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白宫称阻止资本流入中国涉军企业决不手软

2021-06-05 21:03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2021年6月5日讯】美国总统拜登6月3日签署了一项新的行政命令,禁止美国实体对与中国军方有关联的59家企业进行投资,以应对来自中国军工企业威胁。白宫在宣布这一决定时说,这“表明政府将毫不犹豫地阻止美国资本流入中国的国防和相关物资部门。”

美国国防部自去年6月以来在历经三次更新之后将总共44家与中国军方有关的公司列入一份名为“ 中共军方公司(Communist Chinese military companies) ”的名单,前总统川普(特朗普)去年11月基于这份名单发布行政命令,禁止所有美国个人或实体参与和这些企业有关的投资。

新的禁令修订并扩大了之前的涉军企业名单,使禁止美国投资的中国企业的总数从44家增加到59家。

将在8月2日生效的新行政令将允许联邦政府禁止美国“对破坏美国及其盟国安全或民主价值观的中国公司的投资”。

在拜登政府正在对上届政府的对华政策进行广泛评估之际,这是拜登政府迄今为止采取的最为引人瞩目的行动之一。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研究员奥黛丽·弗里茨(Audrey Fritz)说,这表明拜登政府意在维持向中国施压的政策。 她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这的确显示了新一届政府正在十分严肃地对待中国,川普政府应对了很多中国威胁,面对这些威胁他们(拜登政府)也会继续进行反击。”

弗里茨(Audrey Fritz)指出,新的黑名单扩大了实施禁令的覆盖面,涵盖了在中国境外从事监控、利用中国监控技术来打压人权和制造威胁的企业。白宫在发布的新闻稿中说,中国在境外使用监控技术,研发、利用监控技术进行高压统治或严重侵犯人权,这些行为“对美国构成了超乎寻常和与众不同的威胁”。

在另一方面,为了确保禁令法律合理性和可持续性,新的名单也剔除了几家公司,其中包括小米和箩筐。这两家公司曾在拜登总统就任之后在美国法庭提起诉讼,坚称其被指定为“涉军企业”毫无根据。 美国法院上个解除了美国国防部对小米公司“中国军方公司”的认定,撤销了美国投资者购买或持有小米证券的限制。

被从前黑名单中移除的公司还有两家半导体公司:中微半导体(Advanced Micro-Fabrication Equipment Inc.)和高云半导体(GOWIN Semiconductor Corp)。 此外,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Commercial Aircraft Corporation of China Ltd)和中化集团Sinochem Corporation也没有在新名单中出现。

新增的15家公司包括中国图形处理芯片行业的龙头企业长沙景嘉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Changsha Jingjia Microelectronics Company Limited)。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6月4日在记者会上对白宫的决定表示抗议。

预计这份名单还可能会扩大,像前一份名单一样滚动增加更多公司。

中国涉军企业不计其数

尽管美国近年来将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列入涉军企业名单,但分析人士指出,由于长期以来中国的军工企业和其它公司之间的界限十分模糊,仍有大批具有军方背景、或为军方提供产品和服务的中国公司没有被列入名单,这些公司在美国的活动没有得到应有的限制和审查。

总部在华盛顿的智库“捍卫民主基金会(FDD)”在上星期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国防部之前所列出的那些公司不过是一个起点,还有“不计其数”的中国跨国公司在“军民融合”战略之下为军方提供国际支持。”

该报告的作者之一、“捍卫民主基金会”的资深研究员艾米莉·德拉·布鲁耶尔(Emily de La Bruyere)在谈到国防部之前的那份名单时对美国之音说:“ 我们这份报告的重点之一是,很多在美国运作的中国公司也跟军队提供支持有关。这些公司数量远远超过已经被认定的44家公司,那不过是冰山的一角而已。”

美国《1999财年国防授权法》要求国防部长编制并公布直接或间接在美国运营的中共涉军企业的清单。时隔21年后,国防部在去年6月开始发布中国“涉军中企名单”,前总统川普也随后基于这一名单发布行政命令,禁止美国人对这些被认为有军方背景的公司进行投资,指出对这些企业的投资会为中国的军事野心提供资金,“对美国本土和美国海外部队构成直接威胁”。

两届政府迄今为止公布的历次名单中都包括公开的军工企业,如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该集团官网资料显示,其业务范围包括战斗机、军用直升机、军用运输机,在美国等66个国家都设有分支机构。

该集团通过子公司中航国际在2011年先后收购了美国两家全球领先的制造商: 西锐飞机设计制造公司(Cirrus Design Corporation)和小型航空活塞发动机制造商美国大陆航空发动机公司(Continental Motors, now Continental Aerospace Technologies)。 西锐被公认为飞机设计领域的领导者,而大陆航空发动机公司则是全球领先的活塞发动机及零备件的主要制造商。

除此之外,仅在航空制造商领域,中航国际的海外资产还包括在2013年收购的德国蒂勒特航空活塞发动机公司(Thielert)和在2016年并购的全球主要航空自动化装配线供应商—西班牙埃瑞泰克斯(Aritex Aritex Cading, S.A.)公司。

蒂勒特公司主要产品是基于奔驰车发动机技术开发的活塞发动机,被广泛用于各类无人机,其中包括美军MQ-1C“灰鹰”主力无人机。 蒂勒特被收购令观察人士担心美军发动机技术已被中国摸透。

“捍卫民主基金会(FDD)”的报告指出,国防部的报告包括了10家类似中国航空工业集团这样的大型国有军工企业,但是这远远不是全部。 报告举例说,中国的保利集团和北斗星通导航技术股份有限公司都没有被包括在内。保利集团旗下的保利科技有限公司是中国从事武器装备进出口的大型防务公司,而北斗星通是中国为开发“北斗”导航系统成立的一家大型国有企业。

北斗星通官网资料显示,北斗星通下属海外企业及产业基地遍及美国硅谷和格林威尔,以及英国、德国、加拿大、奥地利、捷克、罗马尼亚等国家。

“军民融合”混淆军民界限

在2007年提出了“军民融合”这一战略构想。 前中国领导人胡锦涛在当年的十七大上的报告中提出“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军民融合式发展路子。”2015年,习近平又将之上升为国家战略,并新建“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自任主任。

中国外交部在官网上就这一问题所简短阐明的立场是:“促进军民融合发展是国际社会通行做法。”

乔治城大学外交学院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and Emerging Technology)研究员艾米丽·韦恩斯坦说,美国当然也有自己的军民融合体系,洛克希德·马丁和雷神等都是美国模式的典型公司,但是两国的体制有根本的不同,中国公司很难对政府说不。她对美国之音说:“在美国,国防部可以跟一家公司或大学接触,对他们说我们对你们的一项研究、产品或技术很感兴趣,这些公司或大学有权也有能力说不,对国防部说我们不想跟你们合作。”

中共政府大权几乎无所不包,给如何界定哪些企业为涉军企业、哪些企业为军方提供支持带来了相当的难度。 根据全球商业情报平台沙亚里(Sayari)的今年初的一份研究报告说,他们对与美国国防部名单中有关的两万五千多家中国公司的分析显示,只有很少几家公司在其名称和公布的业务范围内标明与军方有联系。

跨国公司彼此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尤其是一些公司与美国公司的合资、合作、参股、伙伴等等各类商业往来和纽带更使问题变得尤其复杂。

中国海洋信息化领域的高科技企业“海兰信数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海军的供应商, 公司公开表明其发展模式为“民技军用”。 这家总部设在北京的上市公司不但在德国、新加坡、俄罗斯、加拿大等地设有分公司及研发中心,其合作伙伴还包括全球最大卫星链路供应商、总部设在德克萨斯州的美国SpeedCast公司。

《华尔街日报》在去年底的一篇报道中说,美国高层在中国涉军企业名单范围问题上有分歧。 报道说,在前总统川普签署的行政令禁止美国人投资有中国军方背景的企业后,围绕这些企业的子公司是否也应该被列入黑名单,当时美国政府内部的意见并不统一。

在另一方面,美国战略情报咨询机构苏凡集团(Soufan Group)情报分析师莫利·萨尔茨科格(Mollie Saltskog)说,中国很多公司内都有党委,这一体制既是挑战,但也给中国自己带来了很多问题。她对美国之音说:“军民融合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影响这个问题我们绝对应该严肃对待,但是中国这个体制在国内也有很多挑战,导致了如腐败、浪费、部门之间缺乏协调等等很多问题。”

責任编辑: 辛荷 来源:美国之音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