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抬头挺胸 一切都会变好(图)

2021-02-15 15:00 作者:玛雅.范.瓦格能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节食 毕业 自闭症
抬头挺胸,一切都会变好!(图片来源:Adobestock)

九月三十日,星期五

今天是我节食的最后一天,这一个月来我整整瘦了一千三百公克,纵使不到惊人的地步,不过已经很了不起了。虽然今后我还是必须留意自己的饮食,但我可以稍微放松,过得开心一点。我想贝蒂.柯内尔一定会以我为荣的。

我和肯姬一起走在走廊上。

“肯姬,”等她抱怨完她刚才上的那堂课后,我说:“要怎样才能变得非常受欢迎?”

她把两手搭在我的肩上盯着我,双眼直视着我的眼睛,似乎要对我说出什么至理名言。

“我哪知道啊?”

下课钟响,我若有所思地急忙走向校车。

“喂,你,”我听到有人在我身后大喊,起初以为是个女生,但很快看了人群一眼后,发现其实是个非常矮小的六年级男生。他对他的蛮支金国同伴笑了笑,然后朝我走来。〈蛮支金国(Munchkin)是《绿野仙踪》里奥兹仙境中的其中一个国家,国民身高极矮。〉

噢,糟了,他要来向我要电话号码。我该怎么说?

我不能拒绝他,不然可能会伤了他的幼小心灵。我已经有喜欢的男生了。他的名字叫伊森,他甚至知道我的名字。

我想我只能礼貌地拒绝他,然后赶紧跑掉。

他抬起头看着我,露出大大的笑容说:“我朋友刚才说你是个又胖又丑的书呆子。”

真的吗?

真的。

美之女神是不是对(显然超重的)我恨之入骨?我在接下来的一整个学年,难道真的要被那些认为把牛奶从鼻孔喷出来很酷的矮冬瓜叫肥仔吗?

虽然受到嘲弄,但我确实瘦了。我的衣服穿起来更好看,整体而言,我很满意自己目前的表现。不过,还是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我知道,贝蒂,抬头挺胸,体重就会降。

明天就是拍照日!我实在太兴奋了!

青少女的所有相片中,最常被看到的其中一张,就是毕业纪念册上的照片。只要好好思考,这张照片就不会给你造成任何遗憾……照相当天请穿着剪裁合身的白衬衫……不要戴首饰,或许珍珠项链除外。

老妈今天稍早在慈善二手服饰店替我买了一件漂亮的白衬衫。至于项链,我还不知道该去哪儿找,于是决定翻翻看老妈遗弃的那个一九八○年代珠宝盒。她一定有什么东西可用。

果然,我在十秒内就找到珍珠了。我从来没有被迫看那么多副巨大、莫名其妙的耳环,有点担心这个可怕的心灵创伤可能会荼毒我的下半辈子。我个人最喜欢的是一只粗大、紫褐色、有开合钮的塑胶手环。这是老妈在巴黎买的。欧洲有那么多东西可买,她偏偏选了这个,这已经无从解释了。

我洗了头,仔细搭配好明天要穿的衣服。老妈帮我把头发上卷子(这次卷得比较松了),甚至还借我亮泽唇蜜。

我想明天一定会很棒。

至少,我是一直这样告诉自己。

十月十四日,星期五

我的朋友丹提今天早上把他的黑色卷发吹直,但这显然是场大灾难。于是他在午休时又在头发上喷水,现在他的发型终于恢复正常。我应该事先警告他的。

贝蒂.柯内尔对于拍毕业纪念册照片的建议如下:

“首先,拍照前不要改变发型—这种尝试的结果可能会很惨烈,你不会希望自己的怪模样留名青史。”

我恍惚地转头问丹提我看起来如何。

“老实说,玛雅,你老是让我联想到恐怖电影里的凶手。事实上,这就是我不敢跟你吵架的原因,我怕你会把我的脸吃掉。”

很好,在一个忸怩女孩即将以最永恒的方式留影的前一刻对她说这种话,真是好极了。

“范、范、瓦、瓦金、华金、沃梗。”一名留着翘八字胡的魁梧男子拿着夹纸板大声叫名字。

我走上前,根本懒得纠正他了,早已习惯大家把我的荷兰姓氏乱念一通。

我摆好正确姿势,露出灿烂的笑容,只见亮光一闪,眼前一片黑。

我听到有人说:“呃,我们再拍一张⋯⋯这次不要戴眼镜。”

我摘下眼睛,眼前依旧一片茫然。闪光灯又出其不意地亮了起来,我相信我的样子一定很丑。

“我、我还没准备好⋯⋯”我结结巴巴地说,但那位胡子男已经把我推到一旁。我觉得挫败又沮丧,但依旧抬头挺胸。

十月十七日,星期一

老妈每天都早起帮我变换发型,她真是太棒了。今天她把我的头发梳成侧绑的超高马尾,但学校里没有半个人对我的发型表示任何意见!昨天伊森也没注意到我的发型。不过这点并不意外,因为他很少看向我这边。不知道在我有生之年,会不会有个男生像我喜欢他一样喜欢我。

午休时,我在图书馆里一面将书上架一面思考这个情形。里昂照常走进来逗我开心。

“嗨,玛雅。”

“嗨,里昂。”

“你今天好漂亮。”

“谢谢。”

他去找一本讲狼群的书。柯贝尔老师叫我,示意我过去。

“玛雅,你知道里昂每天都会来夸你漂亮吧?”

我点头。

“我只是想确定你不会因此觉得不舒服。我知道因为他有自闭症,所以会说一些话。你应该很了解自闭症,因为你妹妹,呃,总之⋯⋯如果这会让你觉得尴尬或不舒服,请告诉我,我会请他不要再这么⋯⋯投入。”她哀伤地笑了笑。“他显然喜欢你。所以如果他说了什么不恰当的话,请你告诉我。”

我站在原地看着她,然后看着墙上的镜子,看到一个绑着侧马尾的小女孩捧着一叠书。我知道里昂有自闭症,也很感激柯贝尔老师这么保护图书馆里的所有学生。但突然间我觉得心头一沉。

我走回书架。里昂抬起头看着我。“嗨,玛雅。”

“嗨,里昂,”我说。

“你看起来真美,”他说,“你好漂亮,你好美。”

“谢谢。”

我闭上眼睛,意识到我为什么会觉得难过了。我实在太过盲目,居然没想到他之所以觉得我漂亮,可能只是因为他有自闭症。

 

責任编辑: 聆风 来源:天下文化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