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亏本的女辅警(图)

2021-03-15 07:17 作者:二大爷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2019年6月4日,警察在新疆喀什巡逻。
2019年6月4日,警察在新疆喀什巡逻。(图片来源: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3月15日讯】反腐奇兵、连云港女辅警许艳与9名公职人员发生关系后敲诈的新闻确实很劲爆。但仔细读完之后,觉得这和国产传统的“仙人跳”还不尽相同,狗血的地方有过之而无不及,细细解读简直有让人前列腺发炎的危险。

我们都知道辅警严格的说,在公安序列中只能算合同工。他实际上是公安机关在上级划拨的财政经费中自行安排的。在行政编、事业编、工勤编之下,地位不会太乐观。从职场层级的角度,人脉是肯定局限于底层的。但许艳这个小姑娘19岁加入辅警,23岁案发,4年间居然睡了2名公安局副局长、2名派出所所长、1名小学校长、1名机关工会主席、1名医院副院长还有2名无职级公务员。

虽然说都是在行政体制之内,但层级和行业跨度之大,显然超过了一个20出头的姑娘的活动范围。从正常的公务接触的角度,许艳是做不到的。唯一能够设想的可能就是,她作为一个花瓶,能够经常得到陪侍官场的觥筹交错的机会,进而得以搭上了各色人等。一个19岁的姑娘,被招入辅警,实际的工作可能啥都没干,成为专职陪酒陪睡。在这过程中洞悉了公务人员贪腥却怕事的普遍心理,继而把先献肉体再勒索的“仙人跳”发展成为事业也就不足为怪了。如果没有案发,也许还有其他的许艳正在前赴后继、奋发图强。仅仅把脏水泼给她们,就像骂苍蝇不铲粪堆一样。

试想一下,如果许艳不是地位卑微、无法擢升的辅警,而是正式编制的警察,位列体制内公务员,那么陪睡换来的可能就是“日后提拔”——比金钱更管用的权力,而不是还要用“仙人跳”这种老掉牙的招数来谋财。那么这种交易永远不会被发现,官场依然会其乐融融。

这样的粪堆,恐怕不是一天两天,一团两团。道貌岸然的政坛恩客们都需要这样的花瓶,只不过没料到花瓶碎了割了一地狗血。

更狗血的还在于,对比涉事的两份判决书,我们还可以看出许艳的事发,很可能跟她与其中一个恩客,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原副局长刘相兵案发有关。刘相兵在2019年6月被查,随即牵扯出许艳。他把一个讹自己的姑娘抛出来,作为受贿的某种动机解释,实在不愧是老江湖。

可笑的在于,刘局长已经在2016年被许艳敲诈了一回,居然在2018年、2019年再次上钩,这个智商也是十分感人的了。裤腰带松到就算被讹也在所不惜的水平,到底是来源于权力的自信还是财富的底气?

诡异的还在于,刘相兵前后被许艳讹了128万之巨,但是在关于他的受贿认定中,说他在2013年至2019年,共受贿74.6万元。刘局长收的居然还没有被讹的多,亏空53.4万。这自掏腰包没理由吧?个中精彩只能看官各自想象了。

我查了一下事发地连云港灌云县的工资水平,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就业人员年均工资65435元。我们就算2013年就是这水平,那么刘局长要弥补亏空53.4万,相当于要多挣8年的工资,他一定是含辛茹苦挣了加班费,很感人。

利用公权谋私,痛惜“对不起给我荣誉的组织”的刘局长仅仅被判刑两年半,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利用肉体谋私,敲诈了370万许艳,则被判13年,不仅要全部退赃,而且重罚500万……

不知道年轻的许艳拿什么来罚,再睡9个估计也睡不出来。在一地鸡毛之中,那些睡过她的恩客终于可以放下心中的石头,在另一场酒席中,满怀期待的窥视下一个许艳。

原文链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脸书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