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反裁制法掀外资逃亡?专家:过半银行或撤港(图)

2021-08-14 10:16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反外国制裁法》料在香港实施,令外资银行陷入两难。图为英资汇丰银行和渣打银行。(图片来源:Ruby Tang/看中国)
《反外国制裁法》料在香港实施,令外资银行陷入两难。图为英资汇丰银行和渣打银行。(图片来源:Ruby Tang/看中国)

【看中国2021年8月14日讯】中国最高立法机构全国人大常委会,8月17日至20日一连四天在北京开会,讨论将《反外国制裁法》在香港实施。这条法律对在港国际银行构成庞大压力,陷入两难局面。外媒引述国际银行高层指,若被迫在中美之间选择,大多数银行会跟随美国,因为美国金融系统远比中国重要。有经济学家指,香港逾200家银行,超过八成属外资,相信当《反制裁法》在港落实执行,过半外资银行将会撤走。

人大下周审议反制裁法纳入香港

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下星期二至五在北京召开。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人大法工委发言人臧铁伟13日在北京指,今次会期将初审7件法律案,包括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草案,以及有全国性法律纳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即在港实施,但未公开是哪条法律。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本周已表明,支持把《反外国制裁法》纳入《基本法》附件三,并已向中央提交意见,支持以香港本地立法的方式在港实施。外界相信《反制裁法》将于下星期通过在港实施。

北京6月通过《反制裁法》,借此反击美国和欧洲因北京打压香港及新疆维吾尔人而引发的制裁。《反制裁法》的制裁手段包括拒绝签证、驱逐出境、冻结在中国境内资产,以至于拘留制订或执行外国政府制裁命令的单位。外国公司可因此在中国法院被起诉,制裁行动也会株连家庭成员。这条法律令在香港的国际银行十分头痛,希望了解其影响范围,最担心被夹在中美的制裁风波之间,被迫二选一。

香港银行被迫在中美之间二选一

据《法新社》报导,美国霍夫斯特拉大学(Hofstra University)国际法专家古举伦(Julian Ku)指,一旦《反制裁法》被认真对待,“如果在香港的银行不得不执行美国制裁,然后又因执行这些制裁在香港面临起诉,这可能成为一个巨大的问题。”

有份被美国制裁的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月初受访时说,知道有些人可能很担心,但她呼吁不要过分忧虑,要从“国家层面”去看问题,《反制裁法案》是为了反制国际法下所禁止的单边强制措施,合法丶合理且公平。不过她的讲法明显不能为国际银行解忧。

美元太重要 多数银行将选择依靠美国

化名为John的国际银行高级经理告诉《法新社》,银行别无选择,要么关闭银行,但很多人不愿意这样做,“我们也就只能咬紧牙关继续照常工作。”

虽然美国在上月已罕见发出商业警告(business advisory),指《港区国安法》条文已列明公司遵从外国制裁措施已属犯罪。但到目前为止,中国和香港都未有引用《国安法》对遵从美国制裁的银行提出起诉。John希望《反外国制裁法》也同样是备而不用,让银行可以小心翼翼地继续经营。

但是,一旦被迫选择,John坦言大多数银行会选择依靠美国华盛顿,而不是北京,“我们将遵守美国的制裁命令,因为美元对银行来说太重要了。”若有违反当地法律或被起诉风险,国际企业可能会退出香港,因为他们不是非要在这里设分行,也可以选择去东京或新加坡。

罗家聪:一旦落实 香港银行数目跌一半

香港经济学家罗家聪对自由亚洲电台指,香港有超过200家银行,超过80%是外资银行,零售层面阔的大约占一成,其余八、九成都是小型外资银行,包括东南亚和中东国家银行。一旦中国和欧美扩大制裁规模,估计外资银行只能选择离开香港,可能过半数会撤走,“那些银行不会放弃美元业务,如果真的要他们决择,都会选择离开,可能在港的银行数目会下跌超过一半”,罗家聪说。

罗家聪认为,关键在于制裁范围有多大,“如果人数多范围阔,一个界别或类别的人都受影响,都会被裁制,到时候就麻烦,都是两难,你就要选边站。”

自由亚洲报导,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但近年来吸引外资的能力持续下跌。香港立法会今年初公布研究文件,显示香港对外直接投资流入的排名,已由2015年全球第四名,跌至2019年的第七位。外来直接投资从2015年起逐步下滑,到2020年才出现反弹。按业务计算,香港有66%外来投资属投资及控股、地产、专业及商用服务;其次是银行业务,达到13%。

吸收外资能力减弱 金融中心角色衰退

罗家聪直言,香港作为资金自由港,每次新股上市都吸引大量热钱流入,但不代表有能力把外资留在香港。从香港股市市值看,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角色已在衰退,“如果从市场表现看,美国破顶、欧洲股市、全世界包括印度,到处都在破顶,只有我们(香港)仍然在高位的三分之二水平,你看到香港的市值无法回到历史高位之上,其他地方都能吸钱,香港相对是吸得较少。”

他说,香港债、汇和商品市场吸引力都不如其它市场,如果在制度上再增加限制,或推出不跟随国际规则的措施,将进一步影响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政治学者郑宇硕则认为,外国企业会考虑中港当局在港执行《反外国制裁法》的力度,如果不算“太辛辣”,相信他们不会急于撤离,“但如果真的要强迫他们选择,在银行、金融机构和股市等,无可否认美国的影响力是在,相信一般金融机构都倾向不得罪美国,都会选择离开香港。”他也估计外资企业为平衡风险,会逐步减少在港投资,将业务慢慢转移至其他国家,如新加坡和东京等制度相近的亚洲地区。

責任编辑: 李家宏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