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巧合学研究 女子直觉寻失物一梦救下10人命(图)

2021-07-27 14:38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巧合学研究 直觉(16:9)
巧合学研究 女子直觉寻失物一梦救下10人命(图片来源: Adobe stock)

环境刑法领域权威专家、美国律师葛瑞丝.拉克(Grace Lark化名)有一种怪异的能力,能凭直觉找到丢失的物品,并将其物归原主;还能在梦里追寻到失踪的人,曾因一个梦救下10条人命。

‘巧合’并不存在

“在主流的西方文化中,物体和自然是无生命的”,葛瑞丝说,“而我的原住民朋友看世界的视角截然不同。在那样一个世界里,自然界相互沟通,死者能干预事情,物体有力量,所谓‘巧合’并不存在,这很惊人。”她说,从北美原住民(印第安人)文化的角度看,这些能力其实并不那么“怪异”。

有天葛瑞丝去了一个古董商城,因为她对考古和美洲土著工艺品很感兴趣,喜欢“淘宝”。在位于地下的一家店里,黑暗一隅的水泥地上有只小木箱,箱子里放着一张印第安男子的照片,他的脸上涂着象征战争的油彩,头上挂着串珠奖章。看着这张照片,她感到心跳加速。她想起自己认识的一位孔武有力的土著男子,就想是否应该把照片带给他,之后她的“直觉”感觉到答案是“不”;然后,另一位朋友浮现在脑海中。

她给这位朋友看照片,照片中的人正是这位朋友友人的孪生兄弟,二战期间死在了德国。这张照片早先在死者妹妹那里,但被拿走了:她前夫偷走了许多财物,告诉她说他都给毁掉了。她以为自己永远见不到这张照片了。照片因一个“巧合”失而复得,妹妹感觉就像是哥哥回来了。“我觉得在此之前她不知道怎么排解丧亲之痛”,葛瑞丝说,这张照片帮她疗愈了心灵。

葛瑞丝发现并归还的许多东西都修复了世间不公、疗愈了当事人的心灵创伤。就凭借她特殊的“直觉”和旧物店淘宝的习惯。

一次她从爱荷华州的家去圣达菲(新墨西哥州)旅行,遇上意外不得不多待一天。在空余时间里,她决定去逛一家旧货店。在那里,他发现一只古老的美洲土著盾牌。她又感到这件东西与她认识的一家人有关联。她给那家人的一些成员写信问,“谁丢了这盾牌?”

原来,这只祖辈留下的盾牌,被几兄弟中的一人继承,但六年前他来圣达菲修卡车的时候被偷走了。葛瑞丝还找到过另一件失窃的传家宝。偷走的人向主人谎称,主人5岁的儿子把东西摔坏(然后扔掉)了。当东西失而复得,父子关系的裂痕弥合了。

还有一回,父母留给孩子的一件遗物不见了。“为孩子找回那件东西,对他就意味着,神没有忘记他们一家、他们蒙受慈爱。”葛瑞丝说,“这种弥合创伤的力量是惊人的。”迄今,她已经为四个印第安部落的人找到大约70件物品。

葛瑞丝说,失物吸引她、让她想到失主的那种直觉很难描述,“有如我听到或看到了什么;有时物品会像磁石一般‘呼唤’我。我经常可以发现背后的故事……不知怎的,它可以展示主人的心灵。”

她不止对于美洲原住民的老物件有超常感知力。有阵子她想给丈夫找一张利奥波德办公桌(Leopold desk)。她丈夫认识已故生态学家奥尔多.利奥波德(Aldo Leopold),其父正是利奥波德办公桌公司的创始人。她在网上发现一张,要价300多美元,还要加上几百美元的运费。第二天,她去了一家旧货店,发现有张桌子正打5折——只售20美元。以前她从未在旧货店见过利奥波德办公桌,那次巧合之后的15年里,也只见过两次。

在需要的时候,她有能力找到自己所需

“我这种人很少见,不过我不是唯一一个。”葛瑞丝说。从美洲原住民文化中,她听说过“发现者”(finders)。近年一次原住民大会上,她也听说,有人在梦中看到了丢失的桦树皮卷,根据梦境提示的方位将它找了回来。葛瑞丝找到的物品不会入梦,但她确实能梦见失踪的人,帮助人们找到他们的下落。

一梦救下十个孩子

一次她梦见了在墨西哥援助街头流浪儿的几位友人。当时有10个孩子不见了。梦中她被引入楼里的一个房间,见到一位没穿裤子的艺术家。她向友人描述了这位古怪的艺术家,友人由此去找那栋楼,并看到了葛瑞丝描述的那个房间。那10个从4岁到14岁不等的孩子真的进了那栋废弃的楼,但那天,大楼坍塌了,人们发现这群孩子时,他们已在废墟里困了四天。

葛瑞丝有次碰到一位警察,他告诉她说,他们警方经常借梦境来追踪破案。

孕育“发现者”的文化

葛瑞丝认为人有淘东西、攒东西的冲动,所以会有“购物癖”,而她利用这种嗜好来造福众人。她的车库里装满为社区穷人准备的生活用品,都是大减价时淘回来的。她逛旧货店寻找“有意义”的物品的喜好,帮助人们找到了很多丢失的东西。

她也想像能有一档真人秀节目:人们要接受挑战,用有限的钱为因火灾失去家当的灾民购置生活品。她认为这样的文化可以培养出有益他人的“发现者”。葛瑞丝分享她的故事,希望能鼓励那些具有类似能力、又不解其所以然的年轻人运用他们的能力。

她说,“这是很令人着迷的个人体验”,很难与他人分享,因为当代文化中没有合适的语言来描述它。这种现象也不像我们文化所喜欢的那样“科学”,“我不认为我能在实验室里重演,这是比较虚的东西。”“它已成为我人生中一个秘密的部分,因为它太难以描述了。”她说。

弗吉尼亚大学客座教授、前密苏里大学精神病学系主任伯纳德.贝特曼(Bernard D.Beitman)医学博士,在开展他巧合学研究中,记述了这个故事。

責任编辑: 任凤鸣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