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习打破地产商界管治联盟 红色新军在港夺权(图)

2021-04-01 12:15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北京改变香港选举制度后,首富李嘉诚等地产界和商界巨头对特首选举的影响力将大减。(图片来源: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北京改变香港选举制度后,首富李嘉诚等地产界和商界巨头对特首选举的影响力将大减。(图片来源: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4月1日讯】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3月30日通过修订香港选举办法,再由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签署主席令公布,完成在香港“夺权”的重要一步。北京在特首选委会引入大量“爱国爱港”红色新军,除了堵死民主派参政之路,也一并削弱香港传统商界和李嘉诚等大地产商作为“造王者”的影响力。分析认为,北京已打破了与香港商界、地产商的管治结盟,将直接在香港为所欲为。

中国人大常委通过修订香港《基本法》附件一二,正式重写香港特首及立法会选举办法。当中的重点是改变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选委会)的组成,引入大量人大政协和由中联办直接指挥的“爱国爱港团体”成员。

这些红色新军全面进场,意味着原本举足轻重的香港商界、尤其是大地产商对香港选举的影响力被大大冲淡。

李嘉诚等本土地产商难再“造王”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分析,以往香港特首选举被喻为“小圈子”选举,主要地产商影响力巨大,可直接或间接影响工商、金融和专业界别的选委,足以成为“造王者”。以往北京要推荐人选,都要先考虑“造王者”的取态。

回顾2016年12月的选委会选举前,特首选委之一、香港地产商李嘉诚曾表示,希望新任特首为香港“带来希望”。当时香港经历过2014年雨伞运动后,时任特首梁振英令很多港人不满。不久之后,梁振英就以家庭原因宣布放弃竞逐连任,但外界盛传真正原因是梁特未能得到香港地产商支持。

到了2017年特首选举,李嘉诚也未有和两位同是选委的儿子一起明确表态支持林郑月娥。去年有亲北京智库撰文,担心李嘉诚联合其他北京无法操控的选委发挥“政治能量”,左右明年的特首选举。

削弱商界 国内单位进入管治最高层

香港时事评论员林和立接受《苹果日报》访问时分析,北京透过红色背景选委进一步冲淡一国两制成份,将大量大陆元素注入选举委员会,已非只为排拒民主派这么简单,而是想“一箭双雕”,进一步削弱本地商界、专业界别的影响力。这样,代表国内的单位、组织,便有机会进入香港的最高层政治运作,无论是立法会还是选举委员会。

林和立接受自由亚洲访问指进一步分析,北京最新订立的选委会结构,大量加入由香港中联办直接控制的组别,商界对特首选举的影响力则随之大减。“工商金融界有300人,但因为(选委会)全体人数增加,所以他们的影响也冲淡了。也包括某些可能是代表商界的专业界人士,议席比例也被冲淡了。”

林和立说,政治也反映香港的经济结构。上世纪70年代,香港工商界由英资集团支配,后来逐渐发展至由李嘉诚为代表的本地财团操控。但今日香港的经济结构,已变成由大陆企业支配,“以李嘉诚为首的工商界代表,其影响力,包括选特首的影响力也相对减低。”

北京无须再和香港商界结盟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则指,北京的目的是增加选举的安全系数,将选举制度的主体放在选委会上,同时降低对香港地产商的依赖,今后不用再与香港工商界结盟来管治香港。

“在选委会加入新的团体,客观的结果不单是冲淡民主派,还有工商界的影响力。而这些组织,纯粹从社会代表性和功能去看,是难以自圆其说的。例如灭罪委员会、防火委员会。原因是这些组织,北京的可操作性较高,所以以后北京不用和工商界建立联盟,也可以做他想做的事。”蔡子强说。

选委会大量引进“爱国爱港团体”席位

具体而言,改组后的特首选委会增加了哪些“爱国爱港团体”席位?综合港媒报导,选委会由原先的1,200人增至1,500人,除了原有四个界别,再新增一个由人大及政协(190席)、中共组织香港成员代表(110席)组成的“第五界别”。由于特首和立法会选举的参选人,在新制下都必须在五大界别各取得一定人数的选委提名,新增的“人大政协”界别已能确保候选人都要获中央肯首才有机会入闸。

选委会第一界别“工商及金融界”,新增了中资企业议席,又拨出15席予新设的中小企业界,但成份未明。第二界别“专业界别”过去是民主派“票仓”,如今医学界和卫生服务界、教育界和高教界各自合并,各被削去一半(30个)议席;会计界、科技界维持30席,但就规定一半议席要由内地相关团体选出。例如科技界15席须由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香港院士提名产生;会计界15席要由国家财政部聘任的香港会计咨询专家中提名产生;法律界9席由中国法学会香港理事中提名产生等,弥漫“又红又左”气味。

同乡会地区组织全面进场

第三界别易名为“基层、劳工和宗教等”,涉及5个分组,原本的社会福利界和体艺文化出版界被迁至第二界别,席位被削半,共腾出120席平均分配给基层社团及同乡社团。届时,各种由中联办直接控制的同乡会、宗亲会和地区组织代表都可由此晋身选委选特首。

由政界组成的第四界别,取消了原有117席区议会议席,改由官方委任的“分区委员会”、“扑灭罪行委员会”、“防火委员会”等组织取而代之,共156席,又新增内地港人团体代表(27席)。

《苹果日报》统计各界别的内地团体席位,估计至少有443席,较现时的103席激增3.3倍。若连同官方委任的地区组织,则已超过600席。

梁振英或任“总召集人” 地位凌驾特首

另外,北京还破天荒在选委会设“召集人制度”,五个界别会各设选举召集人,另设一名“总召集人”,负责必要时召集选委会会议。特首林郑月娥透露,召集人相信会由政协副主席担任。

全国政协副主席之一、前行政长官梁振英已表明愿出任该职位,“为国家为香港效力”。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透露,总召集人地位较特首超然,某程度是代表中央,大家都明白谁可担任。

責任编辑: 李家宏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