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人口普查报告难产原因 普查员揭露黑幕(视频)

2021-05-01 21:32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看中国2021年5月1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正鑫综合报导)中国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报告难产,据悉生育率持续走低情况不乐观。有学者和普查人员披露,中国人口数据存在虚增造假现象,人口危机步步逼近。

中国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还未公布,但是,不少地方政府披露当地出生人口较2019年下降10%-30%。

另一证据是中国公安部的数据,2020年新生儿登记数仅1003.5万,较2019年大幅下降约15%。在2019年,公安部新生儿登记数为当年统计局出生人口的80.5%,按此比例推算,2020年出生人口或较2019年下降超过200万。

另据北京市卫健委信息统计中心数据显示,北京2020年户籍人口出生数量仅10万人,创下十年来新低,比2019年减少24.3%。

北京当局的全面二孩政策(变相的计划生育)不仅没有出现生育高峰,反而出现生育断崖。

中国人口数据存在虚增造假现象,人口危机步步逼近。
中国人口数据存在虚增造假现象,人口危机步步逼近。(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中国人口普查数据似乎陷入了罗生门,中国国家统计局4月29日宣布人口继续保持增长,但多方消息显示,中国60年来人口首次出现了下降。

据悉,中国将报告自“大跃进”运动造成的饥荒以来首次人口下降。大跃进是1958年至1960年间发生在中国的一场社会生产运动,是试图利用本土充裕劳动力和民众热情,在工业和农业上罔顾市场规律,一味增产(即“跃进”)的社会主义建设运动,随后造成的大饥荒导致数千万人死亡。

在2011年1月11日出版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中,中国官方首次承认“1960年全国总人口比上年减少1000万”,但回避了三年大饥荒期间非正常死亡总人数。

据英国《金融时报》4月27日报道,知情人士透露,这次人口普查数据被官方认为是非常敏感的,只有在多个政府部门就数据及其含义达成共识后才能公布。

总部位于北京的独立智库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enter for China and Globalization)研究员黄文正表示说:“普查结果将对中国民众的看法以及对政府各部门的工作方式产生巨大影响”;“他们(政府)需要非常小心地处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驻北京政府顾问对《金融时报》说,这种高估部分原因是财政系统利用人口数字来确定预算,包括教育和公共安全预算。

这位知情人士说:“地方政府有动力增加他们的人口数据,以便他们可以获得更多资源。”

网络流传的信息显示,官方召开紧急会议,以达成共识及研究如何公布数据的对策。

中国人口数据存在虚增造假现象,人口危机步步逼近。
中国人口数据存在虚增造假现象,人口危机步步逼近。(图片来源:网络)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研究员、《大国空巢》作者易富贤分析说:“(迟迟不公布)最可能就是数据不符合预期、数字‘难产’”。

易富贤一直公开揭露中国人口统计腐败数据造假,他还说,人口数据可能会让世界各国对中国经济的评估与外交战略也有所调整,“比如美国过去完全采纳错误的中国人口数字来做战略规划,他们预计中国经济很快要超过美国。”

 

 

易富贤在推文后还附加了两份以往统计数字造假证据,一份来自湖南某基层社区计生员写给省计生委的一封信,内容是这样的:我是一名社区计生专干,自从省里搞了全员人口信息采集工作以来,我们基层计生专干可以说是加班日常化。我们也辛苦了好几个月,本以为做好这个工作是为给今后人口管理提供个好平台。哪知我们的辛苦努力最后都是白费劲,因为统计口径的变化,以现居住地管理为主,我们在移交工作中删除了不少人员,导致总人口和育龄妇女数的减少,这时上级领导又不肯了,又改变口径,一定要我们将总人口数,育龄妇女数提上来,要和去年年报数一样,一个都不能少,以为我们个个都是张艺谋啊。也不知这口径是省里领导改的还是市里领导改的,接下来又是加班加点围绕数字做文章,不管是哪里的,管他重复不重复,真是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计生工作的奇迹啊!好不容易完成上级领导要求的数字任务,本以为这个周末可以休息了,又来新任务了,要求已婚育龄妇女数要达到总人口的20%,怎么可以要求我们达到?我所在的社区是个典型的老龄化社区,一年的出生人数远赶不上死亡人数,2010年这过去的7个月,我社区的出生才12个,死亡29个,要我社区达到20%的已婚育龄妇女数,那就只有做假。反正我们已经在增加总人口数时脱离了实际,育龄妇女数也就是造假出成绩了,看样子转了一大圈又回到了原点。我们只有将造假”进行到底了。我们离诚信计生越来越远了! 我们基层计生专干的眼前是一片黑暗!

另一份来自湖南岳阳市下辖区人口普查员的信件内容是这样的:尊敬的领导, 我是屈原管理区的某社区人口普查员,今天是11月10号,也是人口普查登记的最后一天,照理应该是最轻松的一天, 但是我作为一名普查员,心里反而有些不安。本来10月底我们按上面规定,对辖区人口进行了全面摸底造册,凭良心讲感觉数据100%准确 。但是前两日,负责人突然交给我社区一份名册,要求我们按照上面的资料重新制表,首先我以为是自己工作生误,影响了普杳结果,需要重新返工,但看到资科后才明白,我们摸底的数据和这个名册有很大差距:摸底人口数比资料数少约20%以上,这份表册包含了不少已经死亡、迁出甚至莫名其妙的姓名;当我表示疑问的时候,负责人说你管这么多干什么,反正是上级的要求。通过我与其他普查员的交流知道了其中内幕,屈原管理区历来人口根本就是个虚数,在册人口大大超过实际人口,此举就是让辖区达到一定人口基数,具体目的是什么我们无法知道。今天我向上级报告,并不是因为返工心烦,而是出于普查员的良心和职责,对作假表达强烈反感,我不敢公开自己的身份,只能以这种方式表达我的心情。

还有分析指出,人口数字敏感也因为一些批评人士把生育率下降归咎于官方没有及早解禁一胎政策。

責任编辑: 辛荷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