额,因为债务纠纷被冻结。新华联主席傅军的长石投资,也转手了一部分其在上海麒鸿投资中心的份额。

今年3月,钱峰雷将其在云锋基金直接所持的份额,全部转给了钱友定。

这是钱峰雷的父亲。如此,钱峰雷个人不再通过云锋持股蚂蚁集团,而是隐于幕后。去年11月,在蚂蚁集团上市被叫停的十天后,钱峰雷在香港的街道上被砍,让这个叠码仔出身的宁波马仔,再次遭遇生死考验。侥幸逃脱后,钱峰雷还发布重金悬赏寻找真凶,该案至今未果。

钱峰雷是马云朋友圈里一个很特别的存在,在阿里巴巴的美国上市以及这次蚂蚁集团上市,都有深度的参与。而在阿里巴巴上市后不久,他差点因为赌资纠纷被一个温州商人活埋。

蚂蚁集团股东里,最令人在意的一次变动,来自赵薇的母亲魏启颖。

今年3月,在上海经颐和上海麒鸿两支隶属于云锋基金的私募中,魏启颖都选择清退其合伙份额,从而也彻底退出了蚂蚁集团的股东层。

其中,在上海经颐2445万的份额,由云锋基金承接了。而在上海麒鸿,魏启颖高达1亿元的份额,转给了一个非常神秘的公司:深圳市旗立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这家公司的马甲穿得很厚,它背后真正的实控人:澳门新赌王周焯华的太阳城集团。

周焯华,江湖人称洗米华。同样是“叠码仔”出身的赌场大亨,纵横于港澳的资本圈和娱乐圈。其在香港控制着太阳城集团、先机企业集团、帝国集团环球控股等多家上市公司。在内地,围绕着深圳旗立,还有数十家关联的公司,它们都是这些上市公司在内地的影子平台,经营着周焯华在内地的庞大业务。

除了旅游地产、互联网金融、投资担保等业务外,周焯华的太阳城集团,还在2019年,成为中信集团旗下典当类业务平台中安信邦的第二大股东。中安信邦(现名中信浩华)曾经引入一些背景深厚的战投,意图在香港借壳上市,因故没有成功。通过引入太阳城集团,这些战投实现了退出。

不过,从去年开始,周焯华内地的业务,可能遇到了一些麻烦。工商资料显示,这些影子公司的股权,有不少正因为刑事原因而被冻结,执行者均来自同一个单位:温州市公安局。

去年7月,周焯华还曾亲自出镜进行澄清,“有迹象显示内地公安机关正在进行一个反罪恶行动,规模是全国性的”,言下之意并非只针对太阳城。但具体牵涉何事,目前还不明朗。

赵薇似乎与周焯华没有什么直接交集。倒是赵薇的丈夫黄有龙,与纪晓波、仰智慧等博彩业大佬走得很近。黄有龙最近正在被人追债,而给其提供债务担保的逄宇峰,与东北的政商界有深度的关联。

将蚂蚁集团的股份提前变现,或许也是这对充满争议的夫妇的无奈之举。

但,“小燕子”走了,换来了一个“赌王”,这对于蚂蚁集团的上市之路来说,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

蚂蚁集团的第四大股东,上海众付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是云锋基金投资蚂蚁集团的主要平台。

这支私募,也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并非在LP阵营,而是作为基金管理者的GP层面,厦门荟资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出资6731万,加入到上海众付的GP,成为这支私募的管理者之一。而厦门荟资背后的出资人只有一个:徐建军。

纵观云锋系列基金,这个徐建军是蚂蚁集团背后,除了马云等内部人士之外,持股量最大的个人投资者。

如果去年蚂蚁集团上市成功,有人计算过,徐建军凭他的持股能够分得55亿。如今,他进一步在云锋里面增资,并且加入到GP阵营。相信如果蚂蚁集团重启上市,这个徐建军将依然能够迎来个人财富的极大爆炸。

但关于徐建军的身份,伴随着很多争议。因为篇幅原因,暂且按下不表,留待蚂蚁集团重启上市之时,再来详细拆解。

北京京管投资中心,同样是蚂蚁集团背后一个持股量很大的股东。这支私募的GP叫上海天岑。去年,上海天岑所备案的企业邮箱后缀,用tiancencapital.com,代替了此前一直使用的boyucapital.com。

上海天岑成立于2015年。当时的执行董事,叫王祖安,香港大新银行王守业的二公子。作为一个豪门公子哥,他没有选择继承家业,而是自主创业,创立天爱国际,进一步做大成为香港天海集团。旗下天海置业,虽然开发的项目并不多,但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在伦敦大肆买楼的豪迈背影。

在内地,香港天海集团曾参与成立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公司,国开成都天府新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大股东是国开金融旗下的开元基金。而在上海天岑管理的北京京管投资中心,一个很大的LP也是国开金融背景。

祖籍宁波的王祖安,还是浙商总会香港分会的执行主席。至于主席,是童小幪。而浙商总会的会长,当然是马云。

蚂蚁集团的上市盛宴,基本可以看作是马云对其江浙沪朋友圈的一次慷慨的犒赏。

没有什么比IPO的造富能力更强,所以历数那些规模宏大的上市案例,哪一个背后没有一些隐秘的分羹者?京东?顺丰?贝壳?真要深挖一下股东背景,你会发现,有很多资本层面的力量,真的不是企业可以拒绝的。

但这也极易令企业陷入不当政商关系的涡流。最近杭州发生的风暴,可见一斑。

无论是阿里2014年的上市成功,还是去年蚂蚁集团的上市折戟,其背后,那些背景深厚的战略股东,均在资本市场引发了极大的关注和争议。

責任编辑: 辛荷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